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四十九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25 20:40:55
  • 完成字数:8930

叶濛跟梁运安匆匆见过一面, 王兴生的案子线索断了,一直没进展。市局现在也是焦头烂额, 他们局长现在是顶着壁垒重重的五指大山, 因为舆论压力不断,上头三令五申, 不断下达破案期限。他们今年奖金可能需要倒找了, 这案子还是像一团乱麻, 毫无头绪。连先前的线索也都断了。

他们局长还是把压力抗住了。放话但凡这案子有任何疑点都不能匆匆结案。

“对了, ”梁运安说, “我们聊下你妈妈那个案子, 我始终觉得这两个案子直接可能存在某种联系。你妈妈的车是在九门岭的崖底发现的, 对吧?”

叶濛点头, “是。我妈是嫁到宁绥,她偶尔会到北京古玩城帮人鉴定古董。”

“那次也是帮人鉴定古董?”

“是,那是我恰好在北京读书, 我妈顺道过来看我。她来时情绪就很不对, 但她有抑郁症,我当时没多想,因为平时她隔三岔五就会发一次病, 我当时看着她吃完药就让她赶紧回酒店休息。”

“之后呢?”

“之后警察就找到我, 说我妈自杀了。”

“你妈那几天去过古玩城?”

“嗯,怎么了?”

“哪个古玩城?”

“镇南古玩城。我不太清楚,我只听我妈提过一嘴。”

“你没记错?”

“嗯。”

梁运安沉思片刻,随即问:“王兴生是镇南古玩城的常客, 会不会那次就是他找你妈去鉴定?”

这一日,表婶又莽然找上门来。一点好脸色不给,大声责问李靳屿:“你那个老婆呢!”

李靳屿刚打开门,兜头被呛了一句,不太耐烦:“什么事?”

表婶气急败坏,一屎盆子不由分说地扣下来,“我们家高义从北京回来了,但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把自己关在屋里一天一夜说什么也不肯开门!你那个女的到底对我们家高义做了什么!”

表婶说完,就地撒泼,一屁股墩儿死乞白赖地坐在地上,不肯走,也不肯让李靳屿关门。

李靳屿打电话给杨高义让他把他妈领回去。杨高义还挺听话,放下电话就跑过来,看见眼前这胡搅蛮缠的一幕,也是无语得很:“妈,你又发什么疯!”

表婶不管不顾,两腿一蹬抵着李靳屿的门框,无赖道:“妈还不是给你逼的!妈以为你在北京被人欺负了!这不是找你哥要个说法!”

人群密集的筒子楼,哪家嗓门大点都有人立马会趴着窗观望。别说这闹得惊天动地,李靳屿家门口已经围了一层厚厚的人在探头探脑地瞧好戏。李靳屿是挺冷淡的。但杨高义比李靳屿小四五岁,正是好面子的年纪,觉得丢人现眼,想把她拽走,可表婶就像一头蛮牛怎么拽都纹丝不动。

杨高义气急,索性撒开了闹。把人往地上一推,暴跳如雷将所有火泼了回去:“没人欺负我!我今天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

表婶愣住,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向来乖顺的儿子竟然朝她动了手!

她忽觉世界塌了。歇斯底里起来,一把拽掉麻花辫,疯狂揉,疯狂尖叫,眼底像燃着箭簇,一副要将叶濛生吞活剥的样子:“那女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啊!杨高义,你动手打你老娘!”

杨高义看着这个疯婆娘一样的妈,也不顾一切喊道:“是啊!我就是被她灌迷魂汤了!”

……

杨高义在北京是遭了些罪。节目组片场那几个老板嘉宾都不是省油的灯,说话一针见血,刀刀毙命。杨高义没怎么见过风浪,说话自满夸张,眼神又不够坚定。甚至对自己的人生计划也不够明确,一会儿说想从事行政方面的岗位,一会儿又说对公关感兴趣。像个墙头草飘忽不定,对哪个嘉宾都有点阿谀谄媚的意思。

典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有个嘉宾老板提醒他:“这套或许在你们小镇上挺有用,但在北京,是个讲本事和理想的地方。本事我们咱们看不到,但是理想呢,你有理想吗?”

杨高义当时还没意识过来,下意识就说:“有啊,科学家,医生,这都是我从小的理想。”

唰——二十盏灯毫不留情地瞬间全灭。

下了会场也没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濛站在会场外的监控器里,看见了全程直播。杨高义一出来,叶濛看他情绪低落,神情飘忽,便带他去吃了顿饭。

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人,服务员热情有礼地守在门口,添茶倒水。

杨高义下意识觉得这女人很有钱,长得还这么漂亮,白皙无暇的皮肤,依稀可以瞧见青色的筋络在皮肤底下脉脉映着。杨高义觉得她很像一朵睡莲,不说话的时候冷静孤傲,跟人聊天时,又散漫肆意充满情趣。一开始觉得她或许也就是朵能开能合的花。她身上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股子烟火气。

直到她坐在包厢里,给他倒水淡声问:“知道为什么他们全都不要你吗?”

杨高义:“你知道?”

“老板们都不喜欢听假话,”叶濛温柔地将水转给他,又给自己倒了杯,说,“当然,他们也不太喜欢听实话。但有些人喜欢听实话,有些人喜欢听假话,比较惨的是,你刚刚在喜欢听假话的人那里说了实话,又在喜欢听实话的人那里说了假话。两头不讨好,没人会给你留灯。”

杨高义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觉得叶濛有点特别,很少有女人会把话说得这么直接,“你好像对他们很了解?”

叶濛一笑,“我老板之前参加过这个节目,跟他们有过接触。不算了解。”

杨高义:“我今天表现很差吗?”

叶濛没说话了。良久,才开口。

“简单来说,这只是一场面试。影响不了你什么。”

当然,这如果播出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杨高义的表现基本上可以被网友截一段段小视频放在微博上轮年度最尴尬求职。叶濛本来想让表婶认清一下他儿子的本质,但发现杨高义其实就是被惯坏了。因为没经历过什么风浪,显得单纯。

杨高义坐立不安地问:“会播出吗?”

“编导姐姐考虑你年纪轻,会剪掉一

些对话,不会对你有什么负面影响。”这其实是叶濛提的。

杨高义暗暗松了口气。

“拍马屁这门功夫没学到位就别乱拍,不然很容易拍到马蹄子上。”

“人每一步都要踩在实处。你现在就像一个小孩,这边有个苹果想要去摘,那边有个香蕉你觉得不错,如果总是这样,你很快就会迷失在果园里走不出去,北京这地方诱惑太多,老板们最怕就是这种人。他们最喜欢那种,有坚定目标,始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目标。”

这是那天叶濛最后对他说的两句话,杨高义觉得很有道理。

……

这会儿围观人越来越多,老远也开始有人驻足。

杨高义多少了解他母亲,人越劝,她越来劲,不搭理她吧,她自觉没趣就消停了,所以他最后吼了一句:“我就是被她灌迷魂汤了,你要闹就闹!最好闹到全镇人就知道!你儿子被哥哥的老婆灌迷魂汤了!有意思了吗!”

果然奏效,表婶脸上挂不住,看了眼始终都没搭理她的李靳屿,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表婶走时,还骂咧咧地啐了一口围观路人:“看你妈看,你家没孩子?!”

晚上同事聚餐,难得三巨头都在,同事们热情高涨。酒过三巡后,桌上倒了一片,勾恺又喝吐了。眼前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倒了一溜喝完的空瓶,筷子跟上香一样插在米饭里。

只剩下邰明霄磕着瓜子跟公司里的小姑娘聊业内的八卦——小姑娘们听多,也学鸡贼了,可不听他忽悠。

八卦说到上回邰明霄跟勾恺去法国拍“长钟鼎”的oliver身上,这位英国绅士可是上过《时代周刊》的顶级精英。小姑娘们对他幻想满满,随即不满地驳斥道:“oliver人家是绅士好嘛!怎么可能你说的那样。”

“造谣啊,邰总,小心告你诽谤。”有人威胁道。

“单纯,我跟你们老总可是亲眼看着两个法国女人排着队进他房间的,注意,排着队。”

“你又不知道他们在房间里干嘛。”

“行吧,反正你们女人就是崇洋媚外。外国男人就是好,我们中国男人就矮他们一截。”邰明霄最后又挣扎了一波,“真不是我诓你们,你们不信可以问叶总,她之前在广东拍卖会上见过这位oliver。”

叶濛没怎么喝,神智清醒地靠在一边听她们聊八卦,偶尔抽烟,偶尔加入插科打诨,张弛挺有度。这会儿有半晌没接嘴,瞧着邰明霄往她身上引火,这才笑着插了一句:“你讲你的八卦,扯我干嘛?”

邰明霄:“这都不能说?你也别太神秘了,你看看她们一个个对你好奇的眼神。”

万兴这家公司,老总和副总都不太神秘了。最神秘的是这个公关客户部的叶总,叶濛不太喜欢聊自己的事,她跟人聊天话题永远都是围绕在别人身上。什么都行,聊到自己的话题也都会被她三言两语给带过。别的不行,插科打诨她最行。

她在北京没有归属感,所以活得不像宁绥肆意。在北京,她觉得自己就像宁绥的李靳屿。心上也紧紧地关着一道大门。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那个小镇上,一眼看到他,她觉得他们是同类。只不过一个在北,一个在南。

所以她不相信李靳屿离开从小长大的北京,留在那个格格不入的小镇会有归属感。

叶濛笑了下,“你们想问什么?”

本以为这帮小姑娘会问oliver的事,谁知道她们争先恐后地蹦出一连串——

“叶总男朋友做什么的呀?”

“叶总谈过几个男朋友呀?”等等诸如此类。

叶濛一愣:“我没跟你们说过吗?”

几人一脑门子问号:“什么?”

“我结婚了,老公比我小两岁,在老家,准备考公务员。”

大家茫然,叶濛更茫然,她也没瞒着,怎么这帮小姑娘们全都跟刚认识她似的,邰明霄这会儿有点得意了,趁机挽回点印象分:“所以说嘛,你们说我嘴巴没把门,叶总结婚这事儿我可一个字没跟你们透露,我瞒得好吧?”

“……”

众人齐声响亮,包括叶濛:“这事儿有什么好瞒的!!”

邰明霄:“……”

气氛一阵沉默。

新来的小姜弱弱地帮邰明霄说话:“可能是大家都觉得叶总不是那种会这么早结婚的人,所以可能都下意识没注意。”

邰明霄颇有感触:“哎,小姜说得在理。”

大家对此意见倒是挺一致的,频频点头。

“我以为叶总怎么也得撑过三十五,毕竟优秀的女人总是热衷于单身。”

“听邰总说,追叶总的男人很多啊?我一直以为这几年叶总保持单身的原因,可能眼光挑剔点,冒昧问一下,老家那个弟弟是怎么逼你结婚的?”

众人万万没想到,叶濛吐出一句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甚至碎得沾都沾不起来:“是我逼他的。”

他们很难想象,这个冷冷清清、看起来成熟理智,做任何事都拿捏分寸有度的叶总,居然也用逼婚这招留住男人。

“他在你们宁绥是首富的儿子?”

“不是,他跟他奶奶住在一起。”

是啊,首富的儿子怎么会准备考公务员呢,这怎么听起来,都是很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

而彼时,手机在静谧的包厢里,蓦然一震。

来自老家那个弟弟。

两条消息。

是他的身份证照片,李靳屿拍得很随意,懒散敞着的腿也入了镜,身后还有平安半条身子。

身份证上的一寸照是杨高义那张精修照的正版图。眉眼分明,五官标准到无可挑剔,只不过眼神冷淡压抑,不如本人看上去有活气。

下一条是信息。

【ljy:有点想你,帮我买票。】

【濛:有点而已?】

【ljy:我想你想得手都酸了,行吗?】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