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四十五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22 00:27:42
  • 完成字数:9948

叶魉掣团, 冷淡地反问“哦,几次?”

李靳屿埋在她颈子里,认真地想了想, 声音闷闷道“两次。”

好像是少了点。叶饕饬现中, 这也意味着, 一个月还得吐两次。但也还是表示尊敬地淡淡一挑眉,“胃吃得消吗?”

李靳屿深深地吸了口气“会习惯性反流, 所以不能吃太辣太腥的。”

“娇气。”

“嗯,从小就挺娇气的,幸好生在有钱人家。虽然我妈讨厌我,但至少吃穿住行也没短我的, 穿不好, 她还觉得我丢她脸。她对钱向来很大方。”

难怪他衣品这么好,穿什么都有味道。这就是从小从金钱堆里爬出来的小少爷啊。气质教养都渗进骨子里, 现在就是披个麻袋都好看。

叶鞯屯房此一眼,突然问道“李靳屿, 你现在还吃抗抑郁的药吗?”

“没吃, ”李靳屿低头开始亲她, 沿着脖颈一路亲到下巴, “三年前转中度就断药了, 医生说对肾肝功能有影响, 除非控制不住情绪我才会吃。”

叶髌部头,不让他亲,推开他脑袋, 严厉道“好好说话。”

李靳屿调正姿态, 把她拉老远,人靠着流理台, 双手老老实实地抄进兜里,典型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你站远点。”

叶魍蝗恢间不知道该说什么问什么了,叹了口气,深更半夜又怕吵醒老太太说“算了,明天再说,先睡觉行吗?”

李靳屿点点头。

叶髯身回房,仿佛跟想起什么似的,又兀然回头冷巴巴地冲他“把烟灰缸倒掉,放在窗台插花?”

不用她提醒,李靳屿其实已经在拿了,但还是乖乖地应了句,“好。”

叶魍芬膊换兀又一句“明天开始跟我戒烟!”

他一边倒进垃圾桶里,一边乖声“好。”

叶髂乃得着,回来三天,三天都在吵架。连个嘴都没正儿八经地亲过,气都气饱了。叶魈稍诖采希一边心疼他,一边又不想这么快原谅他。心仿佛被割成两半,一半放在烈火里灼烧,一半在冰雪上化着。

煎熬得不行。

叶髟谡獗呋鹕栈鹆堑模李靳屿倒是静静躺着,呼吸匀称。

叶魑言诒蛔永锓叻叩匾e胖竿贰

每次都是她主动。

每次都是。

臭弟弟。

李混蛋。

最终还是她忍不住侧过身,拿脸对着他。李靳屿仰面躺着,闭着眼,眼尾阖着一条温柔的弧度,睫毛密密地像画了眼线,根根分明,整齐地耷在眼皮下方。整张脸冷白,五官深刻隽秀。

叶餍睦锘袒套沧玻像有个无形的沙漏,她掌不住这流逝的沙子。但又总觉得这时间不能就这么过去,于是不自觉地伏过去,在他轮廓清晰的唇上亲了下。

李靳屿睁眼看她,眼神清明显然也没睡着,讨好地问“还要吗?”

叶鞒抛派碜樱气不打一处来,捏他脸,“你怎么总是一副我要强奸你的样子。”

然后迫使他抬着下巴,叶饕皇殖抛牛压下身,呼吸喷在他脸上,得寸进尺、恶声恶气道“委屈巴巴的样子给谁看。”

他乖乖躺着,眼皮也不眨,眼神同她绞着,坦荡对视“给你看,想让你心疼我,别生我气了行吗。”

叶髂笞潘两颊,晃了晃,继续装腔作势道“所以就是装可怜。”

他眼神澄净,明亮“我没装,我只是长得可怜。”

“就你这长相,要是去酒吧买醉,别人都觉得这女的干得真漂亮。”

叶骷ペ降乜醋潘,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他的下巴,一字一顿道“昨天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李靳屿去哪了?不是说我犯贱吗?我缠着你是吧?我逼着你跟我结婚的是吧?吃定我了是吗――”

李靳屿捧住她的脸,仰头含住她的唇,轻轻吮了下,快速地躺回去“我错了。”

叶魃厉内荏地威胁“别以为亲下就没事了――”

他仰起头,又是面不改色地亲了一下。

叶骺此不依不饶、不动声色,心头被撩得烽火燎原地恨不得掐死这个小混蛋。眼神里循着火,人却已经情不自禁地低头去吻他。小声骂了句,“小混蛋,再有下次饶不了你。”

小混蛋这次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在她唇齿间轻轻试探,叶鞣纯谝e∷的舌尖。

李靳屿含着她的唇,把被子一掀,猝不及防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姿势调换,他眼神居高,低着头,在她脸上一边来回梭巡着一边亲她。月亮圆润地高挂在天边,照亮这一方天地。屋内所有声音都销下去,窗外高墙上的猫仿佛观看到了电影的序尾章,兹溜一声从墙上纵声跃下,自动自发地潇洒离场。

叶髁绞植蛔跃醯毓瓷纤的脖子,深深地将自己送过去。

屋内只余下两人密密的啄吻声,以及越来越深入的唾液交换声。

最后叶鞔哟餐饭裆铣榱思刚胖礁他裹着,“难受么?”

男人声音已经变了调,眼神隐忍“还好。”

“我问你胃,想不想吐。”

他看着她,心像棉花一样软“没事。”

“奶奶真不会听见么?”叶靼胄虐胍伞

“不会。”他低头看了眼,眼睛都红了。

……直到李靳屿终于舒坦,血液里仿佛有东西在退散,渐渐冷下来,这次一点反胃的感觉都没有,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抽着烟靠在床头看她收拾残局。

“放着吧,我明天收拾,”李靳屿把烟灭了,把她搂过来,压在身下,脑袋埋着她香汗淋漓的肩蹭了蹭,低声问“明天还走么?”

“别蹭,脏死了,都是汗,”叶魍扑,“我去洗个澡。”

李靳屿把她摁住,笑了下,“这个时候洗澡,你是真想让奶奶知道咱俩干了什么?我不嫌你脏就行了,先这么睡吧。”

“好吧,”叶饕怖恋模仰头看着身上的男人,“你怎么都不出汗的,我从小就有点盗汗。运动量一大就更不行。”

“这还算运动量大?”他笑,“那以后你不得淌水了。”

叶鳎骸啊…”

两人第二天都睡晚了。李靳屿起得早半小时,叶餍训氖焙颍他已经在厨房做早饭了,锅底滋滋溜溜地响,正在煎蛋。叶魅嘧叛劬过去,从背后抱住他,睡眼惺忪地贴着他背,接着睡。

李靳屿单手又打了个蛋进去,把蛋壳丢到垃圾桶里,回头瞧她一眼,任凭拿他当睡枕,也没说话。

叶魇钦娴睦郏居然就这么抱着也睡了半小时。李靳屿做完饭直接关了火,连厨房都没收拾,只能靠着流理台把她拎到前面,给她当肉垫,也就这么看她睡了半小时。

“我睡相好看么?”她幽幽转醒,揉着眼睛看他。

李靳屿看着自己胸前一大片被她洇湿口水印,扯起来给她看,笑着问“你自己觉得呢?”

叶髯身走了。

刷牙的时候,叶骺醇李靳屿回去换衣服,愤愤地含着牙刷倚着卧室门道“昨天还说不嫌弃我,怎么,我口水有毒啊?”

李靳屿上身脱了个干净,露着性感的人鱼线。正在套短袖,刚进个头,他看都没看她,套好衣服漫不经心地床上散着的几件t恤收起来,“谁嫌你了,我出去溜平安,等会还得去趟超市。你刷完牙进来换衣服,咱们车上说。”

宁绥县城路窄车又多,八九点这个时间上班高峰,全是火急火燎一路横冲直撞地赶着去争分夺秒打卡的上班族,时不免有车祸发生。叶髀慢悠悠地跟在车流里,她车技一般,在北京大半个月没车开,前阵子好不容易练出点手感这会儿又全都回去了。

旁边又过去一个踩三轮的大爷。

“……”

叶鞣11掷罱屿成了她男朋友之后,开车就再也没哔哔过她。坐在副驾上冷眼傍观地看着她手忙脚乱,顶多偶尔提醒她打个方向,但是绝对不会碎碎叨叨念,这样的老公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不是说车上说吗?”叶髯头问他。

李靳屿面无表情地立马把她脑袋拨回去,“你先专心开车。”

最终这次谈话在超市中得以顺利进行。

“我跟邰明霄他们从小几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那是我在北京唯一不后悔的日子,就是认识了他们。虽然别人觉得勾恺阴诡狡诈,但他对朋友确实很好。邰明霄说勾恺其实跟我很像,但邰明霄不知道的是,勾恺是真乖,我是假乖,我是装给我妈看的。所以那时候,我阻止你去北京,我怕你真的喜欢上他。因为雅恩姐说你喜欢乖的。”

“你跟勾恺一点都不像好吗,邰明霄眼瞎。”叶鞅e偶赴鱿鱼丝反驳。

他继续说“然后我退赛之后,论坛上铺天盖地的骂,外行的觉得记忆宫殿就是个骗术,压根不可能有这种记忆方法,内行的,觉得我辱了记忆宫殿的名声,我被弄得里外不是人。”

李靳屿戴了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渔夫帽,整个人靠着货架旁的石柱上。叶骱鋈痪醯檬奔浞墒牛在湖边,她压根想不到他俩会有这发展。当时更没想到两人会结婚,只是单纯想加个帅哥的微信。后又觉得这个帅哥太像渣男,硬生生从微信转到了螃蟹馆。

四周目光杂多,羡慕的、探究的、蠢蠢欲动的。李靳屿那模样,她要是再掏出个手机来,别人搞不好以为他们是什么网红街拍。

“宝贝算了,别说了。”叶魇翟诓幌胩他提这些伤心事,掏出手机大声逗他说“来,大明星看镜头,拍完这组,咱们还得赶下组。”

李靳屿一头雾水,但还是一动不动任她拍。

叶魉媸峙牧思刚牛故作惊叹“天哪,这都不用修片了。果然摄影师越贵越好。”

围观的目光越来越多了。李靳屿闲闲地靠着“设备这么简陋,贵在哪?”

“丑人才需要设备呢,”叶鞫鬃耪医嵌龋“我随便给你调个滤镜,就是超市大片质感。”

不拍照不知道,一拍照立马就把李靳屿这双眼睛给突显出来了。连看镜头都深情款款的,叶髯澳鲅收起手机“天,不亏是大明星,快快快,盖好帽子,别让粉丝看出来。”

四周的目光越来越好奇。甚至纷纷有人举起手机拍照。出门的时候,李靳屿还被收银小妹给悄悄拦住,以为李靳屿真是哪个大明星,含羞带怯地问能不能要个签名。

李靳屿无语地扫了眼叶鳎礼貌地跟人道了声“抱歉,我老婆跟我闹着玩的。”

两人在地下车库找到车,上车前,叶鹘饪车锁没急着上车,倚着车门笑问“宝贝,看明白了吗?”

李靳屿低头嗯了声,“什么?”

“别人对我们的评价太多。骂或者夸,都改变不了,我们本质是怎样一个人。就好比刚才,有多少路人被我们带偏了节奏,大家都以为你是大明星,事实不过就是那么短暂的几分钟接触,他们就对你下了结论。过去那些论坛,对你的污言秽语再多,可他们并不了解真正的你。凭我做公关这么多年的经验,真正的路人大多不发声,任何人在公开场合发言基本上都基于某种立场,无非就是讨厌你或者喜欢你。剩下的,都是看戏的人。而你只要记住的是,看戏的人才是生活中大多数的人,他们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任何事件在他们眼里就是一阵风,过眼就忘。这就是中国的舆论环境。”

话是在理。李靳屿给她打开车门,一手撑着车顶看她说“你觉得我在乎这些吗?”

“人家这不是担心吗!”叶鞅凰圈在车门之间,娇嗔道。

“我离开北京之后没联系过他们,不是怕面对这些流言蜚语。是觉得没必要,我跟我妈断绝关系,就不再是那个圈子的人了,我过成现在这样,如果被他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让我回北京,回去对我没意义。我不想打乱现在的生活节奏。”

停车场空荡荡,稍微大点声说话似乎都有回音。

李靳屿圈着她,一手撑在车门上,万年不变的运动衫拉链封到顶,叶鞅晨孔牛一边听他说话,一边心不在焉地低头玩着他拉到顶的拉链,来回拨弄着。

“好,我知道,你以前跟我说过。你想陪着奶奶嘛。”

身旁似乎有车要出去,车灯骤然打亮,灯影幢幢,叶飨乱馐睹辛讼卵郏然后她在粼粼滚出的车轮声中,被人吻住双唇,他越来越娴熟,叶飨招┱静蛔。攀着他的脖子。

吻完,他手撑着,不禁低头笑了下。

“说句可能会被打的话,我还是想陪个能一起睡的,当然我还是祝奶奶长命百岁。”

“我只是个能睡的是吧?行啊,李靳屿,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叶髯魇埔踹他。

李靳屿笑着躲上车。

……

晚上。

“什么时候回去?”

李靳屿关掉灯,拿被子严丝合缝地罩住两人,连同脑袋一起罩了进去。叶鞲芯醯剿拿姘朔藉k温热的气息,自己像被蒸馒头一样。黑漆漆、热烘烘和他宽阔温热充满生命力的身体。意外的温馨,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这抵死缠绵的一方天地。

叶鳎骸翱茨惚硐帧!

“怎么表现?”他压着她,沙哑地问,“嗯?姐姐你想要么?我可以用嘴的。”

“李靳屿,你就是个臭流氓。”

他伏在她耳边,笑得整个人发颤,还不要脸地补了句,“我认真的,真可以。我不嫌你。”

“内衣都不会解吧你?”

“我又不是智障。”

叶骼y镁筒钅昧┗鸩癯抛牛骸八不睡?”

“你真的不要?不难受吗?听说三十岁的女人,嗯……”

“李靳屿,你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

……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