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四十三章(二更合一)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22 00:27:41
  • 完成字数:14708

平安嗷呜两声。主人真是把口是心非的本领发挥到极致了。今天一早就起来洗澡洗头还一反常态地换了好几身衣服, 头都磨磨蹭蹭地洗了两遍。也不知道这么煞费苦心地折腾出来有什么不一样,反正在它看来,跟它这一身狗毛是没什么区别。

还言不由衷地说什么给它女朋友看的。情窦初开的男孩子真是让狗都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但平安自始至终都知道, 李靳屿是个很温柔很绅士的男人, 他嘴上不说, 可他细节做得比谁都好。主人脾气很好,平安几乎没见他冲谁发过火, 除了上次跟姐姐踹茶几。平安都吓得心惊肉跳,从没见他如此暴跳如雷。所以它知道,他是真的很在乎姐姐,很怕姐姐离开他。

有时候平安看他, 也像隔着一个长长的万花筒。他在光的另一边, 过着繁华的人间烟火。它只能守着单调的黑白世界。李靳屿朋友不多,家里也很少来人。或者说他在这个破败的小镇上其实没什么交心朋友, 交心狗倒是有一只。

他俩偶尔有时候也会对影成三人,在那个开满桃花的小院里, 互诉衷肠。

这几天平安看他睡眠很浅, 经常半夜出来喝水, 它耳朵灵, 李靳屿那边掀开被子它就能察觉他可能要起来, 然后摇着尾巴走到院门边上, 冲他呜咽两嗓子。

李靳屿穿着睡衣倚着小院门,一手抄在兜里,一手端着杯水, 低头睡意惺忪地看着它“狗都不用睡觉么?”

平安嗷呜两声。

“想女朋友了?”李靳屿低头问它, “还是想换女朋友了?”

平安……

李靳屿拎着水杯垂到身侧,微微眯着眼, 看着窗外雾水朦胧的夜色,懒洋洋地自顾自说“再忍忍,才一个月。哥哥最近忙,没空给你找女朋友。”

平安知道他忙什么,忙着跟姐姐生气,每次姐姐电话打过来他都好久才接,有时候甚至故意不接,还骗姐姐说自己在洗澡。有时候,姐姐忙得一天也顾不上给他打一个电话,他就气得狠狠薅它的毛。

平安被薅烦了,气得差点想给他当场表演一个,狗急跳墙。好几次都想拿它短小精悍的小爪爪握住他宽阔的男人肩,像尔康摇紫薇那样狠狠地晃他,你为什么不告诉姐姐你吃醋了呢!

后来平安明白了。李靳屿说姐姐不喜欢占有欲太强的男人,所以他心里忍不住一个劲拼命的吃醋,可又不敢让她知道他吃醋了,怕姐姐不喜欢他了。

哎,男人真难。还是当狗好。平安侥幸地叹了口气。

黄昏下沉,泥金色的夕阳没入山峦,暮色严丝合缝地贴着山峰和屋檐。夜风在树丛间沙沙作响,粼粼的湖面荡着春寒,裹挟着一阵阵涩人的凉意钻进叶鞯囊路炖铩k出来急没拿外套,身上就一件薄如纸片的西装外套,刺骨的寒风肆无忌惮地涌入她的领口。

紧跟着平安就感觉自己整条狗被人抱起来了,下一秒,被塞入一个柔软又陌生的怀抱里。叶鞔胧植患埃茫茫然接过。

李靳屿说“它的毛保暖。”

平安??

叶鳎骸啊…”

李靳屿又补了句,“不然养狗干嘛?”

平安……

话虽这么说,两人进门的时候,叶骰忱锉e欧仕兜钠桨玻身上还披着李靳屿的外套。老太太瞧他俩着恩爱劲,心里欢喜,笑眯眯地说“李靳屿,你给叶髋点吃的,她一下飞机就过来了,估计都没吃上饭。”

“你没吃?”李靳屿问。

叶髦鄢道投伲一进门就疲惫不堪地坐在鞋柜上,仰头看着他可怜巴巴地说“是啊,一早的飞机,连个飞机餐都没有,还转了一天车。一口东西没吃。”

李靳屿把她拉起来,“去外面吃吧,家里没东西吃。”

叶鞑欢,把高跟鞋脱下来,“不想出去了,脚快断了。你随便给我下碗面就行。”

“我给你叫外卖?”

叶餮鐾房醋潘,拉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你不能给我做么?”

“你不是说我做的不好吃?”李靳屿掏出手机。

叶髁18砬老吕矗央着“我都没吃过,做吧做吧。”

李靳屿妥协,嗯了声,“那你去房间躺会儿。我做好了叫你。”

叶魉不着,在他床上躺了会儿。老太太滚着轮椅进来了,手里还颤巍巍地攥着一个红包,趁其不备塞到枕头底下,叶饕汇叮疑惑地坐起来“奶奶?”

“那天你俩领证太急了,李靳屿说你当晚就去了北京,我也没来得及给你红包,里头还有个金戒指,本来应该让李靳屿妈妈给你,但是那女人很早就跟我们家断关系了。戒指也退了回来,就一直放在我这里,不然说什么也不该是我这个老太婆给你,显得我们家李靳屿家底单薄,像个没人疼的孩子。”

老太太不同往日说笑那般,神情压抑地看着她。苍老的眼皮不知叠了几层,脸上深浅不一的沟壑似乎微微抽搐了一下,像是戳到了什么痛处,哽咽难言。

叶髂训帽焕咸太给难倒了,一堆话在口中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显得不够厚重,她低声说“奶奶,我会对他好的。”

“奶奶不是这个意思。”老太太握了握她的手说,叹了口气说――

“婚姻这个东西,其实也就是两个人搬进一间空屋子,运气好的夫妻,屋子里或许什么都没有,添些普通家具便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命运多舛的夫妻,或许还需要清扫屋子,那满墙的蜘蛛网,满地的杂草。彼此要扶持着,把这些生活中的障碍都一一扫出去,再慢慢添些自己喜欢的家具,等这家成型了,你们感情也就稳定了。所以光你对他好没用,他也得对你好。我希望你们是平等的。他爸爸命不好,生到我家来,原本就矮人一截,偏偏又跟富贵人家搅和上。被人摆弄半辈子到死坟头上还刻着人家的姓。都是冤孽。”老太太唉声叹气地离去。

……

叶鹘厨房的时候,李靳屿刚把面条下锅里,扫她一眼,“不睡了?”

叶髯吖去,从背后抱着他,神秘兮兮地跟他小声炫耀,“奶奶给了我一个红包和你们家祖传的戒指。”

“不想要?”他无动于衷地看着锅里的水。

“没有,”叶髁程着他背,“奶奶给了我一万块,这个钱是不是太多了点?我本来只想拿戒指的,但奶奶不肯,又怕驳了老人家的面子,让她不太高兴,所以我来问问你,这钱我能拿吗?”

“拿着吧,我过两天还给她。”

叶鞅e潘就觉得心安,不知怎么的,困意莫名袭来,闭上眼睛喃喃地说,“奶奶说你把酒吧的工作辞了,你那还有钱么?”

李靳屿嗯了声,把面条盛出来,“有,工作暂时不找了,等考完试再说。”

后面没声了,呼吸渐渐匀速。李靳屿回头看了眼,发现她是真的睡着了,关了火,把人从地上抱起来放去床上。

叶髟俅嗡醒是晚上三点,李靳屿还在看书,桌上掌着一盏暗黄色的灯,将卧室照得蒙蒙亮又温馨。

“宝贝。”她侧身躺着,眼神困倦,低低叫了声。

李靳屿回过头来,叶髡獠欧11郑他好像里头什么都没穿,只外头套了件防寒服,敞着,她的角度,刚好能看见窗外那盛满枝头的桃花,画面像极了名满全城的风流公子哥。看得她心怦怦跳。

“醒了?”他说,“饿吗?”

“就是饿醒的。”

他回过头,拿背对着她,低着头继续看书,冷淡地说“饿着吧,面已经糊了,不能吃了。”

叶髅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说“不能再下一碗吗?”

“不能,最后一碗被你浪费了,”李靳屿说着按亮旁边的手机,看了眼,说,“三点,再熬两个小时,五点隔壁有早餐店。”

“行吧,我五点起来去吃。”

“睡得着吗?”李靳屿说,“睡不着我去看看平安的狗粮还有没有。”

叶饕恢币晕是自己回来晚了,弟弟别扭,跟她生气,总拿话堵她。哄两天就没事了,所以也处处让着,“好啊,老鼠药我都吃,只要是你给的。”

李靳屿像是故意气她,头也不回犟道,“我明天就去买。”

然而,第二天,李靳屿几乎一夜没睡,陪着叶饕恢钡皆缟衔宓悖两人起床去隔壁吃早饭,等回来,他睡了个回笼觉,叶骰丶蚁戳烁鲈枋帐岸西。

两人匆匆领了证,两家都没正儿八经的见过面。就这么住到人家家里好像也有点不太合适,叶鞲老太太商量了一下,李靳屿要照顾老太太肯定是不能离开那边,又不能把两人接过来,不然老叶该尴尬了。叶飨肜聪肴セ故亲约合茸∧潜撸等以后老太太情况好一点了,他们再看看要不要在外面买个自己的房子。

徐美澜这会儿才回过神来,自己这从小捧在掌心里宠着的孙女是真的嫁了人,看着她提着行李大步流星地走出家门的时候,也才回过味来,她这一生算是看到头了,她颤颤巍巍地捂着眼睛,似乎也知道事情无回旋的余地,眼泪一抹一抹地顺着面颊往下掉,对着大女儿潸潸泪下“老叶家的根,算是断在这了。”

叶桂兰沉默良久,看着西边赤沉的余晖,直到叶鞯某祷夯汗粘鲂n路口。好像目送着她走上了人生的另一条路――

“妈,别怪她。自从她妈妈走后,我从没看她这么高兴过。能跟一个喜欢的人结婚,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相比什么根不根的,我更希望叶骺心。人这一生,就是互相让步。他们这一代,其实比我们更辛苦,面临的诱惑多,困难也多。我们这些做大人能不添乱,就别给他们添乱了。”

……

李靳屿一觉睡到下午四点。确切地说,是被厨房里的乒乓声给震醒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鸡飞狗跳的画面。

叶魃砩舷底乓惶醪恢道从哪扒拉出来的围裙,大概是她自带的,站在离煤气灶大概一米远的位置,一手锅铲,一手锅盖,脑袋上居然还套着一个也不知道从哪扒拉出来的头盔,火开得老大,油一加进去,直接“轰”一声炸了锅,锅底起了烈烈的火舌。整个厨房一亮,不知道的,大概还以为他家在研究什么爆炸性武器。

平安一直吠个不停,随时准备报警的样子。老太太倒是一脸淡定地坐在轮椅上指挥着灭火,“快,快,浇水!”

“浇水就溅她一脸油,你想让我老婆毁容?”李靳屿立马走过去,接过叶魇种械牟子和锅盖,直接盖上,汹涌的火势瞬间偃旗息鼓了,像是一条被降伏的小龙关进了小黑锅里,再也没有张牙舞爪地对着她。叶飨诺帽Ы衾罱屿,又怕他生气,立马解释弱弱地说“我看你睡一天了,我想说晚上给你们炒两个菜,但这个煤气灶他吧,他好像有自己的想法。”

叶飨窀霭俗t闼频墓醋潘的脖子挂在他身上,李靳屿睡衣被她扯掉半截,侧头睨她一眼,“你没做过饭?”

“没有啊,我奶奶连锅都不让我洗。”她惶惶地,心有余悸地说。

李靳屿“那你还嫌弃我做的难吃?”

“我没嫌你啊,我是心疼你。”叶魉怠

“少来。”

老太太是待不下去了了,悄无生气地滚着轮椅划走,主要也是怕李靳屿训她,直接溜回房间,把门给锁了,然后悄悄拿两团棉花,堵上自己的耳朵,眼不见心不烦。

叶飨掳鸵谎镏缸懦房门外的空地“你奶奶走了。”

李靳屿嗯了声,把锅铲扔回池子里,“她怕我骂她。”

“我说,你奶奶走了。”叶饔忠馕渡畛さ刂馗戳艘槐椤

李靳屿靠着流离台,叶鹘自己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挂着,李靳屿感觉叶髌涫低x氐模他脖子都快断了,只能拿手托住她的腰臀,不过最后的倔强让他只愿意用单手托她,另只手仍是懒懒地抄在兜里。

窗外天空黄澄澄,夕阳悄悄透着一抹金黄的光束斜进来,刚好打在叶魃砩希将她照了个通亮,像是个闪闪发光的金元宝。李靳屿靠在光源外,整个人冷冷清清地隐在暗中,一阴一阳的两个人,像被割裂开的两个世界,凭着一己私欲厮混在一起。

他们脸贴得极近,李靳屿的每个眨眼,他的睫毛就像是一把轻柔的鹅毛刷子轻轻扫过她的脸,每一下,她的胸腔便跟着收紧一分。她牢牢地盯着他说“十五下了,还不亲我吗?”

他迟迟未动,始终没吻下去,侧开头,“我问你,这次回来还回去吗?”

“回,我得至少等这个案子有个结果了再说。”

李靳屿一手抄着兜里不动,另一手拍了拍她的尾椎骨,一副顾全大局、善解人意地样子说“行,下去吧。”

叶饕汇叮只听他语气里有种打击报复的痛快

“等你什么时候决定留下来再说。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忍忍吧。”

叶魑弈蔚乜吭诔房的门上跟他讲道理摆事实,但无论叶髟趺纯嗫谄判牡亟馐停李靳屿都充耳不闻地将她拨到一边,有条不紊地开火,深情款款地仿佛要为她做一顿大餐,“乔麦麦的小姨做了点剁椒送过来,晚上给你做个剁椒鱼头?”

叶鬣┼┎恍莸厮底牛被他毫无预兆地打断后,愣了愣说了声“好”,又立马接上去刚才的话题“这个案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复杂很多,我知道你怕我在北京留下来。你放心,案子一结束,我立马跟勾恺辞职。”

李靳屿置若罔闻,打开冰箱拿了两个鸡蛋,“煮的还是煎的?”

“煎的,”叶飨乱馐痘兀紧跟着又恳切道,“宝贝,给我点时间好吗?”

李靳屿刚单手把蛋打进碗里,端着碗,终于抬头扫了她一眼,窗外的暮色仿佛压在他眉眼之间,冷声道“也就是说,这案子如果年内不结束,你就年都不回来对吧?你知道年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你在北京待个年,你以为你还能那么轻易就离开吗?”

叶鬣洁焖担骸澳挠姓饷淳茫你是不是太看不起现在的警察了?”

他竭力克制,手上的青筋仿佛爆起,“啪”一声,丢下碗,手抄进兜里,别开头看向窗外,“我不想跟你吵架。”

直到吃完晚饭两人都没说过一句话。老太太倒不觉得奇怪,小夫妻嘛,诱惑多,磨合就更多了,大咧咧地塞着两团棉花回房间了。那一整晚两人都没说话,叶魑言谏撤5峡吹缡樱李靳屿则靠着小院的鱼缸看书,偶尔丢两颗狗粮逗逗平安。

叶饕膊恢道电视上放什么,脑子里想得全是外面那个小畜生。

小畜生在背书。

小畜生在逗狗。

小畜生还发朋友圈。

拍了一张很有感觉的夜景,不得不说,李靳屿的拍照水平真的不赖,角度抓得极其刁钻,每张照片都让人感觉风有风的故事,树有树的故事,神秘感十足。

叶髋牧苏抛耘模发过去给他。

鳎悍20闩笥讶Α!

叶魈见院子外头叮咚一声微信响起,然后是劈里啪啦地按键声,他估计冷着脸在回复了,叶骷负醵寄芟氲剿的表情。

下一秒,屋内的叮咚声又响起。

ljy怎么,现在结婚还要公开的吗?姐姐这么玩不起?

鳎盒校咱俩看看谁玩不起。

叶饔峙牧艘徽抛耘模发朋友圈。

下一秒,叶魈见小院的门哗啦一声被人狠狠推开,寒风涌入,屋内仿佛瞬间降了几度。

“玩得起”的人不出意料地进来了,李靳屿高高大大地单手抄着兜,一声不吭地站在沙发前,弯下身夺过她的手机,二话不说把照片给删了,然后随手丢还给她,冷淡地不带任何感情“最后一遍警告你,吵架归吵架,别在我这找死。”

被警告了之后,叶骼鲜盗恕@罱屿也没走,陪着她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冷冷淡淡的谁也不爱搭理谁,两人嘴倒是一刻也没闲着。

“我是你老婆,李靳屿,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

“我还比小两岁,你为什么不能体谅体谅我?”

“你是怕我跟别人跑了吗?”

“对,你不怕,你从来没吃过我的醋。”

“吃过,你跟江露芝在一起这件事,我吃醋到现在。”

“那也是江露芝,换做别人,你压根无所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电视机智能屏幕机械地演绎着无人关心的画面,那一集来来回回地重复播了好几遍,他们也压根没发觉。直到桌上的手机兀然亮起,勾恺两字赤晃晃地戳着屏幕上,叶骺炊疾豢匆谎郏一脚把手机踹远。

李靳屿冷笑,继续看电视一言不发。

手机跟着了魔似的,一直疯狂接连不断地打,非要她接为止。

勾恺打到第五个的时候。

李靳屿直接站了起来,丢下一句,“要是我在不方便你俩调情的话,我出去行吧。”

叶饕渤沟酌涣四托模接起电话就是一声怒骂“如果你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我回去让邰明霄把你的客户名单全网发一遍。”

勾恺大概是隔着电话线也感觉到叶魇钦嫠妈急了,一句话没说,“啪”一声立马把电话给挂了。

李靳屿穿着睡衣就出门了,连外套都没拿,叶饕膊恢道这大半夜的他会上哪去,她也没穿外套急急忙忙地追出去了。结果李靳屿没走远,在安全门的楼道口处倚着墙抽烟,月色昏蒙地被割裂进来,像一层轻盈的薄纱铺着地面。

叶髯吖去,在他面前站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沉默了老半晌,净看他靠着墙,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烟,楼道口被弄得烟雾缭绕,气氛却格外静默。他单单穿着睡衣看着整个人都薄,眼皮也是薄薄的冷淡垂着。脱了衣服,明明是有薄肌肉的。叶魅デk的手,李靳屿的手掌也又薄又宽,他没挣脱,乖乖地任由她牵着。

不过这种乖巧也就保持了一会儿。抽完一根烟,李靳屿就甩开她的手,进去了。他没烟抽了,满屋子里翻箱倒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半根能抽的。

他坐在沙发上,一只手肘撑着膝盖,弓着背,修长的手指在抽屉里翻翻找找,全是空盒,他窝火地全给捏瘪了,冷着脸全给摔进垃圾桶里。最后他又抱着胳膊在沙发上靠了会儿,试图将那股无处发泄的无名火给压下去。

然而,无果,他只能站起来出去买烟。

叶鞅e∷,不让他走“别抽烟了。你要真那么不高兴,抽我行了吧?”

李靳屿拉开她,低着头换鞋“你别犯贱。”

叶鞣11掷罱屿冷下脸的时候是真的冷淡,说话也扎人,她也窝着火,这一天天紧赶慢赶的,怎么也哄不好,她耐心彻底耗尽,也被李靳屿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给气得急火攻心快驾鹤西去了。

她贴在门上,仰头看着面前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声音也怒了“你再说一遍。”

“走开。”李靳屿套上外套,一副雷打不动要出去的样子。

她威胁道“你要出去今晚我就回家。”

“随便你,”他居高临下,冷淡地看着她,“回北京去找勾恺我也没意见。”

她无奈“这醋你要吃到什么时候――”

“我他妈也想知道这醋我能吃到什么时候!”李靳屿终于忍无可忍,突然一声爆呵,“你以为我想吃啊?你他妈偷吃倒是嘴擦干净啊!干嘛要让我知道!啊?”他顿了一顿,“勾恺问你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我是你老公?你他妈是不是还想着跟他旧情复燃啊!”

叶髡獠藕笾后觉地明白过来那晚的乌龙,冷笑“原来你就这么想我的?”

叶骺戳怂老半会儿,她低头打开手机,不知道开了一个什么网页,狠狠朝他胸口砸过去。

上面是一行清晰的百度百科――李靳屿,记忆宫殿,08年世界冠军。

其实一查网上都是他的消息。

“我问你认不认识邰明霄,你说不认识,结果我发现邰明霄跟我讲的每一个故事都跟你那些辉煌的过去有关,就连那个赛车俱乐部的老板,黎忱都戴着跟你一模一样的耳钉。你那么牛逼闪闪的过去你从没跟我提过,我他妈哪知道你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愿不愿意跟他们相认啊!”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