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四十二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7 22:38:00
  • 完成字数:11292

“来, 帮个忙。”

叶饕淮蚩门,看见邰明霄站在门外,跟一个穿着黄澄澄“脚程”外卖服的小哥一人一胳膊架着一个烂醉如泥的人二话不说挤进来, 不等她张口, 便疾声道“勾恺在楼下被刘杨那帮孙子给阴了, 先在你这躲躲,等他缓缓神, 我安排了秘书等会过来送衣服。你等会开下门。”

“我不。”叶饕凶琶趴颍抱着胳膊说。

邰明霄压根没搭理她,自顾自脱掉鞋,和外卖小哥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勾恺扔进厕所里, 然后又风风火火走到客厅开始翻箱倒柜找解酒药。

眼见邰明霄急得绅士风度全无, 叶魑弈蔚靥玖丝谄,走过去从电视机柜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两颗药板, 丢过去,“最后两颗, 不知道有没有过期。”

外包装已经没了, 就剩光秃秃的两板药片, 看不出日期。邰明霄看半晌, “还有别的吗?”

叶骼裂笱蟮刈在电视机柜上, 摊手, “那没了。”

两人悄悄对视一眼,邰明霄把心一横,走进去, 脸不红心不跳地对勾恺说“刚买的, 把药吃了,我先下去应付那几个孙子, 你在叶髡庑菹11岫,舒服了再下来,今晚绝不能这么轻易饶过他们。”

同样是做古董生意的,勾恺虽然看起来精于算计,但至少诚恳,对文物有天然的敬畏心,刘杨那帮人就纯粹为了倒钱,古董这行水深,来钱快,利用投机心理和人们心中的贪欲跟人吹得天花乱坠,什么宝贝到他们手里,就算真价值千万,也是在仓库里放着蒙尘的。说句难听点的,那就是个诈骗公司。

本来两家公司井水不犯河水,但刘杨这人就是个墙角的棍子,喜欢在暗地里使劲儿,这次偏就让他捡了个漏子,利用王兴生的事儿借题发挥。

“这个微博账号,专爆业内八卦,”邰明霄把手机递过去,“盯咱们很久了,王兴生一死。我就知道他们肯定会出来胡说八道混淆视线,果然,没几天,他们就把王兴生自杀这个屎盆子扣咱们万兴头上了。”

叶魉们是正规的艺术品投资公司,是持有正规的拍卖许可证的。但行业内其实还有很多套壳的、甚至都没有正规拍卖许可证的皮包公司。凭着销售员的花言巧语让那些藏主真的以为自己手中可能两千块都不值的宝贝价值千把万,心甘情愿地抱着侥幸心理签下需要先交三四万鉴定费和保管费的合同。偏偏你还告不了他,因为合同的条款都是合法的,而且大多数普通人都不太懂合同,匆匆一浏览就马虎大意地签了,身边的朋友要是劝他谨慎,他还蹬鼻子上脸觉得你妨碍他发财。等合约时间一到,宝贝归还,他们拿走三四万,这单生意算是成了。

但叶魉们这种正规的艺术品投资公司,是不需要提前缴纳任何费用,更没有所谓的鉴定费,藏品成功拍售出去之后,他们才会从中收取一笔佣金。这两年行业竞争激烈,四郊多垒。也不少被人泼过一些莫须有的脏水。客户自杀这种事也确实不乏在行业内时有发生,但叶魉们来往的都是一些国内外资深藏家,自杀这种事与他们绝缘的。王兴生是第一个,好不容易让他们逮着话柄了,可不就是往死里抹黑他们。

“说王兴生是因为被我们骗了宝贝,拜托,那戒指我从头到尾连影子都没看见过。我看刘杨这孙子在暗地里使了不少劲,什么知情人爆料,我一看这马赛克打的头像就是这孙子的。”

叶魃了眼,忽然有点明白邰明霄为什么这么大动肝火,刘杨有一条说的,万兴这家公司水很深的,老总和副总都是富二代,家底都不干净。就那个副总整天以为自己妇女之友,长得矮了吧唧的,像个窝瓜。开个兰博基尼,人还没车高。

“人身攻击我都忍了,居然造谣我家底不干净,我爷爷奶奶可是勤勤恳恳地为祖国耕了一辈子的田,”邰明霄收好手机,气势汹汹要出门,“我先下楼了,看我不弄死那孙子。”

论喝酒,几个刘杨都不是邰明霄的对手。叶鬣帕松,双手抱臂,靠着门框随口问了句,“对了,王兴生所有遗产都给他老婆了?那戒指是不是也在他老婆那?”

“应该吧,”邰明霄一愣,一边穿上鞋,一边有点摸不着北地问,“你还想着合同?”

叶饕∫⊥罚“没,你先去吧,回头再聊。”

邰明霄点头,提前吃了剩下那颗解酒药,携着一身蓄势待发的暴风骤雨气势冲冲地离开,取刘杨的狗头去了。

“你是不是跟它们造谣了!“狗头猛地被人一锤,委屈巴拉地耷拉着尾巴,呜咽两声,似乎有点不服,只听老太太坐在轮椅上劈头盖脸一通训着平安,“那帮狗崽子还在胡同口堵我呢,你是不是跟它们说我打你了?”

老太太作势又抬手,平安也抬起它的前蹄去压她的手,两眼之间的眼皮蹙起,一筹莫展地满眼神写着“有话不能好好说么非得这么动手动脚的“。

李靳屿把面端过来,放到桌上,食指懒懒地叩了叩桌板,对老太太说了声“吃饭”又转身进厨房,弄了小半碗面条给平安。

平安吃完面条,趴在地上看着那个高高大大的身影进进出出,

老太太最近口味有点叼,吃什么都觉得淡,一不高兴就叨叨不休地碎碎念,对着平安挑三拣四,李靳屿给她弄了点酱菜,又炒了个酸菜豆腐让她就着吃,让她少找平安的麻烦。

平安感动地呜呜呜蹭着他的长腿,被他毫不留情地拎开,转头往锅里添了点水,老太太在客厅嗦着面条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

“你现在还是不想生孩子吗?”

“嗯。”

“为什么,小孩子很可爱的。”

李靳屿靠着厨房的琉璃台,锅里闷闷煮着,冒着热气,他起锅,盛出来,给老太太把最后一盘菜送出来,又转身回去收拾厨房,说“还是那句话,我养不好。而且我不觉得可爱。”

“或许叶飨不赌兀俊

月色朦胧,春寒料峭,夜色夹着几分冷意。篱笆小院外围着几个小孩嬉皮笑脸地在玩炸炮,李靳屿裹了件防寒服,靠着小院的鱼缸上抽烟,看着那几个小孩无忧无虑的身影,仿佛看见那天在农贸市场外,叶骷凶叛桃性诘缦吒松希眉飞色舞给那帮孩子讲故事时的样子。

那天他坐在江露芝的车里。被她眼底张扬的笑意,带动了。

就好像隔着一个长长的万花筒,他这边黑漆漆的单调画面,她却拥有着变幻莫测、精彩纷呈的世界。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窥探着,隔着三棱镜看光那一端的世界,她的成熟理智,她的温柔张扬,她的肆意纵情。他被深深吸引着,非常不要脸地暗戳戳享受着她大胆热烈的追求。

叶鞑蹇拼蜈皇遣环侄韵螅看她一本正经的忽悠那些小孩,他当时很想笑。那故事本就是个悲剧,所谓英雄不过也就是个假象,人类神化了他们,给那些平凡人扣上“英雄”的帽子,逼他们一次次为了拯救地球而出征,平凡人们则心安理得享受自己的平凡。

直到最后一名英雄战死,地球被侵略。或许为了保留孩子心中的美好,她没把故事最后的结局告诉他们。

李靳屿觉得以后就算有了孩子,他俩在教育方面可能还得干一架,想到这,不自主低头笑了下,把烟掐了,转身回房。客厅漆黑,老太太已经睡了,把灯关了。他去厨房倒了杯水,摸黑回了房间。

李靳屿刚坐下,懒洋洋地拿起书,结果发现刚刚跟叶鞯氖悠得还兀刚想问她外卖到了吗?结果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邰明霄呢?”

画面里黑漆漆一片,只能听见声音。叶魇只可能是反过来屏幕朝下盖着。

李靳屿也把手机反过来盖着。

叶魉担骸霸诼ハ拢你换完衣服就赶紧下去吧。”

窗外一片静谧,深沉暮色里寂寥地挂着几颗星星。不知是不是为了体谅他这偷听的心情,平日里叫唤连天的猫都安静趴着,不******了,院外的桃花开得尤其扎眼,在无声地盛放。

李靳屿外套都没来得及脱,这会儿又怕引起那边注意,只能穿着那件保暖性十足的防寒服一动不动地靠在椅子上,老太太怕冷,这几天屋内还打了暖气,热得不像话。他感觉自己现在里外就是个火球,五脏六腑都连带着烧起来了。两手臂松松地搭在桌上,青筋都起了。

勾恺长长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那男的跟你怎么认识的?”

“谁?我老公?”

“是。”

“关你什么事?”

“跟邰明霄能说,跟我不能说?看来你对我还是有好感?”

“神经病,你怎么不说我讨厌你。”

“因爱才生恨,”勾恺轻松惬意地笑笑,“说说吧,你老公哪人?宁绥那边的?”

“无可奉告,你换好衣服赶紧给我下去。”

勾恺嘲讽地一笑,“怎么,他就这么见不得人?也对,你们那个小破镇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男人?还是你压根没结婚,骗我的?嗯?”

“要我给你看结婚证吗?”

“好啊。”

叶髅凰祷傲恕2恢道是不是不想给他看。

李靳屿面色阴冷。他拿着笔在纸上漫无目的地涂涂画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因为会有沙沙声,他不能尽情肆无忌惮地发泄,只能一笔一划轻轻地纸上描,看起来格外认真,像一个刚学画画的小孩似的。

勾恺不知道丢了个什么东西过去,话筒里传来短促的一声“啪。”

勾恺说“景苑的钥匙,你不是之前看中那套房子吗?我给你买下来了。叶鳎我希望你留下来,他配不上你。”

李靳屿手机没电了。他没听见声,下意识抬头瞧了眼,屏幕黑了。

他冷笑着转回头,开始大力、肆意地纸上涂涂画画,此刻他已经丝毫不觉得热了,心好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瓢泼的冰水,唰然冷下来。

李靳屿靠在椅子上,敞怀穿着一件防寒服,额间发梢的汗水顺着他流畅冷峻的侧脸一路没入他的衣领里。他仍是面无表情地继续画,纸戳破了也不管。一直画到笔墨越来越淡,只剩下一道道杂乱无章又狂的辙痕,好像被无数车轮碾过的沙土,纵横交错,凌乱不堪。

“啪!”他猛地把笔一摔,墙头的猫吓得心惊肉跳地蹿下来,惊恐连连地喵了两声。

笔尖连带着他无处发泄的怒火,以破竹之势生生扎进纱网窗子里,他却只习以为常地冷冷看着。

叶鞑炀醯嚼罱屿不对劲的时候,立马请假回了趟宁绥。走前给梁运安打了个电话,如果案子有进展请务必第一时间联系她。梁运安答应下来,稍稍透露了一些案子的进展,“□□不离十了。下周有新进展再跟你详谈。”

叶魃戏苫的时候,给李靳屿发了条信息,仍是没有回复。在空姐最后提示关手机的时候,叶饔执掖野阉们这两天的对话仔细浏览了一遍。

柠檬叶宝贝,等会视频?

ljy不了。有事。

柠檬叶好吧,那明天吧。

ljy嗯。

第二天视频的时候,李靳屿比平常看上去冷很多,大多数时间都在沉默地看书,偶尔抬头看她一眼,叶魅盟亲亲也不愿意。

叶饕辉绲姆苫,又转了趟高铁。抵达宁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黄昏沉沉地压着天边,整个画面赤红得像是濒临末日火山喷发前的场景。

叶鞣畔滦欣睿还顾不上跟老太太说两句,就火烧眉毛地往李靳屿家赶。

李靳屿不在家,就他奶奶一个人在家,在院子里浇花,家大门敞着,李靳屿应该出去不久,老太太一回头瞧见叶鳎热情地冲她招手,“小孙媳妇儿回来啦!快过来,让奶奶瞧瞧,胖了没。“

叶餍呵呵走进去,她仍是一身常穿的灰色西装,偏休闲。成熟又干练,脚上一双高跟鞋,噔噔噔在这间窄小潮湿的三居室里发响,她笑盈盈问“奶奶身体怎么样?”

“好很多了,”钭菊花说,“李靳屿带平安去散步了,才出去没多久。”

叶髟谧约夷棠堂媲捌炔患按地恨不得立马飞到李靳屿面前,在李靳屿奶奶面前倒显得没那么急迫,陪着老太太聊了一会儿,她插科打诨地本事就在这会儿显示出来了,什么都能聊,一个在北京半个多月都没回来的人,居然也还能起些小镇的话题逗老太太开心,说得还津津有味的。

老太太假牙都笑掉,“你怎么知道的,那卖烧饼的老王才刚被抓不久。”

所以说叶骰嵛持人际关系。有时候人跟人之间得有共同话题,她在北京,李靳屿在宁绥,久而久之,两人总有一天会无话可说,因为这是地差。所以她时不时会跟方雅恩打听一些镇上的事儿,跟李靳屿聊天的时候,两人不怕没共同话题。如果两个人总是自顾自地说自己这边的事,很快就会没耐心了。

“我百事通啊。”叶餍γ忻兴怠

老太太更乐。两人又胡七胡八地聊了会儿,眼看天色渐黑,暮色四合。大门冷落地敞着,李靳屿还没有回来的迹象,叶饔械愦不住了,心痒难耐。

“奶奶,我出去抽支烟。”

老太太何尝不了解呢,心知肚明地看着她,提醒道“这孩子今天遛这么久,多半又是找平安的女朋友去了。”

“平安还有固定女朋友?”叶饔械阏鹁。

“可不嘛,”老太太想了想,谨慎了一下措辞,“也不太固定,一个月换一个吧。”

叶髟诿趴诔榱酥a蹋跟着老太太给的指示,沿着巷子往外走。沿途碰见那个拿咸鱼干练太极剑的老大爷倍感亲切,“爷爷厉害。”

老大爷很高冷,翻了个白眼不太搭理她,又是一个横叉劈手,一阵劲风十足地从她身边滑过去。

再一抬头,她脚步停下来,黄昏的巷子尽头站着一个她朝思暮想的男人,牵着一条狗。他身后拖着长长的影子,清瘦颀长的身形在这个故旧暗沉的狭窄巷子里,显得格外突兀。

过分英俊,过分年轻。跟这条破败陈旧看起来死气沉沉的老街格格不入。老巷子的风,似乎从四面八方吹进来,携着路边的杨柳条,仿若少年的腰,让她一瞬挪不动脚步。

许久没面对面活生生、鲜活地立在她眼前,刹那间,李靳屿闯入她的视线里,她还是惊艳了一下。

他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打扮,穿得很随意,里头白t加蓝色的牛仔衬衫敞着,外头套了件薄羽绒,万年不变的运动裤,裤脚嚣张不羁地扎进靴子里,就很懒散,但看起来,又好像是刻意打扮过的。

咸鱼干老头突然在她耳边说了句“你男人吧?他在这磨蹭好久了,快带走,影响我练鱼!”

叶髯吖去想抱他,还没走到跟前,少年杨柳似乎被撞了一下腰,就见他一手牵着平安,一手抄着兜,对她视若无睹地绕开了,“平安,回家。”

叶髟谠地尴尬地立了会儿,讪讪地收回敞着的怀抱,只能灰溜溜地跟上去,去牵他揣在裤兜里的手,仰着头瞧他,“生气了?”

他倒没把她拿出来,仍由她牵着,低头扫她一眼,“你怎么回来了。”

“我给你发消息你没看见?”

“没看手机。”

“放屁,那你今天打扮给谁看?”叶鞔链,又由衷地屈服于眼前的美色,夸奖了一句,“很少看你这么穿,很帅啊。”

“给平安女朋友,行吗?”他呛道。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