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四十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7 22:37:59
  • 完成字数:9378

北京三月, 春寒料峭,天空拨了几分清明,云层高叠。

叶鞲梁警官约在黎忱的俱乐部见面, 俱乐部是个空旷的大仓库, 鸡零狗碎的汽车零件和杂物堆叠, 墙体全部用一个个形状不一却也备显个性的轮胎堆砌起来。说话都隐隐透着回音。

梁警官看着年纪不大,面颊黑瘦。一双浓眉大眼, 精神饱满。两人短暂的寒暄之后,梁运安开门见山道“我昨天大致翻了下八年前,你妈妈那起案子的卷宗,你认为两个案子的共同点在哪?”

叶魉担骸拔胰绻说直觉, 你会不会觉得太草率了?”

“没关系, 但我们警察办案还是得讲究证据,”梁运安笑得很温柔, 黝黑的脸衬得牙齿灿白,“还是你不相信我?这两个案子从自杀的手法和角度, 都不具备并案调查的条件, 而且你妈妈的案子已经结案了。这是难点之一。”

叶鹘裉齑┳藕苄菹, 一身清爽的运动服, 看起来像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她靠在轮胎椅上, 点头说“我知道。八年前, 我妈死之后,我曾跟很多抑郁症的患者有过接触,我只是发现重郁患者他们对自杀的计划不会这么精细, 大多到了后期, 患者精神上会出现一些令他们无法掌控或者痛苦的幻觉,他们并不是真的想结束生命, 而是当他们被幻觉控制的时候,会想通过一种猛烈的击打来摆脱这种痛苦的幻觉。比如撞墙,跳楼和割腕都是手段之一,很少有患者到死都会保持清醒的意志,有数据显示,自杀的患者跳楼大多数还是面朝下,因为还有求生欲。”

梁运安若有所思地补充道:“但我们调查过,王兴生没有抑郁症,他跟秘书都没有类似的精神疾病。”

“对,但王兴生上海人,并且长居新加坡,他为什么带着秘书来国内自杀?”叶髦苯拥愠觯“这趟行程不是王兴生计划内的行程,王兴生跟我老板的合约本来拟定是由秘书代签,但我老板强烈要求,王兴生不得不跑这一趟。王兴生又没有抑郁症,按理说,更不可能情绪上来就随便找个地方自杀?而且,这地方并不随便,他应该是经过千挑万选,才找了这么一个没有监控的废弃车厂。我在北京生活了近十年,我都不知道鹳山区有这么一个废弃车厂。王兴生是如何在一夜之间找到这么个地方的?是谁告诉他的?又或者是,他在这之前,是否有见过什么人?”

梁运安表情凝重地看着她,“但我们查过他所有的手机信息和社交软件,包括通话记录,都很正常,连在新加坡的电脑联网记录,我们全部都查了。没有任何可疑人员的来往,包括我们把他删除的信息也都恢复了,删除的都是一些在外面怕被老婆发现的撩妹信息。没有可疑。”

梁运安对叶魉档幕故呛鼙j亍1暇顾里有规定,不能跟无关人员讨论本案,这次他贸然联系叶鳎也是希望看看能否从两个案子的结合找到突破口,所以他只能透露目前警方公布过的信息。

“酒点当天的监控,你们看了吗?”叶鞒了计刻,问。

“查了,很正常,除了下楼在餐厅吃过两次饭,没见过任何人,”梁运安说,“这案子棘手就棘手在这,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华裔自杀的很诡异,但找不出任何有关的第三人。如果下周还没有突破性进展,我怕我们局长顶不住压力。”

……

两人一阵沉默,紧而,面前放下两杯插着柠檬片的鸡尾酒。黎忱一身桀骜不驯的机车服,在梁运安旁边坐下“我亲手调的,给两位侦探朋友提提神。”

叶鹘裉觳欧11炙原来也戴耳钉,而且跟李靳屿那个还是同款。就一个小圆环,款式很普通,满大街都是,她盯着看了会儿,“您这耳钉不错。”

黎忱微微一笑,侧耳道“你要吗,我家里一大堆。”

叶餍ψ乓∫⊥罚要也得回家跟李靳屿要。

梁运安咳了声,“言归正传,咱说说你妈妈的案子吧?”

“打断一下,”谁料,黎忱神色淡定地笑了笑,冷不丁说,“我这有东西,你们看吗?”

两人几乎同时瞧过去,黎忱低头点开一个视频,把手机丢到桌上,“我门口的监控是坏了,但我想起来我的车那几天一直停在门口,昨晚没事给你们翻了下行车记录仪,不过很遗憾的是,这车我不太开,行车记录仪从买来开始就没清理过,内存满了,最近几天都只有几秒的视频。”

“没有循环覆盖功能吗?”叶魑省

黎忱勾着嘴角笑了下,说“很早一台破车,我给它装行车记录仪这事儿,我都挺惊讶的,我本来以为这车没有。3月17号那天凌晨五点,有个几秒的镜头,我们这边来往车辆不多,又是这个时间点,很容易排查。”

梁运安狐疑道“你们不是老在后头的九门岭飙车?这个时间段飙车的人不是最多?”

黎忱斜眼看他,一副良好市民的样子“不是被你们封了?现在哪敢顶风作案。再说你看这车像是用来飙车吗?开两公里就得散架吧?”

“黎老板就别卖乖了。真当我们不知道?”梁运安看着视频笑了下,又跟叶魅啡狭艘槐椋骸巴跣松是17号凌晨三点离开酒店的?”

叶鞯阃贰5他们警方接到车厂的报案是十八号早上,因为情况恶劣,上头特意封锁了消息。所以叶鞯笔被共恢道王兴生其实已经在国内死亡了,还跟邰明霄闷头跑了一趟新加坡。直到二十号,网络舆论引起了轩然大波,警察联络到了勾恺,他们才知道王兴生死了。

梁运安直觉不太对,王兴生的死亡时间是18号早上九点。17号如果就在车厂这边,那这一整天的时间都跟秘书在车上打炮?死前狂欢?不至于。两人体内都没有彼此的体液,至少死前的四十八小时之内他们没有发生过性行为。

南风吹拂,空气夹杂着湿潮,墙角霉绿斑点层层叠叠,顺着墙皮扑簌簌往下落。小区里的防盗窗里,已挂满了花花绿绿的床单,桃花如同女人的胭脂,慢慢爬满了干枯的枝头,风也压不住的骚动。

李靳屿靠着墙,狗绳松松地一圈圈卷在手上,另只手夹着根烟抽,耐着性子等平安完事。平安今天精力充满,一遍又一遍。烦人的很,看着也还有点挑衅的意思。

“差不多得了。”李靳屿不耐烦了。

平安呜咽两声,似乎是不太满意,往后退了两步,不愿走。

李靳屿靠墙蹲下去,拿手勾了勾,“过来。”

平安偃旗息鼓地走过去,李靳屿看着它,看也不看,直接把烟在地上摁灭,给它套上狗绳,认真地用男人的口吻劝了句,“照顾点人家的感受行吗?这么上赶着,显得你没见过世面。”

平安挑起它的狗眼,不屑地你见过?

“虽然我也没怎么见过世面,”李靳屿拍拍它的脑袋,鄙视道,“但哥哥比你能忍。”

晚上,李靳屿看了会儿书,手机蓦然一震,方雅恩猝不及防弹了视频过来。画面里是陈佳宇的小胖脸,肉嘟嘟的,泛着兴奋的潮红,隔着手机奶声奶气地叫他“靳屿哥哥,我昨天用你教的办法,今天在课堂上背课文被老师表扬啦!”

李靳屿笑起来,真就跟个大哥哥似的,干净清澈“那让你妈妈奖励你。”

“我妈允许我玩一会儿手机。嘿嘿。”陈佳宇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嗯,”李靳屿说,“方法自己留着,不要教给别人。”

陈佳宇跟程晶晶不一样,程晶晶了解记忆宫殿,她对这方面有系统的学习,而且有相当狂热的兴趣。但陈佳宇年纪小,才小学,没有自主思辨的能力,方雅恩可以理解,但其他家长不一定理解,指不定又拿他当骗子。

陈佳宇一愣,“为什么?”

李靳屿想了下,发梢垂着,他拖长了音嗯了声,低声告诉他,“因为告诉别人,你就拿不到第一了。这种方法比较奇怪,一旦告诉第二个人,第一个人就没用了。”

这么厉害,陈佳宇惊叹,立马给小本本捂严实了,掷地有声地给他保证“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

“乖。”

两人又闲扯了两句。李靳屿问他,“学习快乐吗?”

陈佳宇老气横秋地说“我快乐不快乐不知道,反正我妈是挺快乐的。”

结果挨了方雅恩一顿暴揍,直接二话不说夺回手机,匆匆说“行了,不打扰你了,挂了啊,我得伺候他去睡了,对了,叶魉盗耸裁词焙蚧乩疵挥校俊

李靳屿大剌剌地窝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转笔说“没有。”

“慢慢来吧,你俩日子还长呢,”方雅恩被佳宇折腾地画面不太稳定,摇摇晃晃,“她妈妈的事情其实我知道的不太多,当初就只知道,她妈妈在北京自杀,一家人就火急火燎地赶过去,结果这案子没几天就匆匆结了,她在北京留了这么多年,我猜她也是因为放不下妈妈……”

窗外桃花盛满枝头,开出烂漫的春日山河。李靳屿挂了视频,心不在焉地盯着看了会儿,电话在桌上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来。

“怎么这么久啊,”叶鞅г沟溃“宝贝,忙什么呢?”

“看书。”李靳屿懒懒地说。

“放屁,刚跟谁在视频?”

李靳屿看窗外迷人眼的桃花,给自己点了支烟,靠回到椅子上,无动于衷地抬了下手,掸着烟灰,语气有些意外,懒散地轻轻“啧”了声,说“这都被你知道了,监控我?”

叶髑嵘细气,温柔道“我刚给你拨视频了,显示对方忙,说明你在跟别人弹视频。这都不知道吗你?”

“不知道。”他老实说。

“男的女的?”她小声追问。

李靳屿把烟摁在烟灰缸里,有一下没一下地灭着,低声“吃醋?”

“不至于,就是好奇,你能跟谁视频。”

“你姐们。”

“哦,聊什么呢?”

“帮佳宇背课文,他前几天被老师骂,昨天在路上碰到,方雅恩就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李靳屿握着电话,起身去客厅拿了瓶水。

话音刚落,那边叶魍蝗话г沽天,“妈呀,有两个客户邮件,我先回了。”

李靳屿淡淡嗯了声,“那挂了。”

“别,别挂,我马上好,”叶魉担“宝贝,我们开视频好吗?”

李靳屿刚要说好,叶髂潜呒凶诺缁埃一边手忙脚乱地劈里啪啦敲着键盘回邮件,一边对着话筒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接了句,“可以跟小靳屿打个招呼吗?”

李靳屿一手举着电话,一手正拿手压着泛酸的眼窝解乏,摁到一半无语地笑出来,骂“你一天不调戏它能死?”

李靳屿想洗完澡再跟她开,叶鞑豢希非要他开着,画面就对着空荡荡的小屋子。然后等他洗完澡裸着上身进来,叶髦沼诼冻鲂穆意足、神清气爽地笑容

“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刻啊,啊宝贝,你居然有人鱼线!”

李靳屿本来上衣也带了,套到一半,想了半天又脱了丢回篓子里,只穿了条灰色的运动裤就走出来了。知道她肯定是这副没见过世面的反应。

手机竖在桌上,画面里,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慢慢倾身逼进摄像头。

叶鞯木低防铮就是一片赤裸裸、白花花令人垂涎欲滴的鲜嫩******。李靳屿身材很好,肩宽窄腰,肌里清晰。不像看上去那么瘦,身上还有一层薄肌肉。尤其是腰间若隐若现的人鱼线,两条规整的v型线条,缓缓没入他没扎好的裤腰里。

“宝贝你干嘛”叶魉怠

画面里还是他引人遐想的人鱼线,声音悠悠从话筒里传来“关窗。”

“啪”一声,他锁了,又听“哗啦”一声,他还拉上窗帘。

然后他坐下来,李靳屿裸着上身,下身一条灰色的运动裤,裤腰带没扎,松松垮垮地散在腰间。整个人窝在椅子里,叶魍腹镜头,看得一清二楚,叹了口气,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他靠着看了她一会儿,突然用食指重重地叩了叩面前的桌沿,示意她回神,“来,聊聊。”

“聊什么?我怎么觉得你在故意取悦我呢?”

叶飨敕翻她的李靳屿使用小手册,看看有没有美男计这招。

“嗯。”

叶鞯谝淮渭他这么主动,狐疑地“宝贝,你有事求我啊?”

李靳屿刚洗完澡,头发半干半湿,格外鲜嫩,像一片绿绿葱葱,筋络清晰,刚长出来的叶片,纹理清晰。就很可口,只见他喉结微微滚了滚,眼神像箭钩子直勾勾地盯着她,低声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叶骶醯闷氛有点不太对劲,他的眼神似乎也有点太不正常的红,“你是不是……想我帮你弄?”

他全然跟刚才那个劝平安见好就收的模样判若两人,压抑地“嗯”了声。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