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三十三章(修改补充)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25 00:40:44
  • 完成字数:13034

深情眼!

方雅恩的肉丸子闻声惊落,扑簌簌滚回锅底,她举着落空的筷子瞠目结舌地望着叶濛:“我才刚从婚姻这座围城里挣扎着爬出来,你这是打算直接拿着大炮轰开城门?”

叶濛被她逗笑,冲一旁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要了一箱酒,只淡淡问了句:“不吃金针菇吗?”

“少给我扯开话题,”方雅恩冲她翻了个大白眼,“我警告你啊,结婚还是要慎重,李靳屿这小子难得是难得,但他家庭背景你有没有仔细了解过?家里有没有欠外债啊?极品亲戚之类的。结婚可不是一拍脑门就能干的事儿,我可不想你跟我一样,一屁股墩儿摔进泥潭里。”

叶濛从容不迫地夹了一筷子热气腾腾的金针菇在碗里晾着,答非所问地说:“我无所谓,不行再离呗,我就是太惯着他了,把他宠得无法无天了,居然都敢跟我踹茶几。算了,婚后慢慢调教,总能养回来的。”

“你俩谁调谁还不一定呢,”方雅恩有点不容乐观地看着她,郑重其事地又劝了句,“你还是想想清楚,结婚没这么简单,你真想跟他过一辈子?你真爱上他了?”

叶濛若有所思,秀眉轻轻一拧,随即又神态自若地吃着碗里的金针菇,反问道:“你爱陈健吗?”

方雅恩当即哑口无言,她跟陈健可领证可不就脑门一热么。别说爱,结了婚之后,连婚前那点东鳞西爪的好感都消磨殆尽了。正当她愣神之际,服务员抱着一箱晃得叮当作响的啤酒过来了。

姐俩很久没喝酒了,方雅恩是个酒鬼,酒量深不见底,基本没见她醉过。叶濛不太行,她跟李靳屿都属于两杯倒,李靳屿比她强点,至少能喝个五六杯。叶濛还有点酒精过敏,基本上一杯下去,脖子立马整片泛红。

但她开酒还挺熟练,直接用牙咬开一瓶,没心没肺地冲方雅恩举起酒瓶子,示意要跟她碰一个。

方雅恩没动,叶濛才意兴阑珊地放下酒瓶子,对她娓娓道:“人生不就是这样,关关难过关关过嘛。我在北京的时候,站在阳台上,看着整个城市万家灯火,但是没有一盏灯是真正属于我的,这种感觉很格格不入,很寂寞,赚再多的钱都填不满我心里的空荡。但跟李靳屿在一起之后,我其实根本没有帮过他什么。是他在治愈我。是我,舍不得这点温暖。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让我这么心动过。”

这话震颤到了方雅恩,叶濛很少这么真情实感地跟她吐露心声,更何况还是为了一个男人。她那双多情灵动的眼底,隐隐泛着的流光溢彩真叫人心动,方雅恩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看叶濛谈恋爱,真的完全把她带回到当初那种春心萌动的状态里去了,莫名脸热。

“你跟陈健就是没激情,太冷静,有时候婚姻就是需要一点激情,”叶濛热得脱了外套,细白的脖颈已经隐隐泛起了红光,一喝话就多了,“但说实话,我也三十了。你觉得我还能像个小姑娘一样爱来爱去的吗?我要考虑太多现实因素了,比如我爸,自从我妈走后他一直单着,没敢找,他以为我不知道,别看他怂,他就是看我没成家,怕我觉得他背叛了我,不适应,尽管遇上有些还不错的阿姨也不敢跟人家多来往。还有我奶,她明年奔九了,她多自责啊,生出三个姑姑不会生,我又不肯结婚,天天跟家唱葬花吟,哭哭啼啼地说叶家因为她断后她下去要给列祖列宗请罪,思想很封建,可我能怎么办,我享受了他们所有的爱和包容,还能当那个列祖列宗眼里的不孝子么?”

老人的思想虽然封建,那是祖宗辈下来根深蒂固的影响,不可能改变的,作为孩子,大多也都不愿见老人失望。

说到这,叶濛叹了口气,“我从来没跟谁说过我爱他,也可能是因为我真的没爱过。还有就是我觉得爱太沉重,给对方是负担。你时时刻刻提醒着人家,不就是要人家记着这份情么?反正最好他也别说,不然我会觉得有负担。而且,结婚有时候不就是一脑门子冲动才干的事儿,谁要是深思熟虑之后告诉我她想结婚,我会觉得这人是傻逼。”

方雅恩被她说的无言以对,又无从反驳——是啊,自身条件这么好的女人,怎么会想去用婚姻束缚自己。

她终于在人头攒动的餐厅里,开了瓶酒,冲叶濛一举:“敬自由的女性,也敬我们炽热独立的灵魂。”

两人相视一笑,酒过半巡,餐厅人寥寥无几,灯也暗了一半,只余她们这昏沉凌乱的一角,酒精作祟下,叶濛歪歪扭扭地斜趴在桌上,浑身泛红,眼前晕着一圈圈白光,她聚焦不了视线,难受地将头埋进去,有些瓮声瓮气地对方雅恩说:“给李靳屿发微信,让他来接我。”

李靳屿正在给程开然妹妹补课,算不上补课,程晶晶下学期想申请加入学校的记忆社,让李靳屿提前给她恶补一下。尽管程开然几百个不愿意,但架不住妹妹喜欢啊。他实在不懂,什么狗屁记忆宫殿,都是泡妹子的手段而已,凭什么说别人都是死记硬背,李靳屿就是专业,还不是因为这小子长得帅!

“还有一种办法,千位数字宫殿,把0-9跟声母对应起来。”李靳屿教书也是一副姿态随意地样子,懒洋洋靠在椅子上,跟闲聊似的,没点老师样子,“比如,0象形d,0的对应声母就是d。1的发音首字母是y,所以1的对应声母就是y,2象形z,2的对应声母就是z……4和6比较特殊,是倒象形,分别对应h和g。”

李靳屿抽了张纸,将0-9的所有对应声母列了一个表格一一写出来递给她,“你先记住这张表,除了1,3,5用的是首字母发音之外,其余数字的对应声母都是用的象形或者倒像形表示。”

程晶晶懵懵懂懂地接过,很快记住,“然后呢?”

李靳屿把笔夹在指尖转了下,看着她说:“每三个字一组,组成千位宫殿编码桩,可以快速记住平时生活中一闪而过的数字,比如车牌,手机号码之类的,或者也可以用来背课文。我当初用来背过韩愈的《师说》。”

程晶晶好奇的不得了,“说两句,什么原理?”

李靳屿说:“背课文最怕断截接不上,但是我们本能却能记住数字的顺序,数字编码桩是帮助我们顺序记忆的。背课文不太会卡。比如一篇课文,你可以全部用数字翻译出来,我当时翻译过师说,用的编码就是221-256,你只要根据这个编码往下背就行。”

程晶晶恍然大悟,“还能这么玩?”

李靳屿靠在椅子上笑笑,“这种方法背古诗最好,以前考试不是经常有诗词填空,有了上句想不起下句?”

程晶晶连连点头,仿佛被戳到了痛脚,“特别是那种给我下句,我死活想不起上句,但是下句特别特别熟悉!”

程开然在门口呸了口,神神秘秘,就你会耍帅。

“靳屿哥,你有事啊?”程晶晶见他看了眼手机之后,眼神便冷下来一言不发,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没事,”李靳屿冷着脸,把手机往桌上一丢,不稍片刻又拿起来,一边给方雅恩回信息,一边跟程晶晶说,“你什么时候开学?”

“月底就回去了。”程晶晶说。

李靳屿嗯了声,“我过几天把记忆宫殿的书拿给你哥,你先看书,真要讲得开个班了。我也师出无门,都是自学的,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把书借给你。”

程晶晶只对宫殿感兴趣,高兴得挥挥手,“好好好,我让我哥过去拿就行。我就靠你的书续命啦!”

方雅恩顾念到李靳屿还得打车过来太麻烦,索性找了代驾直接把叶濛完完整整地送到了他家门口。李靳屿到的时候,叶濛迷迷糊糊地抱着双腿,坐在他门口的地上,脑袋昏昏沉沉地埋在膝盖上,像一只幼小无助的蚕蛹,瑟缩在楼道口昏暗的角落里,楚楚可怜的。

听见钥匙插进锁匙里的碰撞声,叶濛在渗着月光余辉的楼道里,茫茫然抬起了头,支棱着下巴浑浑噩噩地仰头看着他。

“嘭!”李靳屿进去了,他甚至把门关上了,叶濛支棱着脑袋笑了下,然后难受地埋下头,他真的不要她了。

下一秒,门又开了。

叶濛感觉自己被人打横抱起来,她下意识搂紧他的脖子,埋在他清冽的颈窝间,低声问:“你刚刚去哪了?”

“程开然家。”

“你去找他干嘛?”她迷糊地呢喃道。

“帮程晶晶补课。”

“程晶晶都大学生了,还补什么课,她是不是喜欢你呀?”她故意地点着他的鼻子,说。

屋内还没来得及开灯,煎蛋黄般的月光挂在湛黑色的夜空中,月光毫无保留地将这一方小小的院落照得昏昏沉。什么都没变,跟那晚几乎无缝承接。李靳屿这几天不知是怎么度过的,他好像压根没收拾,连那天猛然挨了他一脚的矮几,都还是原模原样嚣张地斜摆着,半截身子被推得老远,地板上还有一道被矮几腿磨出浅浅的辙痕。

院外,明镜高悬,路灯昏黄,偶尔有行人从稻草边走过,嘎吱轻响,惊得趴着赏月色的平安耳朵一凛,仔细聆听动响。

“所以你现在是想在我这找补回来是吗?”

李靳屿边说边将她抱到沙发上,叶濛反应极快,反手牢牢勾住他的脖子,不让他起身,李靳屿只能被迫弓着身,低头没什么表情地俯看她。

感受到他的气息,叶濛头晕脑胀,心头迟迟地一跳,仰躺在沙发上,任凭头发散着,用尽力气勾着他,细嫩滑腻的颈窝处,青筋都凸显。那往日里装着一股盛气的眼底,此刻放低了所有姿态,含情又小心地看着他:“真的不要我了吗?”

滴答滴答,墙上的挂钟摇摆声清晰可闻。

李靳屿就那么看着她,看了很久,看得叶濛口干舌燥。直到,平安从地上爬起来慵懒地抖了抖身子,从门缝这边悄悄地探了一眼,似乎在眼巴巴地等着今日份额的狗粮。然而,它灰暗的黑白世界里,模模糊糊只瞧见沙发上两道纠缠的人影。

叶濛不松手,李靳屿索性在地板上坐了下来,一只脚曲着,手搭在膝盖上,拿背靠着沙发,任由叶濛圈着他脖子,在黑漆漆的屋子里,给自己咬了支烟在嘴里,一边擦打火机,一边把球给她丢回去,“是你不要我。”

叶濛把他烟拿掉,勾着他的脖子,仰头将自己凑过去,“亲我。”

李靳屿没搭理她,斜着睨她一眼,低头继续懒懒地把玩着打火机。

“亲我。”叶濛又重复了一遍。

他拧了下眉,似乎被她缠得没办法,很敷衍地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

李靳屿一条腿打直,刚好顶在矮几腿边上,一条腿曲着,一手搭着膝盖。一副坐地生根烂也烂在这里地架势,一动不动。叶濛哪能满足,她翻身从沙发上下来,将他压在沙发边上,俯身下去像只不讲道理的小兽去咬他喉结。

李靳屿仰着头靠着,手上仍是把玩着打火机,但也没把她推开。随她咬。

黑暗中,叶濛的亲吻声,连同打火机时不时的嚓响,夹混着钟摆规律的滴答声,像柔腻的细沙,一点点顺着他心里的洞,灌进去,直至填满。

她一边亲,一边问:“你是不是怕我去北京跟他发生什么?”

“你不怕我留在这跟别人好了?”李靳屿提醒她,“比如,刘宜宜。”

叶濛忽然停下来,捧着他脸,“你说真的?”

李靳屿别开头,不肯让她碰,“不知道,我这人控制力不太好,向来管不住自己,说不定她再追一下,我就不想跟你好了。”

“……”

叶濛从他身上下来,坐在他旁边点了支烟,静默的气氛略显的有些紧迫,谁也没说话,平安推了一下门,李靳屿起身出去给他倒了点狗粮,等回来的时候,叶濛抽完一支烟,整个人似乎清醒了一点,把烟头漫不经意地摁灭在烟灰缸里,其实早已没了火星,但她仍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摁着,眼睛涣散地盯着那处,冷不丁说:“李靳屿,我们结婚。”

李靳屿不知是不是没听见,默不作声地从厨房拿了些水给平安,又走进来,叶濛以为他没听见想要再说一遍,谁知道他说:“我结不了。”

叶濛一愣,下意识地:“你结过了?”

李靳屿站在冰箱前,拿出两包挂面,终于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没有,你知道我的情况,结婚只会拖累你。”

说完,他走进厨房,准备煮两碗面,一碗给平安,一碗给自己。

叶濛跟进去,冷冷地靠着厨房的门盯着他,“所以,你从来没有想过跟我结婚是吗?”

李靳屿打开火,靠在琉璃台边,等锅热,“嗯。”

叶濛终于明白之前那种抓不住的感觉从哪来了,她仿佛在冰天雪地里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甚至已经不会笑了,表情僵硬地说:“所以,李靳屿,是你在玩我啊。”

“我没有。”他转过身,给锅里添水。

叶濛冷笑:“嗯,你没有,你只是觉得有个女的愿意这么倒贴着掏心掏肺的对你,你很享受是吧,先谈着呗,耗着呗,她以后嫁不出去了,只能扒着你了呗,你多拽啊,随便招招手,都有人愿意倒贴着跟你。”

叶濛转身出去,他听见门外传来的急促又愤然地换鞋声,李靳屿知道这次她走了,就可能不会再回来找他了。他们真的就这么结束了。

李靳屿坐在沙发上看她换鞋,叶濛喝了酒,这会儿脑子可能还不太清醒,一旁高跟鞋的扣子怎么也扣不进。她看着完全不像三十的,身段盈盈,李靳屿突然想起以前看西厢记时,张生遇见莺莺时的那句话,“人间天上,看莺莺强如做道场,温香软玉,休道是相亲傍”。

叶濛现在是老太太绣花,死活封不上扣,急了,索性不穿,光着脚拎着鞋就要出去。

李靳屿弓着背,手撑在膝盖上抽着烟,掸了掸烟灰,看也没看她冷淡说:“把你的相机拿走。”

叶濛又拎着鞋子走回来。

手刚伸出去捞相机,下一秒,被一只温热的手,拽住,李靳屿直接给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另只手夹着烟,大约是怕烫到她,高高举着,而叶濛重心不稳,被人摁在腿上。

“你凭什么这么说,”李靳屿仰头看着她,叶濛这会儿才看到,他眼睛是红的,深沉暗红,像被审判末日宇宙里的小兽,“给承诺是你,反悔是你,说走就走也是你。你说结婚就结婚,我他妈就是一条狗,你也得给我喘气的机会啊?结婚我是没想过,但是我他妈除了你之外,我就没喜欢过别人。你给过我时间考虑吗?这几天你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吗?发过一条微信吗?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你高兴了来哄哄我,不高兴了就晾着我,我怎么知道结婚后,你又会把我晾几天!啊?”

“这话不公平,你也没给我打电话和发微信——”她下意识觉得自己摸到热热的东西,一低头,惊呼,“你手怎么流血了?刚刚在厨房割到了吗?”

“你管我。”他作势要抽回。

叶濛立马把他的食指含进嘴里,坐在他怀里,不让他动,含糊嘬着说:“别动,你家是不是都不做饭,菜刀都生锈了!小心破伤风,家里有没有医药箱,先消下毒,我们打车去医院。”

李靳屿会做饭,他只是不太做,第一嫌麻烦,第二老太太嫌他做得不好吃。索性都是买着吃,偶尔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下碗面,厨房也就是个摆设,菜刀生锈也难免。

李靳屿看了她老半会儿,神情有些不自在地别开眼,才说:

“户口本在我奶奶那。”

叶濛一愣,含着他的手指,微微一顿,李靳屿更不自在了,烦得不行,他人仰在沙发上,眼皮垂着,睨着她:“你非要结婚吗?”

“嗯。”她又重重含了一口,点头。

周末民政局没开门,两人周一一大早去民政局。李靳屿头天晚上去医院跟老太太拿了户口本。老太太以为他要卖房子,战战兢兢地藏得更严实了,哆嗦着说:“你要户口本干嘛?我那老破房子可不值钱的。”

李靳屿高高大大的身影站在病房里,像个索命鬼,地狱使者,冷淡地看着她:“谁卖你房子,我结婚。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我数三下。”

“一。“

“哗啦——”,户口本扇着页,跟裹了层了龙卷风似的,横冲直撞地摔到他胸口,还伴随着老太太含糊不清却势如破竹的呐喊:“赶紧把这个店给我盘回来!”

周一,“梆梆”两声巨响,两个红戳戳的章,迎风盖下。

那天是惊蛰,像匍匐于天空顶的春雷,沉闷而轰烈,惊醒了所有世界的兵荒马乱,以及和风细雨的虔诚未来。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