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二十九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4 21:38:17
  • 完成字数:9924

叶鞲丈铣, 看着李靳屿回复那个冷淡的嗯,心情莫名亢奋,仿佛争先恐后地涌出一大波雀跃的小鱼儿, 在她心底上蹿下跳, 好不欢乐。传奇小说网 https://wWw.谁说姐弟恋不快乐, 调戏男朋友真的快乐,吃狗粮的才不快乐呢。

鳎盒枰剧本么?我分分钟给你安排。

ljy不用。

鳎汉玫, 五分钟,马上就位。

叶鞅呖车边真情实感地散发思维,等会多少要挣扎一下,尽管她男朋友很诱人, 亲下来基本上没有抗拒的可能, 但至少今天,她得勉为其难地反抗一下, 为了增加刺激度,要不要视情景而定地甩他一巴掌呢?

算了, 李靳屿可能会以为她疯了。而且她也不舍得。

不多不少, 恰恰五分钟, 叶鹘车停进社区里的停车位, 还煞有介事地轻轻摁了下喇叭, 提醒屋里的李靳屿――她到了。

然后她下车, 沿着灰白的雕花屋檐往里走,这个钟点还挺热闹,小巷里四处支棱着五花八门的早点摊儿, 三俩成堆, 嗑瓜子聊天的,下棋斗趣的, 一如既往全都是精神矍铄的老人,看不见一张年轻面孔。唯独那个异类,叶鞲展展弯,一只咸鱼干猝不及防地直直朝她一刀刺来,嘿,这还有人拿着咸鱼干堵在巷子口练太极剑的。老头神情肃穆,不太愉悦她的突然出现,白她一眼,单脚起势,一招扑步横扫式燕子啄泥给她让了路。

叶餍⌒囊硪淼靥Ы趴绻去。

等她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走到李靳屿家门口,发现他家门竟然敞着,有个老太太佝偻着背站在他家门口,李靳屿穿着一身干净的居家服,单手抄兜,另只手递了一把葱给她,抬头看见她站在楼栋门口,便也没锁门,直接转身进去了。

等老太太走后,叶髯呓去,把门锁上。

李靳屿大剌剌敞着腿仰头靠在沙发上,脑袋上罩着一条灰色的薄毯,似乎一副没太睡醒的样子。

关了门,屋内很暗,窗帘始终紧闭着,只有院子的落地门那边进一丝微弱的光线,将这间如同暗室的屋子照得昏昏亮。屋内很潮,墙面霉点斑驳,家具也散着隐隐的霉味。但只要李靳屿安安静静坐在那,她就觉得再脏的地方也好像是天堂。

叶髯吖去,刚坐下,毛毯罩了他上半身,只露出凌乱的头发,和一双清瘦匀称的长腿。叶餍奶鄣孛摸他的头发说“宝贝,还困?”

李靳屿似是终于有了点力气,低低地嗯了声,然后将身上的毛毯扯掉,昏沉地弓着背,眼神困倦地从矮几上捞过烟衔在嘴里低头吸燃,吞云吐雾半瞬,仿佛头脑清醒了些,眼神也恢复清明。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打火机在指尖把玩不停,微微侧过头,那双充满倦意的深情眼,一动不动地幽幽盯着叶髑啤

叶鞅凰这种眼神看得心猿意马,心跳砰砰,一把夺过他的烟,给灭了,“睡醒别抽烟,我给你剥个橘子吃嗯?”

李靳屿半梦半醒这会儿特别乖,又“嗯”了声,指尖惯性熟练地把玩着打火机,静静地等她剥橘子。

叶骺茨怯睦渡的火苗在他指尖窜来窜去,一边心不在焉地剥橘子,一边问“跟哪学得这些花里花哨?”

“美国。”

“哟,还在美国呆过啊?看来以前家里不是一般有钱啊。”

李靳屿勉强地牵着嘴角笑笑没接,他其实在想,如果叶髦道他在美国那几年是个什么没人性样子,还会不会像昨晚那样欺负他,调戏他?

但老虎盘久了,也会误以为自己是猫。

他装乖乖仔装了这么多年,其实他都有点分不清,到底美国那个是他,还是李凌白眼皮子底下这个乖乖仔才是他。或许他天生骨子里,就有两个天差地别的人格。不然李凌白怎么说他天生反骨,罪恶的种子呢?

李靳屿没回答,把打火机往矮几上一丢,有些懒散地把她扯过来,低头凑过去吻她。

叶髟趺淳醯糜械悴惶符合她脑中的设想,轻轻抵着他的胸膛推了一下,“不是这种啊宝贝,没你这么温柔的,你不会强吻么?要那种狠狠的,不顾一切的,疯狂的,没人性的。来,我给你示范一下。”

李靳屿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一言不发地抬手虚虚一让,示意你来。

叶髟谛睦锾究谄,怎么就找了个恋爱小白痴呢。

叶饕槐呤望地想,一边却很粗暴地将他牢牢地抵在沙发上,双手揪住他的衣领,往自己身上一拉,提了口气不顾一切地咬住他的唇,舌尖二话不说直抵进去,吩咐他“打开。”

李靳屿听话打开。

叶髋菊鲅郏“李靳屿,你你你你你吃大蒜!!”

李靳屿笑得不行,直接搂住她摁在自己怀里,叶髡饣崾钦娴牟挥醚萘耍千百万个挣扎想要推开他,李靳屿漫不经心地将她控在怀里,扣着她的手腕,直接反客为主,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叶餮鲎挪弊佣闼的吻,李靳屿只能一口咬在她的下巴上,若有似无地轻轻含了口,她血液凝固,听他低声道“躲什么?”

叶骰肷硪宦椋头皮瞬间仿佛炸开,理智尚存,只能连连求饶“宝贝,你去刷牙行不行――”

“不要。”他埋在她细腻的颈窝间。

昏暗的房间里,他们肌肤相贴,静谧无声,依稀还能听见篱笆院外清洁工拿着大扫帚“唰唰唰”地扫马路声,叶魃砩涎棺拍腥擞彩蹈叽蟮纳砬,她觉得自己全身血液沸腾。

李靳屿却还是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比她同自己对视,气息一点点逼近,带着一股刚睡醒的朦胧说“说我错了。”

“我错了,宝贝。”叶魅碜派ぷ樱在他耳边吹气。

“叫哥哥。”

叶餮鲈谏撤5希露出白皙嫩滑的颈子,长发乌黑地散着在白色布艺沙发上,眼里湿漉漉地,不知是刚才急得,还是这会儿被他这强势要占回上风的样子笑出了眼泪,她又眨眨眼低声认了句“我错了,哥哥。”

“……”

李靳屿翻身坐起来,边穿拖鞋边骂道“没骨气。”

李靳屿在厕所刷牙的时候,把门锁了。叶鞅e鸥觳部孔琶趴蚧乖谕饷婷还瞧地“哥哥哥哥”叫,李靳屿把水一关,牙刷含在嘴里把门打开,靠着洗手池,一边刷一边冲她冷淡地说“闭嘴行吗,不知道的以为我家狗变鸡了。”

叶餍t盈地不以为意“咱们今天什么安排呀?”

他咕噜咕噜吐掉,说“你说。”

叶髯吖去,抱住他的腰,下巴顶在他的胸膛上,仰头看着他说“我就想陪你在家待一天,就这样抱着就行。”

李靳屿刷牙的手停下来,倒也没推开她,任由她抱着。只微微抬手,含了口水又转头吐掉,也没管嘴角残余着的零星牙膏沫,人还是背靠着洗手池,熟稔地打开水龙头,边冲牙刷,边低头睨着她,笑了下“你跟你以前每个男朋友在一起,都这么粘人吗?”

叶饕⊥罚骸拔宜抵挥懈你才这样,你信吗?”

鬼才信,李靳屿随手把牙刷插回牙杯里,放到一边,嗤笑道“你觉得我会信吗?”

李靳屿回房间换了身干净衣服,他还特意锁了门,叶骺此这小心翼翼防着她的样子,差点笑岔气,在门外总也忍不住故意逗他,“实话告诉你,我祖上是开锁师傅,你这种锁是防不住我的,分分钟能给你拧开,信不信?”

里头压根不搭理她。过了几秒,门打开了。李靳屿刚把一件黑色套头卫衣套上,显然还没来得及穿好,一边开门一边漫不经心地耸了两下肩把衣服拎正,领口还压着圆圆的一圈白领,叠穿了两层,这是防谁呢。

“你不怕被我打的话,就撬。”

他房间很小,其实没什么地方坐了,一个大衣柜,两个装载满匝的书架,然后便是墙角那架看起来跟这个屋子格格不入,遗世独立的电子琴。李靳屿坐在电子琴和墙之间的椅子上,叶髦荒茏在琴对面的床上,这样两人刚好面对面。

叶鞣11帜猩最奇怪的一点,换套衣服整个人就精神了。不管之前看起来多累,此刻头发也凌乱,但洗了把脸,露出饱满的额头,倒也意外精神,黑色衬得他皮肤更白,露出清晰的喉结和流畅的脖颈线。

右耳耳钉在脖间轻轻闪着光,却因为冷白皮,显得又痞又干净。这个人真是随便一收拾,都让人惊艳。叶魉醒如果不意辽习胄∈保是显不出人样的。

墙上的老钟在“滴答滴答”声中闷闷地匀速前进。

李靳屿人大剌剌地靠在墙上,腿敞着,盯她看了一会儿,大概觉得这样很无聊,左手在电子琴上猝不及防地重重弹了几个音,“boobooboo”三声,提醒她回神“真打算这么跟我消磨时间?”

“我明天要去市里了,你不想多看我几眼?”叶魉手撑在他的床边看着他说。

“多看几眼你就不会走了吗?”他说。

“你不想我走啊?”叶髅媛毒喜,“那你早说呀。”

李靳屿没什么情绪地靠在墙上,不说话,后脑顶着墙,因为电子琴架得高,他仍是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垂着眼皮,眼睛仿佛被水浸过的黑色玻璃球,显得格外深沉地看着她。

他觉得叶髡娴暮苌衿妫明明看着很有主见的一个女人,并不是无所事事的样子,做什么总有自己的底气,心里不知道是捧着火炬还是圣水,眼神里总有所向披靡的坚定,看着阳光的不行。

在他面前,却总能露出小女人的一面,看起来似乎不太愿意被他拿捏,但总是忍不住被他轻而易举拿捏了。

李靳屿开口道“我说不想你走,你就不去入职了?”

叶髯吖去,笨拙地在电子琴上摁出一串旋律,李靳屿勉强能听出来是一闪一闪亮晶晶。

她大咧咧的语气夹在如此单调的音乐声中,却显得格外真诚“又不是什么重要工作,我目前的存款也不着急养活自己,大不了回来镇上考个事业单位,你要真不想我走你就说,我肯定先考虑宝贝你的。”

李靳屿笑了下,把她对自己琴毛手毛脚的手给拿开,“算了,你还是去市里上班吧。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还是慢慢来吧。而且奶奶二期化疗要开始了,我也没什么时间天天陪你在家耗。”

叶鞯氖望是意料之中的,她知道李靳屿这个弟弟身上这股傲娇的劲儿,是一定不会开口让她别走的。而且,在李靳屿心里,奶奶毋庸置疑比任何人都重要,她说不定都还没门口的小黄狗重要。

叶鞒了及肷危给自己点了支烟,在狭小的房间里,细白的指尖燃着明灭的星火,在烟雾缭绕里问他“会唱粤语歌吗?”

“你想听什么?”

“随便。”

他的粤语还挺标准的,叶骶醯盟又要收回那句话了,他唱歌不是没有感情,他是懒得带感情。

叶鞣11掷罱屿是左撇子。除了吃饭拿筷子用右手,他抱她的时候,单手弹琴的时候,都是左手优先。他弹得很敷衍,但至少唱得不敷衍,李靳屿没低头看琴谱,一只手弹伴奏。整个人就闲闲散散地靠着墙,眼神也散,但看她时,是认真且深情的,是他天生的优势。叶饕不是很早就体会到了泡小狼狗的乐趣,也不会这么执着于姐弟恋了。

叶鞅凰眼神里的情绪吸引,她沉溺其中。加上他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偏就凑巧的,唱了一首《恶狼传说》。看上去异常的性感痞。她的眼神再也离不开他,索性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同他的眼神抵死纠缠。不知怎么叶骶途醯梅路鹂掌凝滞,四周空气里好像悬着针,随时能扎到她皮肤上,她小心翼翼地在他令人沉迷和窒息的眼神里,汲取着彼此呼吸的氧气。

“偏偏知道,爱令我无明天,爱会像头饿狼,嘴巴似极甜,假使走进玩玩她凶相便呈现,爱会像头饿狼,岂可抱着眠,她必给我狠狠的伤势做留念……”

音乐声停了很久,屋内僻静无声,树梢间隐隐能听见鸟鸣,仿佛要抖落这春日白雪,与这春日平分秋色。他们像两个孤独的旅人,也像两个游走在银河彼端的异世人,终于寻找到现实里那不可告人的慰藉,向沉沦在世俗里的人们告诫,他们是同类。

叶髡驹谇浇糯Γ抽了口烟,含着浓烈的烟草味抬起他的下巴,烟气慢慢地渡进他嘴里然后重重吻住他,仿佛用尽了前所未有的温柔,一点点吮他的唇。静谧的房间里,仿佛燃着壁炉,热度攀升,却只听他俩密密又跟发泄似的啄吻声。

气氛透着一种消沉的糜烂,他们彼此沉溺,互相慰藉。

“李靳屿,我没玩你。”她捧着他的脸,边吻边说。

“嗯。”他回吻。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