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十六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4 21:37:58
  • 完成字数:11350

小平头服务员好不容易得闲在男厕所抽了两口烟, 转头瞧见李靳屿进来,笑眯眯地递了支烟过去。传奇小说网手机端 https://m.

他一开始没接,给拒绝了。

李靳屿穿着他们同款工作服杵在门口, 小平头的自卑感顿时油然而生, 突然就觉得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一定是用来骗马的。

想到这, 小平头讪讪地把烟夹到耳朵上,搭腔道“帅哥, 你是警察吗?”

这大概是李靳屿听过最好笑的一句形容,从来没有人说过他像警察,别说现在混得像个流氓样,就是以前当乖乖仔的时候, 也没人说过他身上的气质像警察。

说得最多的, 说他是傻白甜,他以前是挺傻, 也挺甜的。看见好看的小姐姐们,偶尔也会叫声姐姐逗她们开心。

李靳屿摇头, 又将小平头夹在耳朵上的烟给拿了下来, “兄弟, 借个火。”

小平头笑呵呵给他点上。

李靳屿松松地半咬着烟, 低头轻轻吸燃, 星火微微一闪, 微微垂了下眼。

烟丝缓缓吸进嘴里,肺里那成千上万的蚂蚁仿佛开始慢慢觉醒,在他血液里游走, 这感觉太激烈, 他有些承受不住,猛地咳了下。

“没抽过?”小平头问了声, 余光却瞥到他习惯性夹烟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尖,跟其他肤色有一抹不太均,这显然是个老烟枪。

李靳屿心不在焉掸了下烟灰,淡声说“肺不好,戒了。很少抽。”

小平头连哦了两声,听说戒烟又复抽的人只会抽得更凶,他在心底默默估算了下,刚刚拿了他一百块钱,这支烟就要两块钱……小平头心头骇然,觉得这生意要亏本。生怕李靳屿再要一支,立马揣紧了兜里的小钱钱悄悄摸摸找个借口溜了。

李靳屿这烟其实是陪老太太戒的,他戒掉了,老太太反而没戒掉,不过她压根也没打算戒过,都是哄他的。

李靳屿烟龄很长且凶,其实初中在美国就抽烟了,从那时他就明白,自己骨子里也从来都不是什么乖乖仔,他为了讨李凌白的欢心,让她知道,自己不会和哥哥争抢什么,在人前装模做样对谁都温柔,善良得像一个天使。可事实上呢,在美国那几年,打架、抽烟、喝酒、夜店、泡吧……他样样不落。他到底有多野,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像,奶奶也知道。

那个看似大咧咧的粗鲁老太太,其实最懂他。

老太太身体恢复的不是太好,胯骨骨头三个月了还没长回来,估摸又是背着他偷着抽了不少烟,杨天伟看不住,看护更不行,他不在,没人能管住她。他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到处给她挣医药费,老太太一点也不知道体谅他。

他今天心情很不好,刚刚跟老太太又吵了一架。

两人见天吵架,其实也习惯了。但这次老太太特别坚决,不肯住院了,嚷嚷着住院没用,骨头还不是长成这样,死活要回家,回家他更没时间照顾她。

后来,医生找到他。

他才知道老太太为什么着急回家。

老太太最近有咳血,前几天做胯部骨折复诊的时候,医生给她肺部也拍了个ct,结果出来不太好又立马做了活检这会儿确诊了,本来想第一时间通知他,但老太太一直不让联系,说他在忙,刚刚送完叶骰匾皆翰虐呀峁告知他。基本确定是肺癌。但好在还是早期。

其实这个结局,他心里早就有了准备。老太太这难以控制的烟瘾,加上又是这把年纪,本就是高危人群。他也知道,奶奶迟早是要离开的,可也想拼尽全力多留她几年。

医生给的建议方案很中肯,化疗,花费大量的金钱,时间,病人可能还要承受一定的痛苦,但结果一定会比现在好。因为她是早期,恢复的好,带瘤生活个十来年不是问题。

放弃治疗,省钱方便,老人不用承受痛苦,但是最多也就两年,一般医生不会愿意给病人这样笃定的数字,但因为是李靳屿,他还是凭着自己的经验,给了一个时间让他自己好有个决断。

他知道老太太必定是怕钱的事,家里那些条件好些的亲戚,早在他父亲当初入赘时觉得丢份就断绝来往了。这个镇上的人好面,都看不起男人入赘。

他卡里上下不过万把块,一次化疗钱都不够。

李靳屿咬着烟,许久没往里吸,烟灰积了半截,正扑簌簌往下落灰,他人靠着洗手池,手机被他捏在两指之间来回打拳,也没想好要打给谁。

电话簿从头到尾翻个遍,也没个能借钱的人。

他低着头,垂着眼,手指慢慢在李凌白这个名字上停了下来。

他整个人有些抖,似要握不住手机,拇指在空中发着颤,整个人像块沉重的铁,怎么也摁不下去这个名字。

“李靳屿?”男厕所门被人猝不及防推开。

电话被吓出去了,他反应了一会儿,才匆忙挂断。

等他一抬头,看见叶髦苯油瓶男厕门缝,鬼头鬼脑地探了个脑袋进来,那张脸是真漂亮,眼睛仿佛会说话,一眨一眨地好奇渗着光地看着他说“你躲在里面抽烟?”

他很反常地盯着她看,将烟衔在嘴边,看着她深深吸了一口,吐气散漫一笑 “我抽烟你又不是没看过。”

叶縻读艘幌拢回头看了眼,悄悄挤进来,关上门,拿后背贴着门板,看着他小声说“程开然跟那个胖头陀谈完了,他让咱们找个地方,等会过去跟咱们汇合。”

厕所其实有股很难闻的味道,被他弄得烟雾缭绕的,加上这勾人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人间仙境,但其实臭得不行。

然而,地址定在李靳屿家。

因为医院附近没什么能说话的地方,咖啡厅、茶楼,任何公共场所都不□□全,家里更安全些。于是,只能去李靳屿家了。老太太住院,家里现在就他一个人住,所以还挺方便。

李靳屿家在三水塔老街,住这条街的基本上也都是这个镇上一些孤寡老人,灰白的低矮破旧小楼,屋檐落旧,墙皮刮落,满墙的爬山虎,牵牛花。巷口一堆腐烂到天荒地老的厨余垃圾,到处都是很浓的生活气息……

蒲扇老人、练剑老人,围棋摊,象棋摊,早餐煎饼包子铺,一应俱全。叶鞲着李靳屿拐进巷子里,因为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行动缓慢的老人,她感觉时间都慢了下来,但却很没有活力,本来就是个养老街区,年轻人住在这,就感觉有点压抑。

穿过街巷,门口有棵葱郁、姿态凝固的老梧桐树,便是他家。

门很老旧,两道门,外面一道铁门,里面一扇木制门,门角有些发霉,一推开,嘎吱嘎吱作响,比门铃都管用。

李靳屿门都没关,直接进去把老太太的轮椅收到一边,叶髡驹诿趴诿欢,悄悄打量了一下这老屋的格局,其实跟她那间老祖屋差不多,三室一厅,小归小,但五脏俱全。后面还带着一个小院,种了些花花草草,还有一条嗷嗷待哺的小黄狗。

屋内很暗,窗帘关着。格局简单干净,沙发上胡乱丢着几件他的外套,其中一件还是他们第一次在湖边遇见时的adi运动衫,这种感觉很奇妙。

那晚要号码时想的是这么一个大帅比跟自己无缘挺可惜的,从来没想到他们后来会发生这么多事。

心下有些异样。

李靳屿倒没什么异样,随手将沙发上那几件衣服收起来给丢到里间的屋子里。

“那间是你的房间么?”叶魑省

李靳屿扫了眼,嗯了声,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说“要参观么?也没什么好看的,就一张床和几个柜子。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我看到电子琴了,”叶魍了眼,说,“你会的乐器还挺多?”

他从冰箱里拿了瓶冰水,递给她,合上冰箱门说,“小时候什么都学一点,什么都学不精,你不说我唱歌难听吗,反正也没弹多好。”

话音刚落,又把水抽回,问了句“能喝吗?”

叶髂名脸热,没答,一把夺过,以行动证明。

李靳屿勾了下嘴角。

两人坐了会儿,程开然很快就到了,风尘仆仆进门,扬手一推将两个小弟留在门口值守,程开然看了他俩一眼,直接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李靳屿跟叶鞑1抛着,这画面该死的养眼,让程开然有些不适,但还是开门见山问“你们今天是怎么找到我的?”

叶魉担骸罢蛏暇驼饷创螅他猜的。”

程开然看了眼李靳屿,沉思了一会儿,这才对叶魉档溃“你是不是认出了那个翠镶金扳指?”

叶鞯愕阃罚“你也认得?”

“你去北京那几年,你妈妈为了给你赎罪,时常接济我,偶尔会带我回家给我做点饭,后来有个带扳指的男人找过她几次。就是你妈死之前,国庆那周,你碰到的那个扳指男人。我一直在查那个男人的下落,但至今毫无收获,后来有人给了我消息,找到扳指主人了,但是这个扳指在几年前被转手给了今天这个胖子。”

“这个胖子做什么的?”

“他就是做古董生意的。于是,我想办法联系上他,看看能不能从他手中找到一些线索,”说到这,程开然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是为了你,是为你妈妈。”

叶餍a讼拢“我没多想。”说到这,李靳屿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他弯腰捞过,“我去接个电话。”

说完,拉上隔门,转身进到小院。

叶魇贾斩19潘的背影,话却对程开然说,“那北京人走了没?”

“走了,我按照你们教我的,我跟他说了,”程开然点了支烟,“我说下周我妈生日,如果我看不到那个古董戒就不要了。我本来也没打算真买,就是想看看他手里都有些什么渠道的古董货,看能不能找到当年那个男人。他没说什么,倒也没再怀疑我。”

凭着程开然的智商能混到现在,叶骶醯盟也挺不容易的,李靳屿收了线回来,她对程开然说“开开,谢谢你。“

程开然哼了声,不理她。

气氛一瞬尴尬,他看着面前这对演技精湛又莫名契合的狗男女,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算了,我走了,你走不走?”

叶骺戳死罱屿一眼,想说我能再待一会儿么。

李靳屿直接逐客令了,懒洋洋靠在沙发上,对程开然说“把你的妞带走。”

李靳屿开了音乐,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会儿,窗帘比刚才叶魉们在的时候关得更紧了一点,其实他一直都不太习惯太亮的环境。

低摇滚音乐在房间内砰砰砰作响,他其实很喜欢这种低靡的重金属,节奏感强,宣泄度高。但怕扰民,声音开得低,所以听上去有些沉闷、压抑。却实实在在地充斥着房间各个角落,他心里的空虚好像终于被填满了一点。

他坐在房间的电子琴后面,脖子上挂着耳机,仰头后脑勺顶着墙,曲着一条腿踩在凳子上,手搭着,姿态更懒了些。

刚刚医院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想好了没。

他几乎都不用想,他直接说肯定要治,医生答复,要治的话,你奶奶就要转病房,得提前交钱转科室。他奶奶吵着要见他,死活不肯转病房。

他苦笑,他只能消沉这么一小会儿,等会还得去医院哄老太太。哄完老太太还得去挣医药费,当初他最不用为钱发愁,可后来他怎么把自己的人生作成这样的?

早知道,当年就硬着头皮也把大学读完,至少拿到a大的文凭再说。听说985的文凭在镇上不用考也不用面试,直接能进事业编。

但那时,他看见李凌白就会发抖,压根没办法跟她在一起生活,连北京都呆不下去。

他的人生,好像也就这样了,能起什么变化呢?

他无力地笑了下。想到这,他低下了头,搭在膝盖上的手,胡乱地抓了把头发。

心里冒出一个让他自己都很嗤之以鼻的想法。

――要不把叶魉了,勒索个十万二十万。

你骨子里还真是个混蛋啊,李靳屿。

他自嘲地勾唇笑笑。

门外,忽然传来两声重重地拍门声。

“砰砰!砰砰!”

他过去打开门,怔住了,小肥羊又送上门了,他不耐地皱了下眉,“你回来干嘛?”

“我包忘拿了。”

叶髦噶酥干撤,李靳屿回头瞧了眼,微微侧过身,让她进来。

此刻程开然不在,只剩下他们俩,加上这沉重、低沉地重金属音乐,气氛一下变得有些糜烂,李靳屿脖子上搭着耳机,双手抱臂,斜靠在门框上,一言不发地似乎在等她拿了包就离开。

音乐声低缓,叶饔种噶酥肝郎间“我能去上个厕所吗?”

李靳屿人靠着,手从胳膊里拿出来,四指虚虚朝那边一指,请她便。

“哗――“等厕所里,传来冲水声。

叶鞒隼矗李靳屿双手抄在兜里,仍是斜倚着门框,这个房子又矮又挤,他整个人高大宽阔,又有少年人的清瘦,有种反差萌,叶鞲芯跛脑袋都要戳到天花板了,整个人看起来萎靡又委屈。

叶髯吖去,在他面前站定,仰头定定地看他,想问问他是不是又遇上什么事了,为什么看着这么难过。其实她刚刚就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可是被她妈妈的事,分散了心神,也没工夫管这个弟弟。

李靳屿被她这种眼神看得又烦躁起来,他这个位置,刚好能看见一楼小院外,程开然正站在那颗老梧桐树底下,一边抽烟,一边等她。旁边站着两个小弟。三人视线直勾勾地盯着这边。

“还不走么?”他微微勾着背,下巴冲门外一指,嘲讽开口“你的程开然弟弟还在门外等你――”

你这么盯着我合适么?

话落一半,唇便被人含住。

李靳屿脑中炸开,音符跳动热烈。四周那低鸣、轰烈却令人致郁的音乐声好像一点点从他的世界消失。那些从未有过的体验,似乎破土而出,他荒芜的心里,仿佛又抽出新芽,似乎有什么在疯狂生长,那只奄奄一息的小鹿,终于停下了独自舔舐伤口的动作。

那个悲凉的世界,在这瞬间,一切都停止了,悄无声息的。

叶骷衿鸶詹牌松先ゲ恍⌒谋凰β涞陌,拍了拍面无表情说――

“再说我是他的妞,姐姐就上了你。”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