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八章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4 21:09:13
  • 完成字数:7484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叶濛面上笑笑,心里不知在想什么,出奇的没往下接,只淡声问了句,“吃完了吗?吃完我去结账咯。”

欲擒故纵。

李靳屿在心底冷笑,难怪程开然对她又爱又恨。

叶濛结了帐,打了辆滴滴,甚至面面周到地将这两位弟弟妹妹轮番送回家。小姑娘下车的时候对叶濛那叫一个毕恭毕敬,“姐姐,很高兴认识你,谢谢姐姐今晚的饭,姐姐再见。”

叶濛不经心地一笑:“不客气。”

等人走远,她升上车窗,转头问李靳屿,笑得轻佻道:“这位弟弟去哪,回医院?还是?”

李靳屿没什么情绪地扫她一眼,跟司机报出酒吧地址。

叶濛一乐,“去唱歌呀?”

李靳屿没回答,人往后靠,开始闭目养神。

车子重新启动,不慌不忙地开出窄巷,汇入如水的车流中,司机才透过后视镜悄悄打量后座这对男女。一路飞驰的夜景以及忽明忽暗的光从他俩身上鳞次滑过。

其实他俩有些像,同样的散漫,看起来似乎都在虚度时光。只不过,那女孩看起来是享受的,她的心里有一盏明灯。

而那个喉结上有道淡印、戴着耳钉的男人,懒洋洋地阖着眼睛、仰头靠在椅背上,就像一只躲在墙角可怜巴巴的蜗牛,身上背着重重的壳,依旧四处碰壁。他沉溺在晦涩难明的光影里,像是在熬,像是在等一个平凡的结局。

其实从湖边那次偶遇到现在,李靳屿的声音一直都有点哑,有点像树叶摩挲过安静的地面发出的声,显然是声带有些受损没有恢复好就又去唱歌了。

“你很缺钱吗?”叶濛说。

李靳屿靠在椅背上,下颚微微扬起流畅锋利的线条,整个人没动只横斜她一眼很快又闭上眼睛说:“你不缺?”

“我没缺钱到,嗓子都这样了还要去唱歌,”叶濛想起之前小胖提过,他爸死后他妈改嫁,他便跟奶奶相依为命,家里似乎除了小胖和乔麦麦也没见其他亲戚来陪过床,“你奶奶不会靠你养活吧?”

“我奶奶从小身体就不好,只生了我爸一个,我爸死后我妈给了一笔钱,我奶奶没要,把钱全部捐给镇上的孤儿院建楼。”

叶濛稍一迟疑,似乎是没想到他会主动开口说这些。更没想到,隔壁床那个脾气火爆、一犯烟瘾就对李靳屿又打又骂的老太太居然也有这么侠义的一面。不由露出钦佩的表情。

“她只是单纯讨厌我妈。后来生病需要用钱,也腆着脸皮跟孤儿院想要回这笔钱。但人家不搭理她,”李靳屿始终都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这次摔折腿,钱还是我借的。”

“你平时都没积蓄么?”

“老太太基础病很多,平时赚的钱,基本上给她买药续命。我哪来存款。”李靳屿终于转头看了眼窗外,留了个后脑勺给她,

叶濛心下有了计较,问:“小胖……,哦不好意思,我是说你的表弟,他大学毕业就在家打游戏不出去找工作吗?”

“他的梦想是当电竞选手。”

叶濛差点以为自己听错,她忍不住掏掏耳朵,又不敢置信地问了遍:“等等,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他是想当电竞选手,对,就他的水平。老太太都打得比他好。”李靳屿给予肯定后,转过头,就着晦暗不明的车厢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记得乔麦麦吗?那天帮你换装的女孩,我妹妹。她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摇滚歌手。”

“她唱的怎么样?”

“她唱得非常好,也曾有星探找过她,被骗了五十万。所以至今还在卖唱还债,我需要钱,不仅要帮奶奶治病续命,乔麦麦那五十万还是我帮她借的。”

叶濛自始至终都牢牢盯着他。李靳屿偶尔低头瞥她一眼,两人视线在空中一碰,他便轻轻不着痕迹地避开。

“我有点心疼你。”叶濛说。

李靳屿再次往后靠,头微仰,高高大大的身影几乎要将整个车厢占满,气息浓烈,兀自笑了下,比刚才她的笑容更轻佻:“不用,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你如果真的想帮我,那我就劝你离我远一点,如果你只是想玩玩,咱俩现在改个目的地,我可以陪你玩全套。”

李靳屿显然是对以后没有打算的人。

他跟叶濛不同,叶濛的得过且过至少还知道给自己留点养老钱。他纯粹只是活着。

他用最散漫、不屑一顾的态度在警告叶濛,他就是一滩烂泥,别试图接近他。可叶濛呢,她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披星戴月的英雄,从不怕淤泥溅身。哪怕你是再沉重、再肮脏的污浊,只要是她喜欢的,她都会低下身,把手伸向你。

“我以前小时候啊,”叶濛忽然自顾自说,“下雨天最喜欢踩水坑,我妈不让我踩,说脏。别的小朋友都避着走。我偏喜欢把自己溅得脏脏的,就会觉得,别人不敢接近我,不是因为我哪里没做好,而是因为这泥水。”

叶濛转头看李靳屿,见他仍是盯着窗外,耳钉闪着,半开玩笑地说:“你要不要跟我结婚呀,我的财产分你一半啊。我有一百万,本来是准备在北京买房子的首付钱,反正现在我也不准备回去了。你可以拿五十万给乔麦麦还债,剩下的钱都给你奶奶治病呗。”

李靳屿当下觉得这女人应该是疯了。

叶濛不用瞧他表情都知道他会说什么,立马解释说:“你别误会,我不是什么痴情变态,也没那么喜欢你,我就是烦透了我奶奶到处给我相亲,找的男人还一个比一个老。就当我垂涎你美色吧。你放心,尽管我还没那么喜欢你,但我很宠我男朋友的,不信你问方雅恩。”

这番话听得司机都潸然泪下,感动得涕泗横流,忍不住结结巴巴地张开嘴劝:“姑……姑娘,要……要不你考虑下我儿子……”

李靳屿噗嗤一笑,眼中仿佛有落星,侧头瞧她时嘴角还扬着。

叶濛心想,这人眼睛里的小鹿会挠人。

李靳屿下了车,刚甩上车门,随之又听见嘭一声,叶濛也跟着下来了。酒吧门外有条狭窄的田间小路,李靳屿抄兜往里走,184的身高,一身黑色工装风,脚上一双匡威,很随性。表情又恢复了嘲谤:“你下来干嘛?我说了我不结婚。你要想玩玩,随时找我。如果圣母病发作想扶贫,就离我远点。”

叶濛小碎步跟上,二话不说掏出手机,点开某软件,咬着指甲一本正经地搜罗了起来:“行吧,等你唱完歌,咱们找个酒店?”

他脚步微微一顿,没回头,高大的背影立在一旁的路灯下,晚风徐徐刮过,掀翻了盖在马路边的树叶,露出了一只颤颤巍巍连壳都没有的小蜗牛,李靳屿低头盯着看了会儿,随即起步离开,丢下一句,“行。”

李靳屿一进门,那条今天挂着6号牌的小黄狗就迫不及待地扑上来,扒拉着李靳屿那异于常人的长腿,一蹬一蹬似乎要他抱。李靳屿啧啧两声,表情有点嫌弃地揉它下巴,“不抱,多少天没洗澡了你。”

“你都多少天没来了,它想你了呗。”服务员笑眯眯地端着两个还插着柠檬片的酒杯过来,放在门口的吧台上,又说,“小屿哥你嗓子好了呀?”

小黄大概是太兴奋,围着他就是一通尿。李靳屿无奈地嗯了声,“这狗怎么回事?尿失禁?”

“看到你太激动了呗,它太喜欢你了,”服务员解释说,“不过我听你嗓子好像还有点问题,等会给你弄杯菊花茶,今晚人不会太多,你随便唱两首算了。”

话音刚落,叶濛晃晃悠悠从后面走进来,服务员立马堆出标志性的职业微笑,“呀,小屿哥的小粉丝也来啦,正好,小屿哥今晚也在,等会让他多唱几首助助兴。”

李靳屿:“……”

酒吧人不多,叶濛点了杯莫吉托,她盯着酒杯中轻轻晃荡的翠绿薄荷叶,感觉像极了李靳屿,看着干干净净,冷冷淡淡,一尝入嘴,说不出的刺激。

舞池灯灭,五彩灯不再散发着萎靡的光,舞池中央一束白灯猝然打下来。

叶濛其实还没正儿八经听过李靳屿唱歌,他干什么都一副调调,整个人漫不经心地坐在舞池中的高脚椅上,一只脚勾着,一只脚松松地抵在地上。

像什么呢?

叶濛突然想起来,他像勾恺,她的前富家小开老板。他身上的气质,坐姿,都跟勾恺差不多。他腰背其实很直,不是那种刻意地挺拔,他或许只是随便一坐,就直。李靳屿虽然说自己烂到泥里了,可他比勾恺更像富家小开。

他唱的是《大眠》——

“都快忘了怎样恋一个爱,我被虚度了的青春,也许还能活过来,说心疼我的更应该明白,我当然会沉醉个痛快……”

他声音很好听,干净清冽,充盈满耳,一字一字烫着她。

叶濛盯着他。

这时,服务员端着小盘托,弓腰在她耳旁说,“叶小姐,这是小屿哥给您点的酒。”

叶濛蓦然抬头,一杯红艳得像火烈鸟的酒,被轻轻放在她面前。

“什么酒?”

“小屿哥说,”服务员原封不动一字一句重复,“Four,Loko.在中国还有个别称,叫失身酒。”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吧,故事才刚刚开始……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