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深情眼

第二章(修)

  • 作者:耳东兔子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4 21:09:02
  • 完成字数:12314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叮咚,叮咚。

叶濛还没到家,就接到方雅恩的微信。

Fang:我才想起来,巷子街整条街拆迁,你说的那螃蟹馆生意不太好,租了个小店面,具体搬到哪我明天帮你问问。

Fang:你现在在哪呢?不会已经在艳遇了吧?

她坐在滴滴专车里,窗外的风景一掠而过,川流的车灯与夜色交辉相映,在她脸上投下一片晦暗不明的浮光掠影。

柠檬叶:你对镇上的弟弟们有股谜之自信。

Fang:现在的弟弟们,一个长得比一个正。以我养孩子这么多年的经验,找老公绝对找个眼睛好看的,眼睛要是不好看,很容易影响下一代基因的。你看蒋小红,她现在天天就家里嚷嚷着要给女儿拉个双眼皮。

叶濛看着这段对话,脑中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蹦出刚刚湖边那男人的双眼,他是偏细长的凤眼,眼尾微微下勾,不说话不消沉时应该透着温柔,偏偏是这种她最不喜欢的轻狂傲慢性子。

她喜欢乖男孩。

叶濛刚进门,沙发上齐齐整整一家人。乍眼一瞧像进了鹰窟,五六双眼睛如同鹰隼一般齐刷刷的盯着她。她早已司空见惯,视若无睹地上楼回卧室:“小姐少爷们还熬夜呢?明天长黑眼圈可别偷抹我的眼霜,奶奶。”

老太太两眼一闭,直直地朝着沙发背栽倒过去。

“妈!”

“妈!”

“老伴儿!”

众人惊恐万分、前仆后继冲过去。只有叶濛一动不动。但耐不住她大姑急赤白脸一通训:“你还干愣着干嘛!赶紧过来看看啊!你奶奶从小可最疼你!”

叶濛无奈,只得挪过去,刚一走近,意料之中地被人捉住手臂,老太太力气大得惊人,一把将她擒住:“你坐着!”

叶濛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这招屡试不爽。得了,今晚不用睡了。

老太太牢牢拽着她,力大无穷,叶濛叹息,一顿三碗饭的七旬老太,全国都找不出几个。

“你跟我说说,你到底什么意思?我给你找的这一个个,你都不满意。”

“我跟您说过了,”叶濛索性放弃挣扎,捞过旁边的遥控器,自暴自弃地说,“我喜欢比我小的。”

“你本来就这么不着边了,再找个比你小的,你俩是结婚还是准备拆家?”老太太一把夺过遥控器给关了。

叶濛默默翻白眼,视线斜向旁边沉默不语的俩男人。老头和她爹默不作声,淋漓尽致地发挥着叶家男人当花瓶的本事。

小姑倒是悄悄地站到她身后:“我挺支持濛濛找个小的。”

“你给我闭嘴,你就知道无条件向着她,”老太太驳斥道,转向大姑,“你说。”

她点名要最能干且一副精英派的大姑站她那边。

大姑向来明哲保身、不趟浑水,只随口问了句:“那你想找个小几岁的?”

“这哪有标准,一岁两岁不嫌少,七岁八岁不嫌小,”叶濛笑眯眯地说,“我够好说话了。”

老太太差点再次晕厥。刚要骂,叶濛手机接到条微信,脸色一变,不管三七二十一站起来匆忙说:“我不陪你们闹了,我得出去一趟。”

老太太哪肯就这么轻松放她走,“不行,这大半夜的你又上哪去?”

“奶奶,真有急事。方雅恩在家带小孩腿摔断了。”

老太太顶着一张绿油油的万年青苔脸,面无表情地说:“这个理由已经用过了。”

叶濛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行吧,”叶濛灵光一闪,当即又编了个理由,“我出去找男朋友,其实我最近有在处,这不是不想打草惊蛇嘛。等我跟他关系确定下来就带回来给您看行不行?”

时针指向十一点,走廊昏暗。病房里灯光明亮,静谧无声,吊瓶缓缓在往下滴。

“干嘛,想抽烟?”

方雅恩听见这话,将目光转到隔壁床。隔壁床是个老太太,听说洗澡踩到肥皂滑倒,髋骨断裂,上了三枚钉。陪床家属是她的孙子,长得很帅,是那种少见的皮骨都帅。

“说了,不让抽。”隔壁床的老太太手刚伸出去,便被帅哥毫不留情地拍回来。老太太吃疼,立马举报偷笑的方雅恩——

“她刚刚都抽,你看,帘子还在冒烟。”

帅哥眉骨微微一拧,方雅恩愣住,立马胡乱对着空气拍散余烟,“没有,我还没做手术,抽根烟缓解下疼痛,抱歉啊。”

“没事,我奶奶烟瘾重,”帅哥挺好商量,没什么表情地叮嘱了句,“你最好不要当她面抽。”

“你不抽烟?”方雅恩盯着他的手,好奇地问了句。

这男人的手很好看,修长瘦直,骨节清晰,又白。仔细看,才会发现,食指和中指指尖颜色偏麦色。他年纪这样轻,没个几年抽凶烟的历史,不会这样。

“不抽。”他说。

病房刚安静下来两秒,老太太又不安分,指着电视机上威武霸气男主角的天价红酒,对她孙子说:“李巴豆,我要喝这个酒。”

方雅恩震惊于这老太,太暴殄天物。这么好看一帅哥,名字起得也忒草率。

男人茫然从手机中抬头,扫了眼,随即低下头:“买不起。”

老太太俩眼珠骨碌碌地盯着他,不依不饶:“让小江买,小江买得起。”

“她凭什么买?”

“你俩不是男女朋友么?”老太太悄悄凑过去,在他耳边出主意:“你不是马上要生日了吗?让她给你买生日礼物。”

男人低头发微信,嘲讽一笑:“我跟她只见过两面,就张口跟人要生日礼物,您觉得合适吗?”

“你是不是不喜欢小江?”老太太气鼓鼓地说,“不喜欢你就说,我让人再给你介绍一个,刘大爷那孙女怎么样,人家说了不用你买房买车,也不用彩礼,陪嫁还给三十万呢。”

因为那姑娘是个哑巴。方雅恩在心里补了句。

“这样吧,您把我卖了吧,至于卖多少钱,全凭您做主。卖了的钱,您就拿着吃喝玩乐周游世界,我去给人当上门女婿伺候人一家老小,怎么样,您满意吗?”男人倚着墙说。

这对祖孙真够凶残的,说话句句都往对方心窝戳。

老太太一枕头飞过去,“你滚!”

男人散漫一笑,冲墙角正在打游戏的小胖子说,“你看着奶奶,别让她跟隔壁姐姐借烟。”

方雅恩这才注意到,角落里还有个小胖子。

等叶濛到病房,时针指向十一点十五,小胖子一局还没打完。

叶濛诚挚跟方雅恩道歉,发誓再也不拿她生命安全当借口。方雅恩佯装冷脸要求十顿螃蟹,叶濛讨价还价,五顿。两人正死乞白赖闹着,唰——横过来一只手,头顶突然传来低沉清越的声音,“你的外卖。”

两人顿时停下来,顺着这只清瘦的手臂瞧上去,叶濛两眼一抹黑,当头一棒,这不是几小时前在湖边她主动索要微信那小帅比吗?

小帅比拉链永远封得死死的,衣领竖着,黑色耳机线仍是穿在衣领外面。

其实她对长相不是太确定,第一反应就觉得这男的帅,紧跟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直到看到耳边那颗亮闪闪的耳盯,湖边画面就猛然撞入脑海中。

两人视线猝不及防地在空气中轻轻一碰,在昏昧的病房,眼神便多了奇遇。

帅比倒没她这么意外,几乎没在她身上停留,对方雅恩说:“外卖十点之后送不到病房,统一放在一楼快递站。要家属下楼拿,刚碰巧遇上,我就帮你拿上来了。下次你注意下时间。”

方雅恩忙说谢谢,跟已经愣出神的叶檬眨了眨眼,介绍:“这是隔壁床奶奶的孙子。”

男人没看叶檬,给方雅恩周到地递了张名片:“这是志愿者电话,没人陪护的时候,需要帮忙可以找他们。”

方雅恩感激涕零,回敬一张自己的名片,“我做西服的,有需要可以找我。要不加个微信?未来半个月可能会打扰你们。”

他俩加完微信,方雅恩顺势发了一条微信给她。

Fang:十顿螃蟹,帅哥微信。

柠檬叶:这男的微信恨不得挂在脸上给人扫,我才不加。

Fang:你哪来的误解?人家有女朋友了。

柠檬叶:有女朋友?更渣。那你还推给我?

Fang:谁说我要推给你了,骗你十顿螃蟹呗。

叶檬懒得搭理,饿得前胸贴肚皮。两人火速解决完三桶钵钵鸡,方雅恩闲着没事就跟一旁的小胖子聊了会儿,“他真的叫李巴豆?”

“那是小名,我哥小时候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他妈妈丢过一次,是我姨奶奶冒着大雪给抱回来的。别看我哥现在这么白,我姨奶奶说他小时候就瘦黑瘦黑的,跟个小巴豆一样,就叫了这么多年。他本名叫李靳屿。革斤靳,岛屿的屿。我们是表兄弟。”

方雅恩默默重复,叶濛压根没兴趣听,坐在一旁刷朋友圈回留言,好友问她什么时候回北京。

“你哥不是本地人吧?看着不太像。”

“我哥四年前过来的。我表叔死了,表婶改嫁,他就跟我姨奶奶相依为命了。”

“那你哥是做什么的?”

小胖子是典型叶濛喜欢的乖男孩,一五一十交代的老老实实:“他赚钱的什么都做的,帮人看店啊,或者帮人剪剪片子,偶尔也到酒吧里帮人唱唱歌,他除了不会开车,好像别的都会点。”

“没考驾照,还是什么?”

“有驾照,就是不太开。”

“他女朋友呢?”

“在北京做律师,长得可漂亮了。听说年收入有七位数。”

“本地人?”

方雅恩跟叶濛目光下意识互相刮了眼。

要真是本地人还在北京做律师,长得可漂亮、还姓江,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叶濛只觉脑仁隐隐作疼。

“是的,宁绥人。”

两人几乎同时试探地开口:“江露芝?”

小胖子诧然,立马放下手机:“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啊,那简直是,叶濛过去十年寒窗生涯的噩梦。不可否认的是,江露芝确实在北京混得如鱼得水、那叫一个相当好,两人同在一个老乡群,几乎不常见面,但也经常听说这位姐姐的辉煌战绩。年收入百万是真的,长得也真漂亮。

叶濛跟江露芝的关系,用方雅恩的话来说,论长相,叶濛可能甩她一条街,但论手段,江露芝可能甩她十八条街。还是那句话,叶濛懒得争。上学时,俩人可能有过龙争虎斗一王八池呆不下俩瘪的状态。叶濛高中读了五年也是想考个更好的院校,但最后种种原因还是只上了个三本。而且自从叶妈妈死后,叶濛就有点得过且过的意思了。

但有件事,叶濛不得不提——在她回来前一天,江露芝明明已经跟相恋十年的北京男友领了证。

“镇上没人知道江露芝结婚了,这事儿我估计她妈都不知道,江姨要是知道,能飞去北京把她腿打断。毕竟江姨一直想让她找个本地的。”

“保不齐李靳屿就是知道呢?他万一就是心甘情愿当小三呢,毕竟江露芝是个富婆。”

“怎么可能,他要是知道,小胖子能这么大声昭告全天下他俩的事吗?”

“那李靳屿如果知道自己成了小三,会不会发疯?”

事实上,李靳屿没有发疯,两人当时在电梯口,他准备下楼预缴住院费,叶檬正好回家,于是便将这件事告知他,但并没有等来预期中的表情,哪怕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电梯间灯光刺眼,李靳屿大概也是等烦了,微微拽了下帽子遮光,清秀锋利的喉结在灯光下尤为明显,露出一种道德感极低的冷淡眼神,“哦,知道了,还有事吗?”

叶濛有时觉得这男人眼底就像藏着一只温和的小鹿,小鹿的眼睛里还藏着星星。他明明应该是很温顺的。可是,那只小鹿却把星星藏起来,满眼写着,我没什么道德,别企图绑架我。

“你第一天认识我,可能不太知道,我这人就挺垃圾的。”他不咸不淡地说。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李靳屿:爷什么心理素质没有?

微博上的小段子都是突然的灵感所致,基本上没有售后服务,以正文为主哈。

这就是一篇很普通的都市婚后文。不是什么特殊职业,男女主都是新闻系毕业的。

女主是做公关。

感谢在2020-01-01 08:11:16~2020-01-02 19:12: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宁蓝shmily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漂亮妹子好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嘿菇菇菇凉 3个;陆十下、琅酱、漂亮妹子好、徐嘉衍的徐不羁是七月、星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漂亮妹子好 54个;嘿菇菇菇凉 7个;糖十六敲可爱 5个;你hin甜了、叽哩吧啦蔡loveKitty、Tae、小咸鱼一条 4个;许喵、徐嘉衍的徐不羁是七月 3个;鹿港小镇、宁蓝shmily、星晴、叶昔、张张张张娉、(●—●)、寒时key_、我想喝奶茶 2个;初.、宇氏专属快乐秘籍、34935528、大米、?s??、曼梋呀、KSuffle、十五、予以Douceur、月月与蓝色月光、あなたのもの、墨tff、24758109、蛋蛋不吃饭、源来是小肥呀、嘟噜噜、朝听南风凪、HHHHHHHH、S709、我真的不想写作业、DHZhuo、Stavior.、akkkkkko!!!、一根不能吃的竹子、27767865、卞卞卞ss、Reserverrr、一只小透明哎哎、CC_芽芽_CC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梦境现实 59瓶;暴走R 40瓶;奶蓝波波冰 36瓶;Darry 35瓶;寒时key_ 30瓶;18263124 26瓶;乐陶陶 19瓶;ellyn 18瓶;子雅呀! 11瓶;曼梋呀、徐嘉衍的徐不羁是七月、流年逝水、舔舔望仔牛奶、6qchun、萝卜高、29664779、豆子就爱喝豆浆、20909601、小歪、时光无声 10瓶;无敌大王yule 9瓶;悦读时光 8瓶;大倩、迷藏 6瓶;初见、劈叉的猪猪Dann、倦桃、灰灰、37337978、_蓝芜_ 5瓶;pingpingya16、Anne、云中仙盟倾城 4瓶;Serendipity、南七不信 3瓶;听雨、RJ、yxxxx_、101920、咕噜咕噜ww、丹宇、大橙子、LYT、ycxhc、?s??、鬼怪哈哈、范丞丞小可爱、Q、emmmmmmmm、。 2瓶;桔柚、soyh、向南以冬、隆平、黄小夕、南黎潇湘、求你考研吧、叽哩吧啦蔡loveKitty、sunshine、西瓜啊哦、林向屿、归路.时间默笙、Katelyn、CC_芽芽_CC、一一、秋笙&L硕、??阿喜?~~、Arrientty、差点小清新yy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阅读深情眼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