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九重娇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结局

  • 作者:斑之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2-14 12:57:46
  • 完成字数:5390

她澄清透彻的双眸微红,说话间情绪一时没有控制住,泪水就夺眶而出。

“你是不是真的下定了决心,死活都要嫁给霍去病?”

元暶浑身轻颤了一下,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她俯身拜道:“母后,恕元暶不孝……”

元暶破涕为笑地道:“您刚刚答应了,红口白牙说出来的,哪能反悔?”

阿娇见她一下活了过来,便又把自己从前的担忧半虚半实地和元暶说了。

她自然不会和元暶说霍去病可能会战死沙场,只是提了提其中可能生的凶险。

她拉着元暶的手告诉她,她从前不同意就是怕霍去病有个什么好歹。

元暶的泪顿时又要流下来,母后这段时间如此坚决地反对她的婚事,她的心里也未尝没有怨过。

哥哥知道了她的怨怼,就来跟她说似他们这样的皇子帝女,婚姻大事本来就是身不由己的。

母后若是真不许她嫁给霍去病,她又能怎么样?

用一死了之来报答母后的生养之恩吗?

元暶吓了一大跳,望着哥哥摇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哥哥便又劝她说,她自幼就受尽父皇母后的宠爱,从来都是要什么就有什么。

母后如何又愿意和她闹得这般僵,伤了母女间的感情,想必是真有什么难言之隐。

元暶那个时候还不信,但如今听母后娓娓道来,心间被说不出的心酸感动泡的软。

母后只是担心她过不好啊。

元暶握紧阿娇的手,肯定地道:“母后,我一定会过的平安喜乐的。”

阿娇含泪哽咽点头,她在心中道会的,会的。

既然找出了霍去病早亡的原因,那也就能早作防备,必然不会叫霍去病像前世一样在绽放了耀眼光芒后就猛然坠落。

元狩五年春,元暶长公主许嫁给大司马骠骑将军。

因着元暶长公主年纪尚小,天子同皇后舍不得******,要留到十七岁才出嫁。

但婚事已然是板上钉钉了,元暶终于放下心了。

越明年,边郡遭匈奴小股骑兵袭击,霍去病领兵出击,全胜而还。

捷报传到宫中,阿娇欢喜的几乎落下泪。

虽然还算不得十分保险,但总算已经逃避开了前世的结局。

阿娇相信人定胜天。

元鼎二年,汉在浑邪王故地设置酒泉郡,后又分置武威郡,迁徙内地人民一此居住,以隔绝匈奴与羌人的通道。

同年,二使西域的张骞终于回转。

张骞此行恰逢乌孙内乱,没有达到劝说乌孙东归的目的。

但访问了中亚的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等国,扩大了大汉帝国的政治影响,增强了相互间的了解。

张骞一行偕乌孙使者数十人返抵长安。

此后,汉朝和西域各国经常互派使者,大者数百,少者百余人。促进了双方贸易的展,形成了商胡贩客,日款于塞下的景象。

元鼎四年冬,天子始巡郡国。

御驾黄河至河东陇西再北出萧关,到新秦中射猎,至边地勒兵而归。新秦中或千里无亭徼,于是诛北地太守以下地方长官,而令民得畜牧边县。

天子巡视天下后,越注重与民休息,下令于朔方、酒泉、汝南、九江、泰山皆大兴水利,引河及川谷以灌溉农田。关中亦开凿龙、灵轵、成国等渠以灌溉田地,大者可溉田万余顷,其它小型水利工程更不可胜计。

是年,南越王婴齐死,其子兴继位,其母樛氏为太后。

赵兴以太后意上书汉朝,请比内诸侯,三年一朝,废除边关。

天子准其所请,颁赐南越丞相以及内史、中尉、太傅印,其余官署准许南越自行设置;并废除南越旧有的黥、劓刑,采用汉朝法律。

南越丞相吕嘉势力很大,因反对南越内属,与大臣阴谋作乱。

次年,武帝得知吕嘉违抗政令,南越王和太后势孤力弱不能制胜吕嘉,由霍去病亲自领军平叛。

元鼎五年西羌连结匈奴反汉。

西羌以十万人攻安故、围枹罕。

匈奴亦攻入五原,杀太守。

霍去病领军击匈奴,卫青平西羌,均大胜而还。

至此,说是天下承平也是不为过。

天子自幼所望,终于得以实现。

元鼎六年,天子******元暶长公主下嫁大司马骠骑将军,声动天下。

天子高高兴兴地嫁了女儿,晚上回来却忍不住对着阿娇垂泪。

阿娇微微莞尔,“从前劝我答应他们的婚事时,你是怎么说的?

现在又舍不得了?

元暶就嫁在长安城中,近的很,你想她就随时叫她进来。”

她望着情绪渐渐缓和下来的刘彻,淡淡地道:“臣子们都说长幼有序,没有妹妹先成亲的道理,是你蛮横霸道地决定了元暶的婚事。

如今元暶也已经成亲了,暠儿的婚事,我们也该抓紧了。”

她熠熠生辉的双眸在灯下仿佛会光般,一如从前年幼时。

后元元年三月,六十九岁的皇后病死于温室殿。

天子大痛,谥封“圣献”,入茂陵。

陈皇后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拥有独立谥号且为复谥的皇后,皇后加谥由此始。

后元二年,天子病逝于五柞宫,谥号孝武皇帝,庙号世宗,葬于茂陵。

陪伴他的是毕生所爱——圣献皇后。

但阿娇想了又想,还是把这个可能性给否决了。

霍去病不幸喝了这样的水,染上了瘟疫,才暴病而亡?

阿娇大梦初醒般地从榻上猛然坐起来,她有一种终于触摸到真相的感觉。

霍去病自小习武,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太多,若是真生病,也不该在短短几天内就死亡。

卫青也是连年征战,都活到了四十六,霍去病没道理是因为体弱。

霍去病向来喜欢轻装上阵,以保障行军的度,就地取食是他的惯常做法。

匈奴人若是起了坏心,左右打不过,便用腐烂的死人来污染沿途的水源也不是不可能。

阿娇心疼地搂住她,“好了,好了,别哭了。

再哭,就不许你嫁给他了。”

一定是瘟疫,不然无法解释霍去病的暴病而亡。

难道是连年远征的艰苦对霍去病的健康造成了不可治愈的伤损,何况这时的医疗水平也有限,是以霍去病在急行军中一旦病,便是致命。

你总要离开母后,去过你自己的日子。

你的人生终究是你自己的,母后不该替你做决定。

阿娇望着在榻前跪着的元暶,轻轻咳嗽了一声,待元暶仰起脸,便郑重其事地问她。

清泪划过她的脸庞,犹如雨过白莲。

阿娇心下大为痛惜,元暶夹在母后和心上人之间,这些日子必定是心力交瘁。

她伸出手摸了摸元暶明显清瘦下来的脸庞,止住元暶的话,笑着道:“你大了,母后总不能还把你当小孩子一般看,还什么都替你做决定。

你既然喜欢霍去病,那就嫁吧。”

她笑了笑,真心地道:“只要你开心,那就好了。”

元暶不敢置信地望着她,满是讶异,待见了阿娇冲她肯定地点头,她的眼泪瞬间就喷涌出来。

短短两天之内就死去,如此致命,又是在远征中。

不会是因为死人太多造成了瘟疫,污染了水源。

阅读九重娇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