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权相红妆

第414章 富贵险中求

  • 作者:时九
  • 类型:玄幻奇幻
  • 更新时间:03-08 22:53:17
  • 完成字数:10154

皇宫。

此刻宫中所有的御医几乎都聚集在了荟萃宫内,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安静地候在一旁等候结果。

昨夜倾尽了太医院的人力物力,才保住了顾听雪小姐的一条性命,若是今天之内她能够醒来便算是脱离了危险,可若是不能,只怕是一缕香魂魂归天外。

南宫振天坐在殿内的椅子上,手衬着头,神色难掩疲惫。

“陛下,您先去休息吧,顾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一旁的叶公公出言相劝。

南宫振天摇了摇头,“她……毕竟是为了救朕才会重伤危及性命,若是朕离开岂不是被他人视作无情无义的小人。”

这时,外面候着的一位小太监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陛下,凝贵妃她从昨夜一直跪到现在,已经快支撑不住了,陛下可要见贵妃一面?”

南宫振天皱着眉,神色冷厉,“东方家的事情朕没有迁怒于她已是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她竟然还敢为将军府求情!”

然后一挥手将面前的奏章和茶盏拂落在地,“让她滚回自己的宫殿,不要留在那里碍眼!”

“是。”传话的小太监战战兢兢地离开了。

东方凝跪在汉白玉砌成的台阶上,脸色苍白,眼圈下面带着微青,因为跪地太久了未沾水米唇看上去干燥而苍白,整个人看上去狼狈极了。

见小太监出来,她眼中迸射出一抹光,急切地问,“陛下怎么说?是不是愿意见我了?”

“贵妃娘娘,”小太监行了一礼,“陛下让您先回宫殿。”

“不可能,不可能,本宫的父亲肯定是被冤枉的,本宫一定要见到陛下!”然后大声地喊,“陛下,陛下,求求您见见臣妾一面吧!”

小太监叹了口气,“贵妃娘娘,您这又是何必呢,这件事情陛下没有牵累娘娘与殿下公主三人娘娘应该觉得万幸,怎么还能为此事烦忧圣上呢!”

然后一挥手,吩咐,“将凝贵妃娘娘送回去!”

“你们敢,我可是贵妃!”凝贵妃眉目一横,冷斥一声。

那些侍卫们果然顿住了。

“贵妃姐姐真是好气魄!”一道清亮的女声传来。

大家都看了过去。

聂清婉穿着一身水绿色宫装,眉眼清丽,身姿婀娜,见凝贵妃也看了过来,她微微一笑,“凝贵妃姐姐今日怎么还跪在这里?莫不是还在为东方老将军求情?”

东方凝眸光狠辣地看着她,“聂清婉,你少在本宫面前耀武扬威,本宫进宫侍候陛下之时你还不知道在那里玩泥巴呢!”

她和聂清婉向来不和,不,应该是整个后宫就没有一个和聂清婉交好的。

聂清婉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却是后宫中最受宠的女人,皇后都不能随意出入的清心殿她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小贵妃竟然能自由出入,这如何不让后宫中的妃嫔嫉恨!

聂清婉不在意地笑了笑,“确实,毕竟贵妃姐姐年长臣妾十多岁!”

东方凝脸色更狠,盯着聂清婉,那目光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一般。聂清婉这个贱人竟然敢嘲笑她年纪大!

聂清婉将东方凝的神色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一勾,“妹妹还要去看陛下,就不在这里陪着姐姐说话了,”停顿了一下,看向了那些侍卫,“凝贵妃跪了一夜身子不适,你们送贵妃回宫!”

“聂清婉,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她将军府还没倒呢,就算是倒了,也没有她说话的份!

聂清婉看着东方凝,“有没有本宫说话的份,姐姐很快就清楚了!”说完之后再看了一眼那些侍卫,目光一厉,“怎么?没听见本宫的话?”

那些侍卫连声道不敢,然后上前看着东方凝,“凝贵妃,请!”

东方凝瞪大了眼睛,“你们竟然敢这么对本宫,这是大不敬,本宫要摘了你们的脑袋!”

聂清婉在东方凝面前蹲了下来,目光悠悠中带着两分怜悯,“贵妃姐姐在宫中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懂宫中的规矩,宫中啊,最不缺的就是那些有眼色懂得见风使舵偏偏还喜欢攀高踩低的人!”

在东方凝阴狠的目光下,她伸手轻轻地拍了几下东方凝的脸颊,“本宫记得初入宫之事贵妃姐姐可是尽心竭力地照顾妹妹呢,而我呢从来是个有恩必报的人,往后姐姐的宫殿势必不会冷清!”

说完就站起了身,东方凝自然是明白聂清婉的言下之意,目光怨恨地看着她,“聂清婉,我现在是一时失势,但是将军府还没有倒下,本宫不会放过你的!”

“那也得姐姐有命活到那一天不是?!”聂清婉笑地温婉。

“聂……”

“嘘!”聂清婉将手指放在唇边,“姐姐呀,如果本宫是你,现在就会想想如何解了将军府此刻的困局,而不是在这里与本宫一介后妃逞一时之气,毕竟若是将军府真的倒了,姐姐的好日子才也真的来了!”

然后聂清婉目光一收,“还不将凝贵妃送回去!”

“是。”

东方凝没说话,只是看着聂清婉的目光如淬了毒一般。

东方凝离开后,聂清婉身后的大宫女上前两步,“娘娘,您今日此举,算是彻底得罪凝贵妃了!”

聂清婉不以为意,“那又如何?这些年本宫和她关系素来不好。”

宫女轻叹了一口气,神色不无担忧,“可是那凝贵妃毕竟入宫多年,且身份是将军府嫡出小姐,她在宫中根基颇深,这今后指不定要怎么对付娘娘呢!”

而且凝贵妃气量素来不大,肯定咽不下今日这口气,说不定回去了就商量要怎么对付娘娘。

“本宫,就怕她不对付!”聂清婉浅笑,目光却渗着凉寒。

“娘娘?”宫女意外地看向聂清婉,然后压低了声音,“您今日是故意的?”

聂清婉没回答,只是笑了笑,“本宫去看看陛下。”

宫中之人都知道聂清婉深受陛下宠爱,连清心殿都可以自由出入,现在她去荟萃宫自然也不会不长眼地拦着,所以她毫无阻拦地进了大殿。

刚看见南宫振天的身影,他威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在外面为难凝贵妃了?”

声音不辨喜怒,只有深沉。

聂清婉略行一礼,并未否认,“陛下,臣妾与贵妃姐姐之间关系素来不佳。”

南宫振天冷笑一声,“你承认得倒是爽快!”

“臣妾与后妃关系不和,这不是陛下一手促成的么?”聂清婉淡笑着说。

南宫振天眼睛微微一眯,神色似有愠意,“聂清婉,注意你的身份!”

“臣妾自然不会忘记,臣妾是皇室暗卫,为了陛下的暗卫才以妃嫔的身份留在后宫,为的就是防止后妃们与朝臣们暗中来往。”聂清婉神色依旧很淡,语气不卑不亢。

闻言,南宫振天瞬间掐住了聂清婉的脖颈,新上的茶盏泼了聂清婉一身,顺着她的裙摆滴在了地上,南宫振天手上力气渐渐收拢,待到聂清婉脸色发白的时候才骤然松开她。

聂清婉跌在了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朕既然能给你无限荣宠,自然也能随时要了你的命!”南宫振天开口,冷酷而又无情,“朕需要的是一朵聪明的解语花,但太过聪明不是好事。”

聂清婉低眉顺眼地应了声是。

“昨夜之事你怎么看?”南宫振天神色恢复如常,问。

聂清婉理了理衣襟,在椅子上做好,刚才那生死一瞬的事情似乎没有发生过一般,她依旧容色温和淡然,“陛下是指将军府的事情还是听雪姑娘一事?”

南宫振天看向聂清婉。

“将军府一事如今情况未明,证据不足,臣妾不敢随意揣测,至于听雪姑娘,”她顿了顿,“陛下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不是?”

南宫振天沉默了很久,才幽幽地道:“是啊,朕是有了答案。”

他既然能稳坐皇位这么多年,又怎么会看不明顾听雪的那点心思。

“陛下既然明了那现在可是在想如何处理听雪姑娘一事?”聂清婉问。

“你可有见解?”

聂清婉一声轻笑,“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这两者之中的道理听雪姑娘可是都占了。”

昨夜在国宴之上甘冒生命之险救了陛下,但昨天她那个时候那个地点出现也算是毫不避忌地将自己的目的公之于众。

她用性命救了陛下,却并非是全无目的。

所以从一开始顾听雪就在赌,而且是一赌两份。其一是她有没有那个命活下来,其二是陛下在知道她的意图后是否会成全她的目的。

赌注很大,所求也不小,配得上她的赌注。

“清婉不愧是朕的解语花!”南宫振天笑了笑,然后看向她,“撇开昨夜之事不谈,你觉得顾听雪如何?”

聂清婉沉吟了片刻,“臣妾听闻这顾听雪是顾府收养的孤女,但也有传言说她是顾慎私生女,被接回上京不足两年,顾夫人善妒,顾大小姐跋扈,两人都不是好相处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听雪姑娘依旧能成为上京中唯一一个能与安家大小姐相提并论的女子,想来也确实是个人物!”

安洛离当为世家小姐楷模,但这上京双姝另一姝也不简单。

只是这顾听雪进宫,当真是为了成为人上人么?!

此刻,内殿。

顾听雪躺在床上,精致的面容苍白如雪,双目阖着,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半点生气。

御医都在外面候着,殿内只留下了一位宫女侍候。

宫女身高比之寻常女子高挑了些,生的不算好看,皮肤有些蜡黄,但是那一双眼睛确实温润中带着几分冷酷,就这样站在床前看着床上昏迷的女子。

然后在床边坐下,伸手抚上了顾听雪的脸颊。

“怎么说你呢,还真是性命都不要了!”那位宫女一开口,豁然就是男子的声音,声音很轻,如情人间的低喃。

“顾听雪,你若是再不醒过来,别说报仇了,你连性命都保不住,到时候你所做的这一切可就都是功亏一篑了!”男子道。

“你放弃了那么多,难道就是为了这样一个结果么?”

床上的女子没有任何动静,依旧是静静地昏迷着。

“你知道么?昨天沈青辞也在现场呢,他看着你受伤,你说他会不会心疼?”男子幽幽地开口。

听到沈青辞这个名字,顾听雪微皱了一下眉。

“果然,提到沈青辞你才有点反应!”男子声音很是阴森冷酷,然后冷笑了一声,“不过你别想了,沈青辞早已对你无意,不然以他千机山庄少庄主的能力,难道还进不了皇宫,我看他是早就忘记你了!”

顾听雪紧皱着眉。

“顾听雪,你给我醒过来!”他冷声命令。

顾听雪紧皱着眉,似是极为难受。

男子捏住了她的下巴,“我送你进宫可不是让你来送死的,我告诉你,你若是不醒过来,我就杀了沈青辞给你陪葬,你不是喜欢他么?我告诉你,你如果真的死了,我拼尽一切也要杀了沈青辞!”

他的话音刚落,床上昏迷的女子眼眸豁然睁开,眸底寒光万丈,“你敢!”顾听雪看着那人,声音冷地恍如淬了寒冰。

男子松手,唇边的笑渐渐冷漠,讽刺而又嘲弄地看着她,“顾听雪,你还真是长情啊!”

顾听雪冷眼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我担心你死在皇宫。”

“明目张胆混进皇宫,你胆子倒是不小!”顾听雪道。

男子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神色亲昵而又冷漠,“你好好休息,我去告诉陛下你醒了。”

说完话转过身,男子的神色已然就变了,怯怯如寻常的宫女。

“御医,顾小姐醒了。”他说了一声,很快,候在外面的那些御医都进来了,就连大殿中的南宫振天和聂清婉也随后走了进来。

“怎么样?”南宫振天进来的时候,御医正为顾听雪诊脉。

“陛下,顾姑娘虽然已经醒了,但是受伤颇重,仍需好好休养,不过已无生命危险。”御医跪了下来,说。

“你们都退下去吧,这段时候在荟萃宫轮班值守,务必好生照料顾姑娘。”南宫振天对着那些御医说。

“臣等遵旨!”说完那些御医便退了下去。

殿内一下子就显得空荡了。

聂清婉这时才认真地打量床上的女子。

绝色,当真是绝色!

这样有容貌有心计有手段的女子,若是进了宫,只怕宫中会热闹许久。

“顾小姐没事吧?”南宫振天眼中也有惊艳之色。

虽然对这位上京双姝之一的顾听雪早有耳闻,但是这样认真地打量着看也是第一次。

就这样的容貌,比之安洛离丝毫不逊。

“无碍,多谢陛下关心!”虽然顾听雪想成为南宫振天的妃嫔,但是回应依旧不热络。

宫中多得是千娇百媚对陛下百依百顺的女子,她只有不一般,才会被另眼相待。

而且,让她献媚,她也确实做不到。

聂清婉一挑眉,只是浅笑着没有说话。

“没事就好,你毕竟是为救朕而受伤,若是有什么万一朕心中也过意不去!”说完之后,他看向了那名扮作宫女的男子和聂清婉,“你们都先下去吧,朕有些事想与顾小姐商量。”

“臣妾告退。”聂清婉并不意外。

那男子神色微顿了一下,也行礼退了下去。

聂清婉看着那名男子背影,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来怪异在那里,便开口道:“站住!”

男子停了下来,“婉贵妃。”

“你是那个宫的?本宫瞧着怎么这么眼生?”聂清婉其实也就是随意一问,她在宫中的时间虽然不短,但是极少在宫中走动,对她来说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觉得眼生。

不过这个,眼生之余还有些怪异。

权相红妆

阅读权相红妆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