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权相红妆

第411章 她真是太亏了

  • 作者:时九
  • 类型:玄幻奇幻
  • 更新时间:03-08 22:53:15
  • 完成字数:9350

“怀……”怀书看着怀砚偷偷摸摸地站在一丛绿竹后面,走过来正想喊他的名字,怀砚忽然看了过来冲着他做了个“嘘”的手势,见状怀书不仅没再说话,连脚步都放轻了。

轻手轻脚走到了怀砚的身边,压低着声音问,“怀砚,你在这儿做什么?”

怀砚没说话,只是朝着不远处的木樨树努了努嘴。

怀书看了过去。

木樨花依旧开地繁盛,淡淡的雪青色花朵开满了一树,但最惹眼的,还是木樨树下坐在轮椅上那道容色清绝的墨衣少年。

此刻少年一手握着白玉茶杯,另一只手微微摊开,掌心有一朵雪青色的木樨花。

墨衣少年低头看着掌心的木樨花,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而且还是那种眉梢眼角唇瓣都带着非常明显的笑。

甚至……看上去笑地有些傻气!!

怀书瞪大了眼睛看着,皱着眉就要冲出去,被怀砚给拉了回来,“你干什么?”

“公子中邪了!”怀书看着怀砚,一脸认真道。

公子清雅孤绝,超尘拔俗,情绪一向很是内敛,什么时候会笑地这么痴傻?!肯定是中邪了。

怀砚看傻子一般地看着怀书,“你有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心中轻叹了一口气,就怀书这脑子,谢家那位小郡主到底是怎么看上他的?因为怀书的厨艺么?

在他看来,怀书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手好厨艺了。

“连世子离开了。”怀书看向怀砚,“那又怎么样?”

“肯定是因为连世子,”顿了一下,怀砚又补充了一句,“说不定公子和连世子真的在一起了。”怀砚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你们二人在那里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一道非常愉悦的声音传来。

怀砚和怀书齐齐看了过去,只见墨衣少年正看着他们藏身的方向,凤眸含笑,唇角扬起的弧度压都压不住。

看上去有一种艳绝众生的清矜和煦,漂亮地不像话。

怀砚率先走了出去,“公子,”然后试探地问了一句,“连世子离开了?”

闻言,玉子祁唇角的笑意更明显了,眼神都柔和了很多,“嗯,”想到刚才连枢离开的背影,他莞尔地笑了笑,“大概躲着懊恼去了!”

话语里面是不加掩饰的宠溺。

看着这样的玉子祁,怀书心尖抽了抽。他家这般清雅绝尘的公子以后就是连世子的了!!

“今日给你们放假,另外,隐卫以及玉府所有下人今日每人都赏五两银子!”玉子祁愉快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操控着轮椅愉快地离开了。

他在经过怀砚怀书身边的时候,两人都觉得自家公子那愉悦的心情像是下一刻就要哼起小曲儿一般。

两人被震惊得在原地愣了半晌。

“还是……要驱邪的吧!!?”怀书默默地说了一句。

这春心荡漾的,也太不像公子了!

“或许可以试试。”怀砚看着兀自傻笑的玉子祁,默了默,缓缓道。

不得不说,玉子祁很了解连枢。

连枢离开桫椤之林后,并没有回连王府,而是在泤水河畔停了下来。

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半挑,瞠着眸子似是半晌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连枢,你是怎么一回事?

亲了也就亲了,以前又不是没亲过!

可是亲了你跑什么?

吃干抹净不负责了么?

可你这别说抹净了,你吃了么?

并没有。

告了个白就只是亲了一下脑门,你自己还就给跑了?

连枢你这也太亏了!

亏了,是真的亏了!

亲一下怎么够,都表白了怎么着也应该拉手亲吻一起困觉给做全了呀!

她太亏了!

连枢内心活动还没有感慨完,一道妖娆的嗓音就从身后缓缓响起,“啧,你这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躲这儿纠结来了?”

听声音连枢就知道来人是谁,也没有转头,依旧看着面前波光粼粼的水面。

等脚步声近了,她才看了一眼,“你怎么会在这儿?”

夙止撑着一把藏青色的竹骨伞,依旧是一身墨绿色的锦衣,身姿颀长,面容妖媚,他微微勾了一下唇,“连世子夜不归宿,我一猜便知你去了玉府的桫椤之林,正要去寻你就看见你一个人在这儿。”

撑着伞走到连枢身边,用肩膀撞了下连枢,“发生什么事情了?”然后挑了一下眉,“大清早的你可别告诉我你是在这儿欣赏风景。”

连枢看着微起涟漪的湖面,垂下眼眸很安静地回答,“我向玉小七表明心意了!”

夙止微愣了一下,握着伞柄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松了松差点没能握住,“嗯?”他看向连枢,嗓音很轻地应了一个字,就像是没有听清连枢刚才说了什么一般,眼底瞧不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我跟玉小七说了我很喜欢他。”连枢不知道从那里弄来了一片叶子,叼在嘴里懒洋洋地道。

全然没有半点方才面对玉子祁时的别扭和不自然。

夙止的手紧了紧,勾了一下唇打趣道:“啧,开窍了啊!”

眼睫微微一垂,掩住了眸底不明的情绪,看着连枢淡淡一笑,“既然表明了心意是好事,怎么,你现在这么郁闷难道是被拒绝了?”

连枢轻叹了一口气,语气十分郁卒,“我表明了心意亲了一下玉小七脑门就跑了。”

她连枢什么时候这么怂了?在她的认知里,她可是将玉小七给睡了都能大方给嫖资的人!!

夙止愕然了一下,“你,跑了?”

“对啊,跑了!”连枢有气无力,一下一下地将脚下石子踢到湖水中,“你想嘲笑就嘲笑吧!”刚表明了心意这转眼人就跑地没影儿了,换她她也想笑。

夙止确实是笑了,但是笑了一会儿也就没声儿了,妖媚的眸眼不经意间添了些落寞。

他偏着头,静静地看了眼连枢。

连枢神色郁闷地看着水波漾然的湖面,没有注意到夙止。

发现没声儿了之后她才看向了夙止,不过对方已经移开了目光。

“啧,我们上京第一纨绔的连世子,竟然也会有不好意思的一天么?以前眼也不转瞧着我沐浴的流氓劲去哪儿了?”他唇角勾地风流旖旎,调侃地道。

提起这件事,连枢唇角抽搐了一下。那时候刚到天穹,性子里的恣意妄为仍在,别说看着夙止沐浴,她当时还扬言要就地办了他。

虽说两人关系很好,但是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情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摸了摸鼻子,“那个时候少不更事。”

夙止啧了一声,没说话。

其实后面还有一些事情连枢不清楚。

那个时候他年纪小,性子也是傲得很,被连枢这样当面调戏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就想着把连枢灌醉作弄她一下。

但是谁知道连枢沾了酒之后是那个鬼德行。

差点没把他给折腾死。

“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会和寻绯墨那只狐狸在一起的。”夙止懒洋洋地瘫着身子,整个人靠在连枢身上,轻叹了一声。

“对了,这件事情寻绯墨知道么?”和寻绯墨认识这么多年,对他的性子他也有所了解,寻绯墨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而且真要论起心狠手辣,只怕比之月拂不遑多让。

连枢抿了一下唇,没有说话。

夙止心中了然,也是,依着寻绯墨的性子,他如果知道了连枢对别人表明心意只怕得翻了这天,“只是这件事寻绯墨早晚要知道!”最后,他轻叹了一声,颇有些叹不成器的味道。

他上次还提醒寻绯墨换个身份接近连枢,啧,现在看来是白出主意了,竟然被玉子祁占了先。

“我会找个机会告诉他的。”连枢淡声道。而且之前她有告诉过阿绯,她大概喜欢玉小七。

夙止点头。

“对了,你今天来找我做什么?”连枢看向夙止。

“也没什么,就是来问问你今天的宴会需要我出席么?”毕竟国宴有三天,虽然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但是现在证据不明估计只会暂缓处置,怎么也要等到国宴之后。

“羲和公主露了个面也就可以了,毕竟是体弱多病的娇小姐,昨晚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受了惊吓病倒了很正常不是?”连枢看着夙止,挑眉一笑。

“啧,就你昨天宴会上弹琴时露的那一手,怎么着也和娇小姐挂不上钩。”尤其是之后的威胁,是一个娇小姐能做出来的事么?!

连枢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走吧!”

夙止没说话,对着她伸出了手。

连枢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将他给拉了起来。

连枢走在前面,夙止稍落后一步,他静静地看着前面那道妖红的身影,嘴角微微一掀。

如果是玉子祁的话,也算是良人!!

刚走到连王府的大门口,连枢就发现了不远处树下那个披着红色斗篷的身影。

“夙止,你先进去吧,我还有点事。”连枢道。

夙止看了一眼那个身影,“你认识他?”

连枢点头,“一个小朋友。”

“你自己小心。”夙止嘱咐了一句。现在毕竟是国宴期间,万事都要注意。

然后伸了个懒腰,进了连王府。

连枢朝着那道红影走过去。

她发现一个挺奇怪的规律,花初烬来找她好像都不会进连王府,而是站在府外等她,甚至连她请他他都不愿意进去。

“你怎么来了?”虽然知道花初烬这位花家少主很危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觉得他很亲近,而且能感觉到花初烬对她的善意。

更有甚者,除了善意还有依赖。

“我来看看你。”花初烬的声音很低,也很清透。

看着花初烬身上被露水沾湿的衣衫,连枢皱了皱眉,“你是不是在这里等很久了?”

“没有。”花初烬否认。

“哼,还说没有,你明明昨天晚上就等在这里了!”一道冷哼的声音突然响起。

然后一位少女走了过来。

少女长得挺好看的,一身雪色流云锦,眉眼之间是掩饰不住的贵气与骄纵。

看见来人,花初烬周身平和的气息瞬间就染了诡谲,“你怎么在这里?”他的声音,很冷,话语似乎一出口就凝结成了冰晶。

“你能出现在这里我为什么不可以?”姬雪不甘心地道。

昨天她本来是想去找花初烬,正好碰见花初烬离开,她就一路跟了过来,然后看着花初烬站在那棵树后像个傻子一样等到了现在。

花家少主诡谲难测,心狠手辣,别说是让他等了,有谁敢不顺着他的意来,什么是等一个人等这么久?!

姬雪伸手一指连枢,质问,“花初烬,他是谁?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和你无关,给我滚!”花初烬声音里面满是戾气。

“花初烬,我即将成为你的未婚妻,更是你以后的妻子,你竟然让我滚?”姬雪在姬家也是千娇百宠着的大小姐,从来没有人敢对她不敬更别说让她滚了,听到花初烬这样说她横眉一竖,有些不可置信。

连枢在看见少女的时候就隐约猜到了她是天水族的人,现在听到她这句话才知道少女在天水族身份估计也不低,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花初烬的未婚妻。

她挑了一下眉梢,盯着花初烬。

小花花竟然有未婚妻了呀!!

而且似乎关系不太和睦。

“滚!”花初烬很不耐烦。

“花初烬!”从来没有人这样一而再地对姬雪说出滚这个字,她也大吼了一声。

然后目光一偏,落在了连枢的身上。

她不能对花初烬动手,难道还不能拿外界一个贱人出气么?!

“都是因为你!”她对着连枢怒目而视。

手一扬,腕间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姬雪,你找死!”伴随着花初烬的声音,是快地只剩下残影的绣花针。

“铛”地一声,似是铃音与绣花针碰撞,却也只是让绣花针滞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

姬雪神色一震,不可置信,“花初烬,你竟然真的要杀我?”

那根绣花针的方向,直取她的眉心。

忽然,一道淡青色的身影如浩渺云烟般出现在了姬雪身边,伸手一挡,掌心浮现了一朵冰晶,硬生生地阻了那枚绣花针。

也阻止的那一瞬,他带着姬雪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连枢没说话,丹凤眼覆上了一层冷暗。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才救走姬雪的那人,是阿绯身边的人。

栖迟!!

这么说,栖迟也是天水族的人了。

“居然是他?”花初烬也有些意外。

权相红妆

阅读权相红妆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