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梵修罗Ⅱ轮回六道

第三百六十八章 血玉(三)

  • 作者:无尘骨
  • 类型:玄幻奇幻
  • 更新时间:11-22 10:35:14
  • 完成字数:7718

韵娘听后为玉虚除了斗篷:爷,为什么我父亲要把家人安置在这?

郑满仓才含笑起身召出虚空之门:那辛苦兄弟了,这交给我便是。

林柏林才含笑走过虚空之门。

次日,天朦胧亮起,密报直达尚德府和元丰府。在东皇凤野火速赶回尚德家,东皇衡野见后无奈,一殿下士幕僚和将士行礼。东皇凤野才上前向东皇衡野行礼后,东皇衡野吃口茶:坐吧!大家刚到,知道你操劳二伯的事费心。

玉虚听后含笑召出酒上前放下:当年卫家苦告确没有得到别人认可,老爷子才和仇家鱼死网破。把你父亲和姑姑送到了这托付给值得信任的朋友,在老爷子死后亲信立刻变脸。好好的家庭先支离破碎,后又让其父所托者背信弃义。这里应该是你父亲尊敬的家族老辈子们,回头让大掌柜们过来重新收拾一下。

韵娘听后点香礼拜后才上香,才召出匕首给玉虚:开吧!要是我父亲在天有灵,会给咱们留下线索的。

林柏林听后含笑起身:得,你呀!还是在这享福吧!世人都说皇域好,我不去看看怎么对的起眼缘那。峡谷小说网 www.xiagu.org

雷火交加的华阳东南大山脉内,走了两个多时辰,由于是雨夜加之藤蔓杂草道路并不好走。在步行两个时辰后,玉虚带着韵娘来到了卫家租地。一座被遗弃在山石封堵的大山深处禁地,在玉虚挖开尘土打开大门后,韵娘召出夜明珠陪玉虚走进不足百平的禁地。与其他禁地想必这里除了寂静在无奢华,而供奉的确实数具上等白玉大棺。

玉虚见此深叹口气:看来你父亲只记得几位家人,没有全部将卫家人安置在此地。

东皇衡野拿出一分密信给东皇凤野:看看吧!二伯挖不出来的东西,还是让他给挖了出来。

东皇凤野看过信后:卫家财宝,挂肉套狼,我现在也想请这文生过府了。

东皇衡野听后含笑起身:跟你嫂子一个品行,都说人家挂肉套狼。可这是皇域脚下,消息比他走路都快,八旗只要一路面局势很可能就是逼着咱们下令。这尺度你可待把持好,我去元丰家走走。

东皇衡野说完离开后,东皇凤野才漫步回自己的院子,路上丫鬟跟随行礼后:主子,我拦不住。

东皇凤野听后含笑:无妨,林柏林那现在什么情况?

丫鬟听后:他在卖卫家的老件,说是自己家传的,在渡口牌楼下摆了个小摊。价高的离谱,一件最少都是过万。

东皇凤野听后回头含笑:没搞错吧?他在渡口摆地摊,厉害,这云宗门下可真不体统当饭碗。比起咱们这一府老爷们可能屈身多了,特别是大哥被罚了都要说的有名有道,学着二老爷那样让我服软。

丫鬟听后含笑跟着,东皇凤野叹口气:安排一下,晚一个时辰咱们也去收件回来。

傍晚,座在渡口牌楼下林柏林摆着两位上好的美玉摆件,一件青黄玉寿老持桃福禄寿星,一件青蓝玉如意。戴着斗篷拿这草扇在牌楼下看书喝茶,时不时喊两呛: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家传福禄寿了,福星高照高枕无忧了。如意如意心如则意了哦!看一看不要钱了。

从渡口有弟子带领前来的东皇凤野见后瞄了瞄:还真是本人,漱漱,去调侃他。

丫鬟听后尴尬:爷,这可是虎口,怎么让我去呀!

东皇凤野听后含笑:去,就说货是假的,让拿好东西出来。

丫鬟无奈噘嘴走上官道,跟着人群往牌楼走,东皇凤野赶忙拉弟子躲开:咱们到一旁看笑话。

弟子听后尴尬:公子,上次你可摔的不轻呀!

东皇凤野听后噘嘴,弟子才不笑东皇凤野到一旁爬石头上吃酒看笑话。

丫鬟漫步来到林柏林前蹲着看看玉下都刻有印记,知道这都是宫府送的贺礼。便含笑放下:林文士,我家爷说货不好,让你给件好的。

林柏林听后抬头看看丫鬟,便举扇在丫鬟脑门轻拍了下:你个小妮子,怎么跟着你家爷学耍皮。这福寿星辰紫气永辉,你是在说老爷子还是想骂老爷子。心平气和则如,如则意安则明,无明则昏,无气则意不安,这不安了岂不要毛利毛糙的。

丫鬟听后噘嘴看东皇凤野们,东皇凤野赶忙勾头:这丫头,怎么就不给我长脸。

此时玉珠走到林柏林前,看看玉如意:这如意好似刻的太古板,如之安乐,意之乐斋,没有古朴感不好。

林柏林听后含笑吃口酒:玉之洁,乐之取洁不取脏,斋园古风则灵动,动之洁乐还是脏乐?

东皇凤野听后便嬉笑,弟子听后嬉笑蹲下:公子,嘛意思?

东皇凤野含笑:玉珠说人家是地皮卖的假货,人家说玉珠是无知破烂,不识古气自然之美。

弟子听后便嬉笑,玉竹听后噘嘴:就这两件,多少钱?

林柏林听后吃口酒:寿星福禄岂能用钱请之,安之福保岂能用钱换之?

东皇凤野丫鬟听后含笑:卖家,可我家爷也说不喜欢你的东西,可还有别的东西?

林柏林听后又轻打了下丫鬟脑门:你个小丫头,那不好了?

丫鬟听后嬉笑低头,此时以有各家探子上前看热闹,实则都是想听听林柏林说什么。林柏林见丫鬟低头,才挪了挪把坐着的一块大青砖拿出来放面前:知道这是什么吗?不要多,五百万大金锭。

玉珠听后尴尬:啥?你没弄错,这就是块砖块而已。

林柏林听后看看玉珠:你个小火妮子,所谓家之避风防雨,家是什么?家是一席之安。一席之地无砖何来避风,小之附院大之城墙海堤,何为安都取之这千年不朽的根石。要你五百万我都算便宜的了,你还敢说我这砖石不使。不卖就走,别打搅我做生意。

林柏林说完便靠牌楼柱上:福禄寿星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

两丫鬟无奈才离开,来到东皇凤野前后,东皇凤野看看二人便噘嘴:我让你们去给我弄一件回来,把我脸都丢尽了。

丫鬟听后低头,东皇凤野看看嬉笑的弟子,便用脚蹬:去,给我弄件回来。

弟子听后无奈明摆着斗嘴斗不过林柏林,便硬着头皮去牌楼。东皇凤野立刻趴石头吃酒偷看,待弟子挠头蹲下后笑呵呵道:林管事,我这回去肯定是被罚站,要不你拿件我家公子喜欢的,让我赶紧回去吧!我家可还有八十老母没人照顾那。

林柏林听后看看东皇凤野弟子:遍,就会遍瞎话。

弟子听后赶忙抱拳:我求你了,这明摆着斗嘴谁是你的对手。

林柏林听后含笑拿出一幅画面:这马屁拍的不错吗!会拍马屁的侍从都是好侍从,拿回去领罚吧!

弟子接过赶忙笑呵呵便跑去东皇凤野那,东皇凤野赶忙跳下把酒给丫鬟。等弟子跑过来后赶忙接过画,一打开就把东皇凤野气的把画丢给丫鬟,拿过酒吃口:回去站两时辰。

东皇凤野说完便离开,弟子听后尴尬:怎么要来了还被罚呀!

丫鬟见画是百纸,无奈摇摇:空白格,耍你玩的。

山脉官道,褚百山的连夜出城也被监视玉虚的皇庭爪牙所跟踪,有小凤凰跟随也就自然不用担心。八马飞奔不歇出了城郊便走小路前行,而城北区很快应该来了第一批黑衣人到来。在弟子行礼后,黑袍士看着废墟一片的郡主府:你能确定褚百山是去找雯景吗?

东皇衡野听后回身坐下:我说你最近心脉好似不太正常,我要不是让你嫂子留心见雯霆的信,我也不会知道你往火坑跳。那只地火金晶固然是好,可咱们没有鸾仪手中的魂技,既然云玉虚把丹药送过来你就先避避风头吧!

东皇凤野无奈:他在御火城做什么?

玉虚听后点点头一一检查后收回魂纳虚,才重新封了大门和韵娘回到芙城茶园。待韵娘洗漱过回来廊亭煮茶,等玉虚在湖中游了圈回来后,韵娘含笑为玉虚按肩。玉虚才召出魂纳虚,把所有收回来的物品召出分拣后,把书文留下便召出郑满仓虚空之门。把魂纳虚传给郑满仓后:查查看有什么线索。

老者听后:主子,既有可能,不得不防呀!

黑袍士思索片刻后:雯仁还是不肯开口吗?

老者听后无奈:主子,雯尚仁死不开口郡主印在那,老柘现在是一字不吐,要等雯霆回来救他们。

东皇衡野给东皇凤野打了圆场后,东皇凤野才坐下待丫鬟们上茶退下后。东皇衡野轻咳道:我二伯主家时说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林柏林是云宗玉的旁亲不假,二伯也说过此人不输幕弘影之才,也经常提起想请其过府。可林柏林确说自己是山野村夫入不得大雅之堂,因为他怕他来了会落得一个山野村夫都不如的地位。大家都是尚德家的巩固之士,谁说说林柏林为什么这样回答我二伯?

众人听后都不接话,东皇衡野才含笑道:其实我也有过想杀他的念头,在芙城我接了密报前去抓他。可二伯开口就责备我说林柏林看穿了我,我什么这样说当时我也很费解。后来回来我觉得二伯不公便去问老爷子,老爷子直接罚我跪在殿外,说我蠢的都不如他喂养的憨子蝈蝈。后来夫人去告诉我他是文士手无缚鸡之力,八旗都待唤他一声姑父也不失体统。我当时要惩戒了他那我们今天看到的可能就是另一个景象,或许有人会说我尚德府怕事。但我觉得实力是靠拳头和几位上师的才华,才有了尚德家的今天。令,敞开心扉打开大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不得矛指书文,谁敢就是小公子也鞭抽五百,游街五日绝不姑息。

等候的郑满仓接过魂纳虚后,待虚空之门关闭便笑呵呵看林柏林。林柏林无奈放下书:早知道让八旗留一旗在家了,这砸人家招牌的活我可真不想敢。

郑满仓听后含笑:那我去如何?

黑袍士听后含笑:救,说的好似他很受人尊敬一样,尚德府不让动东边。认为这是华阳郡起步自立的好时机,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让不该在出现的人出现。

老者听后行礼:是。

几位老者听后含笑点点头,众人才行礼后退下。东皇凤野才叹口气准备离开,东皇衡野吃口茶:丫鬟清扫二伯书房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东皇凤野听后吃惊赶忙回身,东皇衡野无奈起身召出葫芦:你嫂子已经给你处理干净了,事关我尚德家族的存活,有的时候也是无奈之举。你最近心脉总是不稳,你大嫂说林柏林昨天晚上就过来了,这是给你的。

东皇凤野听后把丹药导出来:他怎么知道?

阅读梵修罗Ⅱ轮回六道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