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243章 沈氏集团大股东

  • 作者:闲鱼十千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3-12 23:44:46
  • 完成字数:8700

发了红包,佣人也改了口,今天的婚礼流程就算是结束了。

最后,大家一块送纪泽深出门,纪心雨搂着纪泽深的胳膊,一群人跟在后面送人。

送到停车场,临上车时,纪泽深转身看着夏明义,“明义,照顾好我妹妹。”

“我会的。”

还有些话想跟钧子说,但是这里人太多了,现在他回来的事情已经公开了,来往比以前更方便,随时都有机会见面,“不用送了,都回去吧。”

纪澌钧一手搂着木兮,一手抱着在争宠的儿子,实在是腾不出手跟纪泽深道别,只能点了点头。

当车子发动的时候,坐在后排的纪泽深回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去的那群人,纪泽深心里流淌着一股温暖。

此时此刻,他心里对自己当初作出的决定有了从未有过的肯定,当初如果他没有收养小兮的话,会不会今天是另外一种局面,果真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像他,注定失去她。

就连李泓霖都因为这件事心里有很深的感触,“看来当初,你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决定,幸好没有听纪总的意思把二少奶奶送走。”

“是啊,幸好是没送走,幸好是没做错——”倘若那天晚上,他真的碰了她,他真的继续执迷不悟做出错事,恐怕今天就看不到如此温馨的场面了。

在李泓霖没看见的那一个角落,靠着车窗的纪泽深闭上眼睛时,随着一些深思,脸色从痛苦到无奈,最后也只有痛苦——

大家从停车场回到客厅就各自散开了,回到房间,女佣进来帮纪心雨整理服饰跟头发,夏明义先去洗澡,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纪心雨才刚解了头发换了一身睡裙,佣人抱着换下的衣服离开房间。

“晚安,三姑爷,三小姐。”

看着纪心雨小心收藏的那条项链,夏明义问了句,“那条项链,是谁送的?”

他没有说错,她真的因为这条项链,成为今晚的全场“焦点”,周围的人都在议论这条项链的来历,而听到一些风声的纪心雨,考虑到夏明义现在是帮着纪澌钧他们做事,为了夏明义,纪心雨只能隐瞒这件事,“一个朋友借的。”

“哦。”没想到,纪心雨这个时候,还有对她那么好的朋友。

“我先去洗个澡。”

有件事,他想跟纪心雨说说,待会洗澡时只有一个人,纪心雨也可以静下心好好想想这件事,“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纪心雨说话时,背靠着梳妆台用手指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我们需要收养一个孩子。”

这件事,大哥跟她说过,跟这场婚礼一样,是一个报复和利用,“大哥跟我说过了,OK,我没问题。”她不会跟纪家里的任何一个人低头认错,但是有些事情,为了长远着想,她也只能同意。

以为纪心雨知道是老冯帮他们安排既然纪心雨没意见,那就不用再谈下去了,没有话题可聊,周围的气氛一下安静下来让夏明义有些拘谨。一天之内,从求婚到结婚,进展的太快,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让他适应两个人的生活,“那个,你先去洗澡吧。”

看到夏明义,特别不自在来回走动找事情干的样子,这么单纯的男人,她还是头一次见。

没等她动身,夏明义就拿着纪澌钧给的东西坐在沙发认真翻看。

准备去浴室洗澡的纪心雨,走了几步后,想起什么,回头看了眼项链存放的地方。

纪澌钧跟大家口中,青风俱乐部的人到底有什么联系?

——

入夜的郊区别墅。

因为担心儿子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苏岚,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立刻掀开被子起身。

一定是沈东明过来找她算账来了。

目光紧张的苏岚在房间找东西保护自己,最后只找到一个花瓶。

正当她举着花瓶要走到门后时,正好和进来的人撞了个正面。

“你,你是——”看到来人,惊讶的苏岚愣在原地。

进来的人瞥了眼苏岚手上的花瓶,“夫人,好久不见,你不认得我了?”

“你不是昏迷了吗,你怎么醒来了?”

说起来多得有木兮和管平还有岳鸿泰他们悉心的照顾,否则她也不可能有醒来的这一日。

苏岚已经不是夫人了,她没必要再用那个称呼去称呼苏岚,“做人,不能忘本,你,实在是不该做出这种事情来。”别过脸望向门口,“你们都进来吧。”

“谁?”罗拉带了谁过来?

看到两个保镖从外面进来直奔她走来,苏岚往后退了两步,“你们想干什么,是不是沈东明出卖我,罗拉你想干什么?”

进来的两个保镖,一人一边上前抓住苏岚,将苏岚摁在地上。

“砰——”

摔下的花瓶碎了一地。

苏岚双膝跪地,面朝地上。

“我什么都没做错,当年是董雅宁害我坠入海里,是她,她才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我跟在沈东明身边不过是为了要给自己报仇,我没有错!”

“你错了,我来找你,不是因为这些事情,你跟董雅宁谁是谁非,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才清楚。”她来找苏岚,为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是什么?”用力转动脑袋,甩开摁住她脖子的手,挣脱一些的苏岚抬头看着对面的罗拉。

“哼!”就算苏岚死到临头,她也不可能把如此重要的真相告诉苏岚,“总之,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的下场就是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罗拉从口袋拿出一小瓶东西来到苏岚面前,将东西递给其中一个男人,“她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男人接过拧开瓶盖的瓶子,另外一个男人掐住苏岚的嘴巴。

“你们想干什么,我还是沈东明的妻子,沈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放开我,放开我!”她就知道,沈东明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

“沓沓沓——”

忽然身后响起一阵凌乱又仓促的脚步声,回头的罗拉有种不祥的预感,催促一句灌董雅宁药的男人,“快点灌她喝下去。”

“呜呜呜——”

被人掐着下颚骨的苏岚,嘴巴不受控制打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药水顺着嘴巴流入喉咙,双手使劲推搡面前跟身后摁着自己的人。

董雅宁已经完了,想不到还会有谁能指使罗拉做这些事情,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那个把他儿子当做亲儿子一样爱护的骆知秋,一定是骆知秋想霸占她的儿子,所以才叫罗拉来除掉她,一定是这样!

一个黑衣保镖跑进来,揪住其中一个男人衣服将人推到一边。

摁着苏岚的男人,看到有人闯了进来,立刻抬手挡住袭来想搭救苏岚的那只手。

“都给我住手!”

一声怒吼响起时,当面前的人散开,披头散发双眼通红灌满泪水的苏岚看到搀着扶手棍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沈东明。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要不是他接到消息,再迟来一步,苏岚就让老夫人派人给解决了。

罗拉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回了句,“沈董,这是老夫人的意思,还请你,服从老夫人的意思。”

“我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说完后,挥手让人把那两个保镖赶出去。

碍于沈东明的出现,不好再做什么的罗拉只能带着人离开。

当房内的人出去后,房间里只剩下苏岚跟沈东明。

从鬼门关回来的苏岚,想起刚刚自己被人灌药的画面吓得往后坐在一条腿上,盯着旁边地上碎了一地的陶瓷片大口喘息。

等她缓过神来,面前男人走动的身影引起她的注意。

“沈东明,你为了报复我出卖我,现在又何必假惺惺做这些事情!”爬起身的苏岚,冲到沈东明面前,夺过沈东明手上的扶手棍丢到一边。

“咚——”

被扶手棍打中的窗户发出声音。

还未回过脸,一耳光就落在她的脸颊上,“啪——”

“你——”话到嘴边,已成事实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不想再说什么,收回手的沈东明转身离去。

苏岚追上沈东明,双手死死拽着沈东明的衣袖,“我儿子怎么样了,我儿子呢,你是不是把我的儿子给了骆知秋!”沈东明没有限制她看电视,电视上没有半点跟纪优阳有消息的新闻,她做了那些事情,以沈东明的为人,对她的报复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沈东明你回答我,你说话啊!”

“他死了!”揪住苏岚的衣领,把人往回拽,再用力推了出去。

听到纪优阳死了,如晴天霹雳的苏岚,指尖无力,被一股力气带着往后退了几步后撞到墙壁上,“死了,我儿子死了——”

“不,他不会死的——”

“沈东明,你这个凶手,你还我儿子,你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沈东明,我要跟你这个冷血无情的畜生拼命!”

“我要杀了你!”

在苏岚的咆哮声中,沈东明的身影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车子从别墅开出时,沈东明还能听见身后传来苏岚痛苦的叫喊声。

没有跟上楼的富升,坐在沈东明旁边,想起罗拉下来时跟自己交待的那些话,“老夫人一定是知道这件事,想为你出头,所以容不得她活着,你现在救了她,就是公然跟老夫人作对,难道,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伤了老夫人的心?”

沈东明什么都没说,当他看向窗外时,望见了倒影在车窗上,自己那张复杂的表情。

让苏岚死?

只是短短的四个字,却让他反复琢磨。

——

从书房醒来,已经酒醒的江别辞,回想起自己在花园说的那些话,本想去跟纪澌钧道歉,却在半路遇到了费亦行,说纪澌钧睡下了,也没生他的气,让他先回去。

步行了几分钟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开门的时候,江别辞发现不对劲。

他离开的时候,明明是把门反锁的,怎么现在门锁却开了?

董雅宁的心腹都已经完蛋了,属于沈东明的东西也全数被沈东明拿走了,不可能还会有人打他主意。

不是那些居心叵测的人,难道是师傅没走?

江别辞立刻开门进去,连鞋都没顾得上换先进屋看情况。

进到客厅,是有人坐在沙发上,但这个人不是李一川,而是他没见过的一张陌生面孔。

“你是谁?”

从沙发起身的男人,双臂垂落,冲着江别辞一个深鞠躬。

这种江湖气息,让江别辞一下就警惕起来,再一次质问的同时,掏出手机随时准备打电话求救,“你是谁?”

瞥了眼江别辞手上的动作,为了不节外生枝,男人直接切入主题,“我姓卫,是沈氏集团大股东单老先生的助理。”

阅读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