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身临其境的推理游戏

第十七章 烟火辞别

  • 作者:圼昊昙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3-27 02:24:05
  • 完成字数:5984

“昨天下午王宝宝收到衣服时,说过什么吗?”李遥眯着眼假模假式的揉着太阳穴,问道。

“娘……那本是您用心缝制的内裙,是专门备给宝宝小姐诱惑皇上的,最大的特点就是暴露透,楼里的姐姐们看了都也喊着要呢!唯独是她,看了一眼却嫌太素,说纯紫色的裙子看着就不像会得宠的样子,还说您这是在害她呢!”翠芝尽可能的回忆着,继续说道,“后来您好说歹说,她才勉强收下,说回头等您下次进府,加上孔雀翎制的金丝裙边再试呢!”

“也就是说,那套衣服在王宝宝眼里,应该还只是半成品!”李遥说着看向高牧天,两手一摊,一脸无辜的说,“你觉得老娘我会为了一件内衣杀人么?还是……”李遥又回头看向白义山,“还是……会为了省下一条孔雀翎金色裙边?”见高、白沉默不语不在怀疑自己,李遥站起身走到翠芝跟前,一边解绑一边继续问道“那你刚进院子经过走廊的时候,有没有留意桂花树下是否有人呢?”

“翠芝肯定那时树下是没人的!”翠芝揉着绑红的手腕,又补充道“翠芝半夜闯入王府,当然有先大量清楚四下无人,才敢往里走动。”

“那你看见王宝宝时又是什么时候?或者说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王府的?”李遥指了指床边的水盆,示意让翠芝把脸上的朱砂笔记洗干净。

“翠芝在巴爷房中也就呆了一刻左右的功夫,离开时也就将近戌时六刻。”翠芝洗了一盆子红汤,终于收拾出了人样。

“这个就交给高仵作吧!”李遥从翠芝抓得紧紧的手里掰出金砗磲钗交给高牧天,“至少它能证明戌时五刻到六刻间,就是凶手下手的时候。”

“又给我?”高牧天高兴的收下金钗,问道“那咱们现在做什么,姐姐?”

“赶紧睡觉去吧!昨天挑的姑娘还熬鹰一样的等着你呢!”李遥边说边推着高牧天往外走,“自己好好想想,这王金盒嗜财如命,为什么如此溺爱王宝宝,明天呢~你就拿着黄金匕首去诈他一下,说不定他就招供喽!不招就绑他,然后用你的大唐十大酷刑~我看你手艺不错哒!”高牧天回身比了一个ok的手势,便美滋滋的下楼了。

“弟弟~保重身体啊!”李遥不忘坏笑着站在走廊上,又朝着高牧天的背影喊了一句。

李遥回到屋里刚坐下,翠芝就“噗通”一下跪在她跟前,哭道“娘……翠芝知道偷东西是错的,只是那金钗被人扔在院子里,又着实漂亮,翠芝就是想存个嫁妆,以后再也不敢了……娘……您别把翠芝卖了……”说到这里,想是真的担心自己会被当家的卖掉,翠芝两手捂着眼睛仰头大哭,眼泪一个劲的从眼尾流出,吧嗒吧嗒的掉在地板上,看着就像刚被拐卖的孩子,着实让人心疼。

“以后能不在外人面前给我丢人现眼不?”李遥弯下腰拿开翠芝的小手,用自己的衣袖摸了摸翠芝的小脸,“起来吧,娘要交代你件事。”

“哦,”翠芝听话的站起身,抬手给李遥续好茶水,“娘,什么事?”

李遥掏出晚上在王金盒密室的“战利品”,一支手指提到翠芝面前道“换这个给你当嫁妆,可好?”金项链上的祖母绿宝石折着烛光打在翠芝脸上,可把这小傻丫头给乐傻了,连忙伸手去拿,李遥故意抬手逗了她两三下,才笑嘻嘻的放到翠芝手中。

“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不也是偷得么?”一旁的白义山冷冷的揭穿道。

“不一样,过了明天,那王金盒会因杀人之罪被高仵作证实而押入死牢,王巴氏兄妹只会忙着因继承全部家产而欣喜万分,哪有功夫计较藏宝室里一桌子的金银首饰是否少了一条。但是金砗磲钗就不行!”李遥用手指轻扣了一下翠芝的脑门,“巴氏和王珠珠都认得那金钗是王宝宝的物件,不但不能堂而皇之的佩戴,遇上昏官更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娘~翠芝学到啦~其实娘教的翠芝都记得!”翠芝一脸幸福的收好祖母绿金项链,道“那王宝宝的五石散一看就是咱们家特制的,翠芝知道,但娘之前嘱咐过不跟外人说的,翠芝就算真的被那个高仵作炖了,也是不会说的!”说完便要转身离开,又被李遥叫住。

“有意思!翠芝,那点嫁妆就够啦?你想不想做当家的,娘将这碧波楼留给你做嫁妆,可好?”李遥别有深意的笑着问。

“娘您说啥?”翠芝张大眼睛,满脸疑惑的看着李遥,小嘴张张合合的迟迟不知如何接话。

“娘也不是不挑人,你要答应娘那个巴不宁就别考虑了,他有主儿轮不到你,强行当个妾你也不好受,倒不如去把咱们近十年的账本都整理一下,明天上午,若你答得出娘的问题,娘就扶你做当家的。”看翠芝还是一脸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李遥挥手笑道“爱信不信,反正那是你嫁妆的问题,明天睡醒了就考一次~”

“翠芝知道了!”翠芝对“嫁妆”这两个字貌似特别敏感,也不管当家的是真是假,话毕便斗气十足的下楼看账本去了。

~~~~~华丽的分割线~~~~~

翠芝走时带上了房门,屋里又只剩下李遥和白义山两个人,李遥走到窗边,推开窗子,一阵微寒送了几片桂花花瓣吹进来,桌上檀香炉里燃起的香线也瞬间凌乱得婀娜起来,街上的灯笼随着打更的声音陆续熄灭,窗外无月,夜深了。

“为什么?”白义山开腔打破了刚有的宁静。

“你是问为什么又唤出你?其实为什么要去衙门?还是为什么不让翠芝嫁给巴不宁?”李遥看着窗外,并没有回头,她觉得长安夜晚的风虽然有点凉,但是吹得人格外清醒。

“你先是接济高仵作免费吃住在这里,又用了一天的时间去撮合张百万和王珠珠两相情悦,刚又劝翠芝离开巴不宁,还不惜舍了自己经营的碧波楼,为什么?”白义山边问着边起身走到窗边,和李遥一同望向窗外,“月黑风高……这是杀人夜啊。”

“轮到你了!”李遥冷冷的看向白义山。

“什么?”白义山一脸错愕的问,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佩刀。

“你最想要的是什么?”李遥突然吐出舌头朝白义山做了个鬼脸后,侧身歪头笑着问道。

“治好我的病!不只出现在他喝过酒的夜里。”白义山放下握刀的手,依旧严肃的回答。

“好。”李遥见逗不乐白义山,也径自假装严肃的点点头,看向窗外。

“嗯?”白义山表示疑问。

“嗯嗯。”李遥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点点头,随即突然大声向窗外吼道“翠~芝!”

“什么事~娘~”楼下传来翠芝的回应,为了嫁妆,翠芝真的在一楼翻着成箱的账本

“咱们家有烟花嘛?”李遥依旧震耳欲聋的隔着楼层大喊着。

“中元节剩了些,怎么啦娘?”翠芝一路小跑上了楼,冲进了李遥的房间,身后还有了几个晚上没客人留宿的姑娘,好奇的跟上来凑热闹。

“放!”李遥没回头,白义山回头看下翠芝,示意照办,翠芝便也不再多问,和几个姑娘转身下了楼,将烟火陆续抱到了楼外街道上,正对着李遥窗下。

“娘~翠芝不记得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啊?”翠芝一边在楼下点火,一边抬头扯着嗓子追问。

“谁说的~让你放你就放~”李遥真心没想到自己家剩的烟花会有那么多,几个姑娘里里外外摆好后竟然放满了窗下整整一条街,便格外兴奋的挥着手喊到“点~火!”

各路烟火瞬间直窜夜空,五颜六色的照亮了半个长安城,不明所以的人们有的披着衣服跑出来欣赏,有的推开窗就是一通标准的长安骂街,也有的直接提上灯笼寻源来到了碧波楼前。

“大半夜促销啊你!”衣衫不整的高牧天推开窗户对着隔壁窗的李遥探头喊道,李遥这才留意到楼下刚才搬烟火的几个姑娘这会儿还真敬业的挽了几个新人进了楼。

“何意?”白义山问。

“开心。”李遥看着窗外自己一手炮制的五彩斑斓,答道“月黑风高夜,烟花烂漫时~哈哈哈哈。

阅读身临其境的推理游戏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