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季夏之歌

第20章

  • 作者:陈蹊
  • 类型:经典文学
  • 更新时间:03-27 00:36:25
  • 完成字数:10040

“缱儿,此去真的无事么?”

“能有何事?”姜缱轻松的笑笑,“夏后既为天下之主,本应聆听百姓心声。我去去便回,姐姐不必忧心。”

“万一他知晓你的身份……”

“妹妹不傻,怎会说出自己的身份。”

“万一姬氏迁怒于你……”

“安心,邑君不是派了人保护我么?”

“万一……”

姜缱安慰着缗,她并非不知此去凶险,只是世上有些事情,即便是最亲的亲人也无法明明白白的告知。她只能独自面对,独自体会成败,独自承担后果。

一别数载,与姐姐只相聚了两日。姜缱坐在马车上,思量着是否与姐姐缘分甚浅。

越伯按照承诺拨了寺人、车御等数人随行,有他们引路,一路顺畅到达京畿后,直奔纶邑大府,递上越伯文书,大府尹雍伯丰命姜缱和寺人在官驿中待命。

纶邑大府是京畿重臣聚集之地,除了大府尹外,还有小府六人,胥十人,宫人若干。虞丙自随着王子予归夏后,被虞伯一日三顿的数落不上进,为了耳根清净着想,便领了小府之职,每日学习处理民事,钻研政务。姜缱谐阙的文书,经虞丙之手,呈给了大府。虞丙暗自心惊,濮缱他是认识的,她并未作上次在纶邑见着时那身艳丽的巫女打扮,只穿着朴素衣裳,鸦青色的粗布衣料像是自己染制的。她的头发结成了丰茂而秀美的辫子,虞丙知晓这是濮人梳的那种发辫,手法繁复而精致,却十分适合她。虞丙生出一种感觉,似乎这才是真正的她,令人无法忽视。

季予近日可谓焦头烂额。只要他身在夏宫,必有献女禀王妇之命,前来向他问安。若他去王妇宫中请安,母亲必然逼问他何时娶妇,就连在父亲那里,他也被斥责了数次。大约这就是长大的烦恼了。人在小的时候,想要的东西都很简单,心意也容易与父母相通,那时他还是个顺从的孩子;可是如今他虽明白父亲母亲为他筹谋的亲事是为了他的将来打算,可是他早已清楚自己的心意,自己想要的,和他们已经不同。普世之中有些观点他向来不认同,为何自己不娶妇便是大罪过,为何二十岁无子嗣便是更大的罪过?殊不知,为了不犯下这些罪过而成亲,不仅违背了自己的心意,对那些的献女亦是不可原谅的亵渎。然而长辈的想法通常根深蒂固难以改变,他虽在想办法化解这种鸿沟,仍时常觉得心力憔悴,一片灰暗。

早朝前虞丙进了琉宫,带来姜缱入大府的消息。季予震惊之余,眉头皱起一个疙瘩,道:“你来禀我做什么?她……与我并无瓜葛。”

虞丙又摸不着头脑了。

“竟是小臣多管闲事了么?那为何上次王子卯足了劲儿坑叔朋?”

“我怎么坑他了,”季予一双琥珀暗瞳乱飘,“我那是为了他好,叫他早日认清自己,莫在不擅长的事情上耗费心力,别再想做什么斥候了……”

上次叔朋是如何被支使,虞丙是亲眼见证。他一声“哦……”拉得老长,继续拆台道:“小臣记得上次在越邑时,王子对这濮姬颇为在意。为何前后相差甚远?”

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过问你的事。言犹在耳,季予冷哼了一声。

琉宫内一阵冷场,虞丙作势要走,“王子果真不管?如此,那小臣走了。”

“回来”,季予扽住他衣裳后领,“她为何要面谒夏后?”

“嘿嘿。”虞丙整了整衣领,口是心非……他腹诽,故意卖了个关子不再说下去。

季予觉得自己能瞪死他。

感受到了那眼神的杀伤力,虞丙忽然后背一阵虚汗。他不理解自己为何如此怯场,却也还是十分理智的怂了。

“王子,小臣一直觉得此女不简单。她这次来,竟是来为濮人请愿,告姬氏的状,真是有胆。还有哦!她带着越伯仲余的文书作保,大府尹想把她打发了都不能……此事目前在府中压着,大府尹并未说何时带她去见夏后,想来也觉得棘手。”

没想到,她竟会为了濮人请愿。自己猜得没错,她果真是姜氏遗珠么,那她寻找的那人……如今真是次兄的内嬖么……季予百转千回的想了一遭,忽然起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你且去大府中候着,大府尹不论有何动作,速来禀我。”

虞丙却不放过他,明知故问:“哎哎,王子要去何处?”

“哼。”

寺人青和寺人弘陪着姜缱在官驿等候大府尹的答复,其他从人已回越地向越伯复命。在寺人的照顾下姜缱近日倒是衣食无忧,只是大府尹那里却迟迟没有消息,姜缱想不通,为民请愿本是常事,当年后羿为寒浞所杀,后羿的族人还去帝丘向夏后相鸣冤,禹皇在世时一直深入民间倾听民声,怎地这夏后少康自己却见不到?

清晨露水沁凉,不察秋意渐浓了。姜缱站在官驿的园子中,看黎明的黑暗如潮水般褪去。

“濮姬,庖中送来了朝食,可入内用膳了。”寺人弘来唤姜缱。他半低着头,看着脚下的青石路面。

“弘,今日送了什么?”姜缱随口问道。

“唔……有……”寺人弘不知在想什么,迟疑了半晌,“肉糜粥,还有……鸡卵。”

只这两样,竟想了许久?姜缱好笑的看了看他。

寺人弘神色有些慌乱。

姜缱突然站住脚步,“青呢?她去哪儿了?”

“她……小人未见到,婢子今日偷懒了呢。”寺人弘答道。

从越地来的路上,寺人青一直贴身服侍,颇为恭敬。姜缱道,“那可稀奇。”

又问道:“弘,你家乡是哪里的?”

“濮姬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快入内吧,朝食快凉了。”

姜缱用手抚了抚头发,悄无声息的将插在发辫上的骨笄拔下,“听你口音,弘似乎长在安邑?”

官驿静悄悄的,往日从人来来往往,今日竟一个也没见到。寺人弘上前一步,来抓她的胳膊,“进去罢。”

他力气很大,姜缱拼命挣扎却无法脱身,她望着空无一人的庭院,心头涌上恐惧。

她试图说服他,“越伯让你们送我来京畿,可不是让你图谋不轨的。你就不怕越伯责罚么。”

寺人弘将她拽进室内,嗤笑道:“区区一个奚奴,也想翻出浪来么?今日之后,我便可以回家乡了。你安心走吧。”

姜缱猛地将骨笄挥向他胸膛,寺人弘偏身躲避,簪子尖利的末端扎到了他胳膊上。他闷哼一声,反手给了姜缱一巴掌,又将簪子拔下来,扔在地上。

“贱奴。”他骂道,将姜缱双手剪住,狠狠推到屋里。

房门“砰”一声关上,屋子里等着三个男子,手中都握着铜刀。

对付自己一个女子,竟要四个男人,看来对方是万无一失要她性命了。寺人弘控制着她,推到那些人中间,姜缱不想再说什么。

姐姐,妹妹要先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萝儿,娘亲希望你一生平安喜乐,无忧无虑。

她闭上了眼睛。

“濮姬!”

就在姜缱万念俱灰之时,走廊忽然传来一人的呼唤。那声音如春风拂面带来万千希望,姜缱睁大双眼。

“这里!”她开口喊道,寺人弘立即捂住她的口鼻。

“濮姬,是你么?”季予已走到门口,无人应答。地上有什么东西闪着润泽的亮光,他心中倏的一揪,推开房门,冲入室中。

门没锁,季予眼睛一花,铜刀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

寺人弘钳制着姜缱,此时却觉得有点眩晕。他踉跄了一下。姜缱立刻挣脱开来,却又被另一个男人挟持住。

“尔等岂敢!”季予目眦欲裂。

有两人将刀架在季予脖子上,被他吼了一声,顿时犹豫起来。

寺人弘道,“今日之事被此人撞破,便算他倒霉。杀了他。”

“与他无关,”姜缱急忙道,“你放了他罢。他什么也不知道!”

季予被刀迫着,却气势全开,眉目间都是冷静和轻蔑。他本就生得高挑不凡,又衣着贵气,那二人迟疑着不敢下手。

季予冷笑,“尔等今日把我和这女子放了,便罢了。倘若她伤了分毫,不单你们得把命留下,我还要叫你们全族陪葬。”

“他不过是虚张声势。”寺人弘喘着粗气,“快将他二人都杀了。”

“大胆!他可是王子。他是王子予!”姜缱冷汗涔涔。

听了姜缱的话,她身后的人阴恻恻的说:“他若真是王子,就更该杀了。否则……我等必死。”

话音落下,季予身边的一人便举起了刀。电光火石间,寺人弘忽然两眼一翻,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起来。屋里的人皆是一愣,趁此机会,季予立刻闪出一个身位,伸手去夺刀。

在季予身边本有两名匪徒,他夺了其中一人的刀,另一人见此变故,立刻举刀向季予砍去。

铜刀闪着噬命的寒光,令姜缱心神俱裂。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挣脱了钳制,猛地扑了过去。

那一刀没有落到季予身上,姜缱闷哼一声,仆到他身上。

“缱!”季予回身护住姜缱,他已夺了铜刀,干净利落将那人戮死。鲜红的血从刀尖淌下,季予面色铁青,眼中杀机浓郁仿若冥王临世。寺人弘委顿在地已经没了声息,剩下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攻了上来。

“找死。”季予冷冷的说。干净利落切中两人要害,他们接连发出痛呼,又被季予狠狠踹到地上。

季予每击必中,带着雷霆怒火,顷刻间四个恶人便只剩下一人还有口气在。他身手矫健如猛虎下山,姜缱放下心来。

“何人指使行凶?”季予对着最后活着那人问道。

那人受伤负痛,血流了一地,他发狠道:“今日我之惨状,便是尔等明日的下场。”说罢,刎颈自尽。

天光已大亮,透过窗照进屋里,血迹逶迤在四具尸体身侧,地狱一般。姜缱靠在季予怀中,感觉力气在一点点消失。屋外忽然有了脚步声。

“濮姬,”有人在屋外说:“大府尹有请。”

季予打开门,将铜刀掷到地上,一个字一个字说道:“告诉雍伯丰,姒予在官驿遇刺,叫他去找小王衡请罪吧。”

他小心翼翼将姜缱打横抱起,道:“你还撑得住吗?此处仍不安全,我带你去王宫。”

姜缱点点头,她的血从后背透出,将季予的衣服染红了。

姜缱混沌了一天一夜。季予召来夏宫最好的疡医,为她治疗。他又命贞人占卜,卜象演示姜缱会遇难成祥,他才按下即刻去找孟衡的冲动,守在琉宫中。

一切都平静如往昔,只有琉宫内外的虎士和司弓矢增加了数倍,显示暗流涌动。虞丙来了两次,暗自心惊。这些年来,王子予是夏日暖阳,是炽烈的少年人,现下他却散发着威压,令虞丙不敢直视,仿佛又置身那年浴血的修罗场,而季予又变回了那个让人胆寒的杀神。他连忙敛衣肃容。

“王子,已查明官驿中两人为越伯从人,寺人弘和寺人青,皆已身死。”

“寺人青较早些时候,已于房中遇害。寺人弘便是与王子交手的四人中的一人,他似乎是中毒身亡。”

季予点点头,“另外三人是何人?”

“皆是死士。衣物和铜刀没有可追查的痕迹。”

季予将手中的竹书递给虞丙,“你看看,大府尹奏曰,流寇。”他眼中嘲讽渐盛,“如今连大夏都不太平了,京畿竟有这等居心叵测的流寇。”

虞丙向来机灵,此事被他看得透透的。他揣测着:“大宰不在京畿,大府尹的立场,就是雍氏的立场了。难怪,雍氏和姬氏毕竟关系亲厚……王子,小王衡怎么说?夏后和王妇在帝丘,不日将返。京畿出了这等大事,小王难辞其咎。”

“小王……”季予苦涩的笑了笑,“孟衡,我越来越不懂他了。他身在小王之位却束手束脚,宗室之事便是他头等大事,比是非黑白都重要!罢了,就此打住,这么查下去于你不利。”

虞丙一仰头:“这王子就不必忧心了。为王子办事,是臣子本分。何况我虞氏一族,也断不会怕了区区雍氏。”

季予摆摆手,“你出入小心些,除了雍氏,姬氏也牵扯其中。如今最不想让濮人面圣的,不就是姬氏么。”

“姬氏。”虞丙若有所思,“那越伯是否也……”

季予沉吟道:“你说,另一个寺人,较早时便已遇害?”

“正是,另一人为寺人青,是一名女子。小臣去查看时,见她尸首都已僵硬了,应是深夜便已遇害。”

“那么次兄应不知情,否则越地来的人不会有两种立场。想来,那寺人弘,是听命于姬芸的。”

虞丙叹道:“一介妇人竟如此胆大妄为?姬氏一族竟嚣张至此!”

季予也低低的叹息道:“这便是我兄长们的婚姻,盛时鲜花着锦,衰时事事掣肘。虞丙,你说,我还要娶宗族女子为妇么?”

虞丙想起从前王子予说过关于娶妇的话,他忽然懂他了。是了,王子予从一开始就是通透明白的。他自小聪明过人,不论弓马之技、近身干戈、还是空手搏斗,一学便会,再学便无人可超越。十七岁时刺杀过王寒浇,又趁寒氏族人惊恐软弱之际,率虞氏和仍氏虎贲雷霆一击,大败弋王寒戏,将之生擒,收回弋邑。寒王引以为豪的两个儿子,与王子予相比,竟是山雀和苍鹰之别。虞丙犹记那年征伐的荣光,从此以后,虞氏和仍氏便是王子予的左膀右臂,哪怕那时王子予只有十七岁,哪怕他总是四处行猎游玩不思政事,哪怕他们时常嬉笑打闹,虞丙也从未减轻半分对他的敬畏。

阅读季夏之歌最新章节 请关注传奇小说网(www.xs86.com)

(快捷键上一页 章节(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